魏凤和三天连访两国激活中印南亚外交战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2月2日,中国防长魏凤和的南亚之行还在继续,他在11月29日到30日间于尼泊尔到巴基斯坦的访问,正刺激着新德里一侧的强烈兴趣。中印在南亚地区的外交战,也由此被进一步激活。

中国防长的尼泊尔之行是迅速且突然的。尼方在11月28日接待完印度外交部秘书什林拉(Harsh Shringla)后,就在当天发布了魏凤和次日访问的消息。魏凤和抵达加德满都后,即迅速与尼总理奥利(KP Sharma Oli)、总统班达里(Bidya Bhandari)、陆军参谋长塔帕(Purna Thapa)将军等人进行会谈。

魏凤和的尼泊尔之行较其访问巴基斯坦并无特别之处,但新德里还是对此抱有戒心

+2

对新德里来说,魏凤和及其二十余人的代表团出现在尼泊尔,其意义并不仅限于中方文稿中谈及的“就国际和地区形势、两国两军关系等深入交换意见”,印度Timenow新闻“东北频道、Quint新闻网即援引《加德满都邮报》等,称魏凤和在会见尼军方人士时强调此行在于“加强相互军事援助”。

虽然中方此举旨在兑现尼防长波赫雷尔(Ishwar Pokhrel)2019年时敲定的总额1.5亿人民币(约合2,300万美元)的军援项目。但随着中方强调还要“巩固军事伙伴关系”,这一举动就让印方感到警惕。

魏凤和的巴基斯坦之行也很特别。此前,根据印方打探到的消息,魏凤和及其代表团11月29日结束对尼泊尔的访问后,就会在当天返回北京。可随着中方专机在29日结束访问后即飞向伊斯兰堡,而非《印度教徒报》等媒体29日打探到的那样“飞回北京”,中方的非常行动就引起了新德里的忧虑。

当魏凤和抵达伊斯兰堡,他的任何行动都让新德里的观察家们感到不安

从这点看去,魏凤和的巴基斯坦之行对印度可能就只有坏消息,相对于中、巴两国媒体的各种官样文章,《印度教徒报》就在12月1日直接指出,称魏凤和与巴基斯坦军界实权人士,陆军参谋长巴杰瓦(Qamar Javed Bajwa)将军会晤后,就签署了一份新的军事谅解备忘录,以加强两国本就密切的防务关系。

《德干记事报》亦在同日指出,魏凤和还在12月1日呼吁将中、巴之间本就非常密切的军事关系提升到“更高的水平”,考虑到这种关系已涵盖了两国陆军、空军和海军的各个部门。这让正与巴基斯坦全线对抗的印军有些不安。

当下,新德里方面对于中国在南亚的任何行动都是有所忌惮的。仅在2020年内,印度和巴基斯坦在边境的冲突就基本没有停止过,加之中印在拉达克一线也展开了实际对峙,这就让新德里最担心的“两线作战”变成了事实。

自中印拉达克对峙之后,印度军、政人士一直担心自己在“两线作战”的环境下陷于和中国、巴基斯坦对抗的困境,这意味着任何一条战线的增加都是危险的,以至于印度与尼泊尔在“卡拉帕尼地区”归属权问题上的对话竟得以缓和。

事实上,相对于魏凤和近期的两次访问,印度在南亚及印度洋一线早已全面开始了全面的外交与军事行动。

自9月以来,印军在积极接收新型装备以备战,同时,新德里也在展开其外交活动

+3
+2

除什林拉的尼泊尔之行,以及刚刚结束的马拉巴尔联合军演之外,印度国安顾问多瓦尔(Ajit Doval)也在11月27日后抵达斯里兰卡,出席印度、斯里兰卡、马尔代夫“三方海上安全合作会议”,顺势对该国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当局施压。

到11月29日,印度外长苏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又飞赴印度洋非洲小国塞舌尔,以转让飞机军舰、修建议会大厦为号召,借此加强军事存在。此外,印度总理莫迪还计划于12月与孟加拉国总理哈西娜(Sheikh Hasina)举行视频会议。

至此,南亚地区日益加剧的地缘政治变化也在中、印两国11、12月之交的频密外交活动中得以加剧。在包括喜马拉雅山脉的南亚地区已日益成为地缘战略活动的爆发点之际,中、印两国彼此的外交活动,也将成为外界观测事态发展的关键指标。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