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依然是拜登对付中国的牌 但拜登要换个打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尽管特朗普(Donald Trump)仍然保持着口头上“最后的倔强”,但已没有人再去怀疑明年年初美国的政权交替能否顺利进行。特朗普告别华府、拜登(Joe Biden)入主白宫在很多评论者看来是一次对世界秩序的“拨乱反正”,但也有很多人认为,“特朗普主义”已经让世界彻底不同了。美国的新任总统会给中美关系、国际格局以及美国国内政治带来怎样的变化,至少在拜登上台之前会一直被讨论下去。多维新闻记者专访了上海交通大学台湾研究中心研究员黄宗昊。黄宗昊2008年获得台湾政治大学博士学位,并曾为台湾中央研究院政治学研究所筹备处博士后研究员。本篇为系列专访第三篇(共六篇)。

系列专访第一篇:比“川建国”更具威胁 但拜登上台仍对中国是好事

系列专访第二篇:中美对抗将重回正常尺度 谁会是拜登身边的“影子总统”

系列专访第四篇:两岸已无和平统一可能 台湾距离被美国推下悬崖还有多远

系列专访第五篇:“特朗普主义”背后有深刻的经济动因 逆全球化未必是坏事

系列专访第六篇:世界不止一个“特朗普” 中国道路的价值不是对外推广

拜登打台湾牌会更加注意北京的反应,而不是特朗普那样毫无顾忌地挑衅。(AP)

多维:拜登(Joe Biden)上任最大的看点之一无疑是他对台湾问题的态度。特朗普(Donald Trump)进入2020年以来打台湾牌的频率急剧升高,美台互动也达到了新高度,蔡英文政府此前似乎颇为希望特朗普连任。而拜登胜选后,或许对台湾问题的态度会延续,但就像你刚刚说的,在具体做法的尺度上应该会有调整。

黄宗昊:蔡英文政府之所以特别喜欢特朗普,是因为特朗普在所谓的“支持台湾”方面没有下限。

蔡英文今年年初能够连任,其实带有一定的偶然性,毕竟2018年年末的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民进党是大败的。如果不是后来国民党内部一系列的勾心斗角和操作失误,再加上香港情势发酵,国民党是有可能在2020年的台湾大选中变天的。

也就是说,虽然蔡英文连任了,但其在台湾内部的社会、经济基础其实是有问题的,只不过大选时很多中间选民“大局为重”,以“含泪投票”的姿态做了绿营的支持者。蔡英文连任之后,才是“算账”的开始,因为她责无旁贷要面对很多原来可以搁置的问题。

之前是“大局为重”,连任再说,现在就是“再说”的时候了。可事实上那些老问题,蔡英文大多解决不了,不然在第一个任期就解决了,而最简单的策略就是通过操作两岸之间的政治议题来转移民众视线。

所以蔡英文当局和防疫失当的特朗普政府很像,都是急着要甩锅中国;当蔡英文遇到没下限的特朗普,一拍即合。

美国总统换成拜登,一定程度上美国还是会打台湾牌,但从美国政坛的正常思路来讲,新一届华府会更注重北京的反应,而不是像特朗普那样无下限的(对北京)挑衅。

比如对台军售,美国当然还是要赚这个钱,但是卖什么武器给台湾,就很有讲究了,肯定不会像特朗普那样连进攻性武器都卖,所以拜登应该会重新考虑对台军售的清单。

再比如美国官员访台,美国国内已经通过了《与台湾交往法》,必须执行(官员定期访台的法律规定),但是弹性空间很大,拜登完全有可能把特朗普派去台湾的官员层级设定为顶格,比如就到副国务卿这个级别,不可能再高了。

而如果是特朗普激进起来,谁知道他会不会直接把蓬佩奥(Mike Pompeo)派去台湾,甚至想要做出与台湾恢复外交关系这种直接违反中美之间三个《联合公报》的举动来。这是完全有可能的,虽然他不见得最终会拍板这么做,但他至少会把这些选项都放在桌面上,就像他的商业谈判那样。但政治和商业不一样,商业可收可放,政治不是,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收不回去了。

点击大图观看拜登上任后打台湾牌可能出现的方式⇩

+10
+9
+8

黄宗昊:所以可以预见,拜登政府打台湾牌的力度会小的多。现在的台湾当局和美国政府都想甩锅中国,可未来美国的配合力度就不会那么强了,这样一来台湾当局的意识形态操弄效力就会减弱。接下来台湾2022年的地方选举、2024年的大选,又会是台湾政治的关键时期。

多维:但民进党即便不再有美国政府“无下限”的力挺,国民党看上去依旧没有什么机会。

黄宗昊:在我刚才的判断的基础上,我对国民党的前景没有那么悲观,我认为国民党的选民基础还是在的。就像我在之前的评论中分析过的那样,如果今年年初的台湾大选,国民党推出的候选人是朱立伦,还真不见得会输。因为深蓝选民无论如何不会把票投给蔡英文,与此同时朱立伦却能吸引到浅色的中间选民。

对那些仍然介意2016年大选国民党“换柱风波”的深蓝选民来说,两个当事人都已经大和解了,洪秀柱都愿意饶过朱立伦了,还愿意帮他辅选,那么只要说服这些人“大局为重”,他们一样会“含泪投票”的。浅蓝可以变成浅绿,但深蓝怎么可能转绿呢?所以对朱立伦来讲,这些人还是铁票,无论如何跑不掉。

朱立伦确实没有那么多狂热的“韩粉”支持者,但是他最大的优势就是他的竞选口号:他是个“正常伦(人)”。一个正常人就足以打败蔡英文,而不需要一个民粹型领袖。民粹型领袖貌似是韩国瑜的优势,但更多是他的致命伤。因为一旦你民粹,就容易极端化,很多人超喜欢你,也会有很多人超讨厌你。

而选举这种事,往往只要我不讨厌你就可以投票给你,不需要有多喜欢。超喜欢你的人是会给你投票,但你也永远拿不到讨厌你的人的选票。

就像这次美国大选,拜登很有魅力吗?没有啊!但是特朗普让很多美国人感到太讨厌了。为什么邮寄选票大多投给拜登?因为讨厌特朗普、即使人在外地也要参与投票的多半都是知识阶层,有较为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工人阶层一般不会有这么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大多数的反应是如果人在户籍地就会去投票,如果人在外地往往就“算了吧”。所以邮寄选票对拜登的支持会一边倒,其实是一个合理的现象。

对于选举来讲,“讨厌你的人越少”,比“喜欢你的人越多”更重要。拜登就赢在这一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