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屡出重拳 对华“新麦卡锡主义”将导致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国务院12月4日发表声明说,终止5个由中国资助的文化交流项目。在原因说明中,美国务院称,这些项目由“中国政府全额资助、用来进行软实力宣传的工具。”

稍早前,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宣布一项新政:将中共党员及其家属的赴美旅行签证最长有效期限制在单月单次入境,即取消了最长10年的赴美旅游签证的权限。

它们都是临近特朗普政府执政尾期、麦卡锡主义(McCarthyism)在美国“复活”并扩大化的具体表现。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的美国政府的重要策略之一是将中国党和人民割裂开来,并将限制党和党员作为重点的政策目标,而且正在不断扩大打击的范围。

2020年11月27日星期五,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特朗普国家高尔夫俱乐部打完高尔夫球后登上“海军一号”。(AP)

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开始盛行的“麦卡锡主义”曾在声势上将冷战推到一个高潮,而它本身也是冷战的重要标志之一。由此而论,当前的中美关系正如我在2015年一篇研究报告中所称,已经名副其实地进入了“次冷战”阶段。

就像历史上的“麦卡锡主义”一样,美国新一轮针对中国党和政府的政策举措,具有鲜明的“恐华”特征,将防范和遏制中国的政治渗透摆到了重要日程,而且它们是对华冷战策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就在数天前,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在一篇专文中,重申了特朗普政府诸多重要官员的观点,即认为“中国是当今对美国的最大威胁,也是二战以来对全世界民主和自由的最大威胁”,这是麦卡锡主义再度在美盛行的关键背景。

在特朗普政府看来,中国的“威胁”不仅超过了俄罗斯和恐怖主义,而且比“苏联”更有甚之。

应该说,美国近一年来的对华政策举措,不符合地产商出身的特朗普的个性特点及其执政前中期的政治风格:将调适对华贸易关系当作全面调整美中关系的主要途径,一切工作都围绕这个核心目标而进行,在美国传统关注的重大目标上相对比较松懈——比如民主和自由。

而在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尤其是围绕新冠疫情的争吵发生后,很明显可以感觉到美国对华政策重点的转移,更加注重从政治、意识形态及战略上扼住中国,这一方面是形势变化促成特朗普本人观念转变,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的核心幕僚们的幕后鼓动,他们包括彭斯(Mike Pence)、蓬佩奥(Mike Pompeo)、纳瓦罗(Peter Navarro)及新进博明(Matthew Pottinger)等,后者在对华政策问题上明显倾向于采取更全面的冷战策略。

在当前美国政府正面临换届、政权正面临交接的关键时刻,特朗普政府一系列“麦卡锡化”的对华政策措施的目的,显然主要是在顾虑降低、同时对续任政府不够放心的情况下,着眼于固化“对华战略转型”的“外交遗产”,丰富“对华战略转型”内容,并造成重大的“既成事实”,牵制下任政府。

而从民主党的一贯政策倾向看,其在政治、价值观和意识形态领域比共和党相对更激进,尤其是相对于商业交易思维的特朗普总统来说,因此后者领导下的美国政府扩散“新麦卡锡主义”,在政治、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对华打击举措,能够更好地与“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的政策“衔接”,从而将其开创的从全面战略竞争到全面次冷战的对华战略态势,持续下去。

特朗普的重臣们正在利用其当政的最后时间,竭尽全力使中美关系更加“复杂化”,“当选总统”拜登就职后,将接手一个“千疮百孔”的中美关系,而由于随着对抗的加深和扩大,两国关系的建设性部分日趋薄弱,并在特朗普尾声的政策举措影响下更显脆弱,使其在一片废墟之上更难“重建”中美关系,这可能是特朗普政府以及他的那些对华认知已经根深蒂固的重臣们的深层意图。

无论如何,对于中国来说,百年大变局的核心是如何构建中美关系,什么样的中美关系,决定了什么样的前景,因此如何因应处于尾声的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举措,如何与新一届美国政府互动,是一个艰巨的挑战。

(本文经作者授权转发自微信公众号“印太新观察”,作者丁咚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