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 | 中国如何解决挨骂问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赵立坚转发的一张漫画引发澳大利亚强烈不满。(Twitter@Lijian Zhao 赵立坚)

中澳关系因葡萄酒关税、讽刺漫画等事件再次走上风口浪尖,有不少声音批评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赵立坚,认为其在社交媒体的发言配图不够妥帖。长期以来赵立坚因其强硬的立场被称为战狼头狼,此次事件再次引发舆论对中国战狼外交的批判。而对于战狼外交,中国官员近日有言论表态。

中国副外长乐玉成12月5日在一家智库演讲时称“给我们贴这个标签,至少是对中国外交的误解。”“‘战狼外交’实际上是‘中国威胁论’的又一翻版,是又一个‘话语陷阱’,目的就是要让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放弃抗争。我怀疑这些人还没有从100年前的旧梦里醒来。”

乐玉成还说,在日益全球化和信息化的今天,人与人、国与国之间相互沟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而突出。而沟通的前提是,你必须善于表述自己,才能让别人更多更好地了解你。马克思(Karl Marx)在谈到大革命时期不能维护自身利益的法国农民时说过:“他们无法表述自己,他们必须被别人表述。”

“近代史上,由于我们不能很好地表述自己,别人就把我们表述成‘黄祸’、‘东亚病夫’。直到今天,他们还在利用历史上形成的话语权优势将中国污名化、妖魔化。这说明我们在表述自己方面,虽取得长足发展,但还远远不够。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挨饿,失语就要挨骂。现在我们把前两个问题解决了,必须下决心解决‘挨骂’的问题。这个责任就落在了各位专家学者的身上。”

乐玉成是中国外交部目前排名第一的副部长,他专门就战狼外交做出回应,并在演讲中引述习近平的话说“失语就要挨骂”,这不得不令人猜测,其言论意味着从中国外交系统内部到中国高层领导人,对战狼外交已经进行过深入讨论和定性。

乐玉成是中国外交部分管日常外交业务工作及办公厅、政务公开、欧亚地区事务的副部长。图为2018年11月,瑞士日内瓦,乐玉成率团出席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三轮国别人权审查。(Reuters)

是否如乐玉成所说,战狼外交是西方的又一个话语陷阱?挨骂是因为中国没有形成话语权优势?

这样的定性政治斗争的味道非常浓厚,认为西方秉持话语霸权给中国贴标签,中国“被表达”了。从西方世界掌握全球舆论宣传机器的视角看,这样的说法不无道理。

话语陷阱有两个层面的潜台词,一是误读,二是恶意误读。中方认为西方存在主观恶意。中国不是简单被表达,而是被恶意表达,映射了敌我舆论斗争的复杂性。

但是乐玉成没有回答的一个问题是,该如何看中国愈发强硬的外交措辞表达,如果这不是战狼外交的话是什么。他否定了一种说法的同时,并没有给出另一种说法。中国如何对新形势下的外交现象做出解释很关键,这就是内外沟通。

外界见中国外交官开始疾言厉色,当然会做出解读,这种贴标签并非是无缘无故的标签。需要对于各方热议的事情给出另一套站得住脚的说法。中国不应该只会说不。

8月18日,中国商务部宣布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葡萄酒进行反倾销调查。 (Reuters)

乐玉成提到,解决挨骂的问题,责任落在了各位专家学者身上。这一说法不禁令人疑惑,中国掌握话语权的关键在专家学者?中国无法构建有说服力的话语体系、形成有说服力的话语优势,责任在专家学者?

的确,中国的专家学者若能形成有特色的思想体系,自然也容易掌握话语权。但问题是为什么中国的专家学者几十年来还没有形成有特色的思想体系。

西方强势话语权的形成并非一朝一夕,是过去百年的科技进步、文明发展带来的。当今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经济重心日渐转移到亚太的过程中,话语权的转移和更迭会潜移默化地发生。这需要一个过程。由此观之,话语权赖以生存的土壤是发展。

将问题归结为对方的霸权强大,难道不是自认为很弱小的现实印证吗?中国崛起的趋势已无需赘言。中国的民族自信心随之倍增。既要看到霸权存在,也要看到变局正在发生。当话语权逐步增强时,中国如何能够掌握得住、发挥得好也很关键。

此外,传播什么是重要的,谁来传播也是重要的。中国的宣传机器不敌西方的原因是什么?责任在专家学者显然只是问题的一方面。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