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该如何破解以色列设的伊朗僵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8年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在展示一份从伊朗窃取的文件时,特别指出了伊朗核武器专家法赫里扎德(Mohsen Fakhrizadeh)的名字,两年后法赫里扎德在伊朗首都德黑兰附近遭暗杀身亡,以色列嫌疑巨大。内塔尼亚胡除掉法赫里扎德的动机除了重挫伊朗的核武器研发外,还有给美国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重返《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 通称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下文简称伊核协议)传递反对信号的意味。

《伊核协议》是伊朗与美国、英国、德国、法国、俄罗斯、中国以及欧盟于2015年在维也纳签订的国际协议,主要内容围绕如何解决伊朗核危机。根据该协议,伊朗同意限制其核项目,并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经常性的现场检查。作为伊朗遵守协议内各项义务的回报,美国、欧盟以及联合国安理会将解除对伊朗的制裁。但是特朗普(Donald Trump)称《伊核协议》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协议”,美国于2018年退出该协议,并对伊朗实施了一轮又一轮的制裁。伊朗随即停止遵守《伊核协议》,日前已经拥有了高于协议允许12倍的浓缩铀,同时开始把浓缩铀离心机转移到地下设施内,躲避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检查。

当地时间2019年6月26日,美国纽约,联合国安理会26日举行公开会,听取关于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及安理会2231号决议执行情况的报告,并审议伊核问题。英国驻联合国大使皮尔斯(Karen Pierce)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就伊朗核协议决议的执行情况在联合国安理会简报会上发表讲话2019年6月26日。(VCG)

相较于特朗普式极限施压的手段,拜登更喜欢通过积极的外交战略,引导美伊两国重回《伊核协议》。但是随着特朗普任内时间的不断减少,中东地区各方势力也在蠢蠢欲动,频频制造秘密暗杀行动,为拜登政府重返《伊核协议》制造障碍。但是秘密暗杀和经济制裁反而让伊朗越挫越强,在特朗普的任期内,伊朗已经比四年前更加接近核弹实验的成功。伊朗僵局最持久有效的解决方法还是要靠和平谈判来实现,但是拜登政府所面对的中东早已不是奥巴马(Barack Obama)在2015年签署《伊核协议》时的中东了。

首先,伊朗政府将在2021年6月面临换届选举,而拜登政府2021年1月20日才能正式执政,留给双方达成协议的时间窗口只有短短不到5个月。所以即使伊朗现任外交部长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对美伊两国重返《伊核协议》充满信心,也并不代表着伊朗新政府的态度。

+2

2015年和奥巴马签署《伊核协议》的伊朗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是温和保守派,主张务实的政治和经济政策,在伊核问题上倾向于通过谈判解决与西方的分歧。但是伊朗政坛中的强硬保守派指责鲁哈尼没有在《伊核协议》中为伊朗带来切实的经济利益,再加上议会选举前的1月,美军空袭炸死伊朗高级将领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给了民众更多理由支持强硬派。所以强硬派在今年2月的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在总计290个议席中狂揽221个席位。这也意味着,温和务实的鲁哈尼很有可能无法继续连任伊朗总统,最高领袖哈梅内伊(Ayatollah Seyyed Alikhamenei)的权力得到进一步巩固,伊朗对美国的政策将会更加具有对抗性。

伊朗的鹰派议员将《伊核协议》看作是鸽派的政治遗产,当然没有理由主动恢复该协议。法赫里扎德之死更是激化了伊朗两派的矛盾。12月1日,伊朗议会通过了一项要求政府将铀浓缩到接近武器级别,并威胁美国如果不尽快解除制裁,将开始驱逐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监察人员,鸽派的总统鲁哈尼则公开反对此法案。

其次,中东地区今年组建了史无前例的反伊朗阵线。因为特朗普政府在处理伊朗导弹袭击沙特阿拉伯油田等事件时态度微妙,并没有过多干涉,导致中东海湾国家对美国的保护伞作用心生疑虑。于是海湾国家开始自寻出路,与以色列建交,阿联酋、巴林纷纷加入以色列阵营。这些国家对《伊核协议》的条款均持质疑态度,认为协议中对伊朗武器禁运、导弹进出口的和离心机的研究等限制最长也不过是20年,并不能阻止伊朗日后的核武器研发。

不过伊朗无需过多担忧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的联盟,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以色列和阿拉伯的联盟也必将出现利益分歧。海湾国家需要的是地区的和平,毕竟他们依赖贸易和观光旅游业的经济模式最容易受到地区紧张局势的影响。但是以色列的目的则是彻底摧毁伊朗拥核可能性,并且无所不用其极的实现此目标。微妙的是,在法赫里扎德遭暗杀身亡后,阿联酋迅速谴责了暗杀行为,并喊话幕后主使要最大限制的克制,此举颇有深意。

另外,从伊朗精准打击驻伊拉克美军和美国支持的民间武装组织中能看出,伊朗的精准打击导弹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但是经济形势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伊朗的国内生产总值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下降5.4%和6.5%,预计2020年将有更大幅度的下降,已经引发了民众的抗议活动。所以伊朗方面想要恢复《伊核协议》的态度更加迫切,因此包括以色列和美国的阿拉伯盟友希望拜登能够在重新加入《伊核协议》前利用伊朗的急切心理,迫使伊朗作出更多让步。

拜登似乎并不想为美国重返《伊核协议》设定太多先决条件,他表示伊朗的确有很多破坏地区稳定的激进行为,但是目前实现地区稳定的最佳方案还是优先解决核武器。如果美伊重启谈判,还需要探讨如何达成一项不容易被双方继任者推翻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除此之外,双方应考虑建立常态性对话机制,为解决日后的争议问题提供对话基础。

美伊双方能否顺利重回《伊核协议》,以色列是否配合是关键,内塔尼亚胡在奥巴马执政时期就曾长期对伊朗的军事基地发动空袭,并对核科学家实施秘密暗杀行动,以色列有众多手段和理由来破坏尚在酝酿中美伊核协议计划。目前看来,伊朗在处理法赫里扎德之死上仍然相当克制,这是个好现象,说明他们希望为重新达成《伊核协议》铺平道路,不想在明年1月20日前因为自己的冲动再出什么差错。希望拜登政府可以看到伊朗对以色列暗杀行动的这份隐忍,与伊朗达成更广泛、更持久的核协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