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避大屠杀的罪恶 这不是西方第一次双标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12月13日乃中国纪念南京大屠杀死受害者的国家公祭日,不意当天推特(Twitter)竟以“发布描绘无端血腥的媒体”为理由,封禁与摺叠多个刊发日军侵华史料的用户与贴文,但却容许日本右翼分子质疑南京大屠杀的贴文继续留存。这种作为,惹来中国历史研究院官方微博痛斥“西方国家宣扬的所谓新闻自由,一旦涉及真正突破人类文明底线的滔天罪恶,反倒闭口不言,这就充分暴露了他们的本质——不文明,甚至是反人类文明”。

2020年12月13日,中国历史研究院官方微博发文,斥责推特(Twitter)竟封禁发布南京大屠杀史实的用户的双标行径。(微博@中国历史研究院)

事实上,中国历史研究院的抨击正反映了西方国家闪避甚至否认受害者并非自身族群的大屠杀,并且已非首次。端以推特发迹的美国为例,长期回避迫害屠戮印第安人的血腥真相,白人殖民者们以建构感恩节神话、美洲大陆为无主之地、剥夺印第安部落主权等方式,一步步隐藏了美利坚的残忍建国史,即便在提倡去殖民化的今日,否定土著受害的种族主义仍旧阴魂不散。

譬如2020年12月8日,美国西北大学校园报刊《西北日报》(The Daily Northwestern)便揭露校内一块岩石被粉刷上笑脸并戴上朝圣者帽以纪念感恩节的消息,此事令来自印第安肖肖尼─班诺克部落(Shoshone-Bannock Nation)的博士候选人妮基(Nikki McDaid-Morgan)怒不可遏地表示“不可接受”,因为白人的感恩节对他们来说无非是家园遭掠夺、同胞遭残杀的痛苦开端。

对印第安人来说,白人殖民者的到来无非是苦难的开端。此为中国画师乌合麒麟于2012年所绘,描写美军屠杀印第安人的历史图景。(微博@乌合麒麟)

育有两名孩儿的妮基还说道,自己的孩子在得悉此事后感到非常难受,因此妮基强调“孩子们需要理解,我们可以且将会提醒殖民者们这块土地是原住民的土地且土著仍在这里!”另名博士候选人贡萨雷兹(Syd González)亦忿忿不平地指责道:“这是反土著,和宁愿企图掩盖真实历史而非解决纪念日真正庆祝事物的不适:土著的种族灭绝、对我们土地与水源持续地偷窃与苛待”。

感恩节神话的传播,无非是白人殖民者抢掠资源与杀害印第安人的遮羞布。而更早之前,美国宪法虽然承认印第安人部落为“国家”(Nations),明文规定只有联邦政府具备同渠等缔约和通商的权力,却又自居“父亲”去干涉和剥夺印第安人的生活与土地。美国总统杰克逊(Andrew Jackson,1767─1845年)便是这样欺骗切罗基人:“他们必须按我的意思去做:离开密西西比州和亚拉巴马州,在我指定的范围内定居。——这样,他们就能在此二州的范围之外,拥有自己的土地。只要青草在生长,只要河水在奔流,他们就可以永远拥有这片土地。我也将一如既往地像朋友和父亲那样庇护他们”。但实情是,当青草还在生长,大量印第安人便在白人的枪枝下失去了栖身之所与身家性命。

美国印第安人自白人殖民者到来后,便受尽折磨与迫害。此为描摹1637年英国殖民者约翰‧梅森(John Mason)率兵屠杀印第安佩科特人(Pequot)的图画。(North Wind Picture Archives)

美国大法官约翰‧马歇尔(John Marshall,1755─1835年)也犹抱琵琶半遮面地闪烁其词,向上诉的切罗基人做出暧昧判决:声称印第安人的部落并非美国的“外国”,而是具备特定主权与地域范围的“国内依附国”(Domestic Dependent Nations),并形容联邦政府与印第安人的关系“类似一名被监护人与他的监护人”。如此矛盾的话语,流露着既要保住宪法承认印第安国度存在的脸面、又想合法控制印第安人事务的居心。

结果到了1871年,美国国会正式废止联邦政府同印第安国度缔约的权力,形同否定了印第安人的主权,同时又以“委托管理论”来合理化自己对部落的管辖,但印第安人从未要求美国政府代管自己,更没同意美国人随便定义自己的主权。故一名印第安老者的讽刺不无道理:“兄弟们!关于我们伟大的白人先驱的故事我们已经听得太多了。当他越过广阔的海洋第一次来到这里时,他还只是一个小人物……但是,当这个白人在印第安人的火堆前暖和了身子、享受了印第安人提供的玉米片后,他变得态度强硬,言谈粗俗。他一步就可以跨过高山,他的脚印足以覆盖草原溪谷,双手可以抓住东边和西边的海洋,头可以枕着月亮。于是,他就成了我们的国父。他多喜爱他的红种子民呵,经常说:‘走远些,免得我踩着你’”,读之叫人鼻酸。

然而时至今日仍有大量美国人民庆祝感恩节与“哥伦布日”,浑然不觉这是印第安人眼中的“哀悼日”,甚至还有许多种族主义者或右翼分子仍深信土著需要白人的“教化”才能生存。因此尽管当下已有部分政府单位、学校或是进步人士愿意致歉或承认印第安人的权利,但这仍非美国的主流共识,向印第安人返还受夺取的土地或提供经济赔偿更是天方夜谭。所以像11月科罗拉多州议会大厦决定竖立1864年沙溪大屠杀(Sand Creek Massacre)罹难印第安妇女的铜像、取代原本的南北战争士兵像这种事例,仅仅是形式上的“转型正义”,有些微的历史警戒作用,但对印第安人的实质权益没有任何帮助。

微博上有位网民对国家公祭日发出了评论:“任何活着的人都没有替死去的冤魂做出原谅的权力”。可悲的是,对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老牌殖民强权来说,连正视自身大肆屠杀的土著民族是“冤魂”的勇气都没有,连记住惨死在自身刀枪下的土著民族的意愿都付诸阙如,当他们都对还活在国内的受害者后代双标,岂能奢望彼辈尊重与悼念他国大屠杀的受害者?因此推特的行径实在完全不令人意外,因为这不过是唯西方中心、美化帝国主义伪善的缩影,凸显了彼辈从未彻底反省殖民与侵略暴力的真相。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