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之内连遭美欧制裁 埃尔多安式轮盘赌的危与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经历了近十周的讨价还价以及反复拉锯之后,欧盟领导人终于在升级对土耳其制裁措施上达成基本共识。

12月11日,在最新一期欧盟峰会发表的结会声明中,布鲁塞尔方面公开表示这一升级制裁的决定是对安卡拉方面近半年来在东地中海“持续进行冒进与挑衅式行动”的反制之举。

2020年7月11日,在土耳其与塞浦路斯争议海域进行油气勘探作业的“果敢号”(Yavuz),在其身旁可以清晰地看到一艘土耳其海军的护卫舰在保驾护航。(Getty Images)

声明中还特别强调,在10月初的峰会上欧盟方面曾给予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当局“改过自新”的机会,但后者不仅“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近两个多月以来,不但在东地中海的“破坏性举动”有增无减,甚至还屡次在外交言论上挑衅欧盟(主要指土法争端)。为此,布鲁塞尔方面只得将在之前峰会上提出的“制裁清单”正式提上日程,并付诸实施。

无独有偶,就在欧盟制裁决定出炉的同一天。华盛顿方面也传出美国即将就土耳其引进俄制S-400导弹防御系统的“悖逆之举”,对后者实施相关制裁的消息。

一天之内连遭美欧双重制裁,对于前一天还神采飞扬地在巴库参加“纳卡胜利大阅兵”庆典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来说,无疑是当头棒喝。在美欧愈发收紧的战略紧箍之下,以东西平衡术为核心的埃尔多安式轮盘赌能否另辟蹊径地维系下去,抑或会有崩盘之危呢?

“任何针对土耳其的制裁举措都不会对我们带来实质性影响,我们在东地中海将继续维护自身的合法权利,在这方面不存在任何妥协空间”——12月9日,在美欧双重制裁即将成行前夕,埃尔多安就提前给国内民众打下了“民族主义预防针”。

而在制裁出炉的次日(12月12日),埃尔多安更是将其对美欧制裁的不屑一顾进行到底。

“欧盟的决策需要具备真正意义上的自主性,而非像现在这样被希腊和南塞浦路斯牵着鼻子走。不过,这一切对土耳其来说已经无关紧要了,我们的当务之急是通过必要的立法和行政改革,确保土耳其在全球政经体系中的十强地位”。

在此,埃尔多安显然有意在引导国内舆论的视线从遭受双重制裁可能带来的负面冲击,转向其本人念兹在兹的“大国雄心”。

事实上,早在2016年的“7·15未遂政变”发生之后,以“大国雄心”为根本目标,以东西精妙平衡术为核心策略的埃尔多安式轮盘赌就成为安卡拉方面对外战略的主旋律。

+5
+4
+3

2016年11月21日,在未遂政变余波未平之际,欧洲议会以一致同意的压倒性优势通过了无限期推迟土耳其入盟谈判的决议。两天后,土耳其即被授予了2017年度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主席国的资格。

埃尔多安随后公开表示,土耳其愿以彻底放弃入欧谈判为条件换取上合组织的正式成员资格。虽然后来受制于种种因素而未能成行,但由此发出的“东风胜西风”的信号无疑愈发强烈。

2017年中,埃尔多安当局更是不顾北约盟友的强烈反对,力排众议地同俄罗斯签署了俄制S-400导弹防御系统的军购合同。与此同时,安卡拉方面在叙利亚与利比亚,也步步为营地将以美法为代表的北约盟友渐次排挤出区域地缘游戏的核心圈,从而将之日益转化为“俄土二人转”的剧本。

2019年9月15日,俄制S-400导弹防御系统的最后部分(电池部分)顺利运抵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穆尔泰德(Murted)军用机场,这也象征着俄土之间的S-400军购大单正式交付完成。(Getty Images)

此外,土耳其还在其他中东地区、非洲以及欧亚腹地低调拓展经贸网络,以期能够对冲与欧美盟友关系下行所带来的风险。

如果说埃尔多安当局的“东向开拓”为其傲视美欧制裁奠定底气的话,那么欧盟成员国在对土政策上的内部分化则为其“分而治之”提供了重要抓手。在12月10日的欧盟峰会上,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与保加利亚总理鲍里索夫(Boyko Borisov)成为阻击大规模对土制裁提案出炉的关键棋手。

前者出于国内有体量相当的土耳其裔移民社群以及作为欧盟轴心的领导责任而不愿在对土制裁上采取过于激进的态度,后者一方面作为埃尔多安的政治密友,另一方面本国从土耳其溪天然气管道项目中获利颇丰,也不愿实质性地打压土耳其。

同时,西班牙、意大利、马耳他及匈牙利也对大规模对土制裁持保留意见——虽然没有像德国与保加利亚那样强烈表达出来。

如此情势之下,作为“对土强硬派领头羊”的法国,也不得不在正式会议上部分软化了此前的激烈措辞。最终出台的制裁决定上,显著扩大了此前的“制裁黑名单”范围,将更多与东地中海“非法油气勘探活动”有涉的土耳其公民个体与企业实体纳入名单之中,但对法希塞三方要求的更为严厉的弱化乃至取消欧土关税同盟以及武器禁运的提案则未予回应。

欧盟首席外交与安全事务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表示,布鲁塞尔方面将就更为广泛的对土政策问题与下月即将履新的拜登(Joe Biden)内阁进行协商。届时,有望在2021年3月推出更为全面的对土系列举措。

面对可能来临的“跨大西洋系统性联手打压”之局,埃尔多安当局的新阶段应对之策也在悄然铺开。

12月10日,在巴库参加“纳卡胜利阅兵”之时,埃尔多安就不失时机地抛出了在外高加索地区成立“六国集团”的橄榄枝,希望将俄土伊与外高加索三国都纳入其中,据称普京(Vladimir Putin)当局对此已有积极回应。

+4
+3
+2

与俄罗斯类似,安卡拉方面同样对即将到来的拜登时代忧心忡忡,尤其是对于前述“美欧联手制土”以及由此而来的在中东地区对土耳其势力的全面挤压深感焦虑。为此,借助在纳卡战事中打开的“欧亚地缘空间”,提出“六国集团”动议就成为埃尔多安当局对冲危局将临的重要筹码之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