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巴黎气候协定》 拜登能赶上中国和欧盟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2月14日,美国50个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举行了选举人团投票,正式确认拜登(Joe Biden)成为美国下一任总统。

而此前两天,12月12日,《巴黎协定》签署五周年之际,拜登承诺他将在上任后的第一天就重返这个气候变化协定。如此看来,美国重返气候协定似乎会成为定局。

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上任后5个月(2017年6月)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但由于不符合该协定生效起三年内不得退出的规定,美国不得不等到2019年11月4日再开启退出流程,并于2020年11月4日正式退出。

目前不知道在实际操作层面美国将在何时正式重返,但其重返标志着世界温室气体排放量居于世界前三位(总和占全球总量的一半以上)的国家或国家联盟,同时也是世界上三大最重要的经济体——美国、中国和欧盟——均成为这个世界最大的气候协议的成员国。

特朗普在他的四年任期内,大力推动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使用,在环境变化上的立场严重倒退,将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所做的遏制全球变暖的努力都付之一炬。此外,特朗普还拒绝向环境保护组织和机构兑现奥巴马政府承诺的但尚未捐完的款项。

尽管拜登想要通过气候变化与其他成员国展开合作,并在此过程中重塑美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但由于美国政府换届导致的环境政策的反复,致使其在环境治理方面的步伐已经晚于且慢于中国、欧盟以及其他成员国。

2015年巴黎协定通过时,奥巴马承诺到2025年美国温室气体排放量较2005年水平降低26%至28%。据美国经济研究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报告显示,美国在2019年底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比2005年低约12%,距离承诺到期的2025年还有5年,不过距离温室气体减排目标还有近半路程。

另一边,中国在2018年提前完成了2020年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减少40%至45%的原定目标。欧盟也曾在2007年提出,目标是在2020年时温室气体排放量的比1990年减少20%,并于2014年提前完成目标。

此外,在特朗普政府时期,先是将气候变化议题的重要性降级,后来直接退出《巴黎协定》。奥巴马时期美国在全球气候变化议程中是扮演最高领导力角色的,而在特朗普“退群”之后,美国在气候变化方面的国际影响力也日渐衰弱。

在群龙无首的时期,中国和欧盟继续在遏制气候变化方面扮演领导角色。2017年9月,中国与欧盟和加拿大牵头,向30多个国家提议召开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

同时,随着中国国力的提升以及国际地位的提高,世界其余国家也期待它承担更多国际责任。2020年9月,习近平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上宣布,力争在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在11月初的中共“十四五”规划中明确要在2030年实现碳排放峰值;12月12日的“气候雄心大会”上,习具体承诺要在2030年令全国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森林蓄积量将比2005年增加60亿立方米,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

拜登12日重复了竞选时的承诺,即在不迟于2050年时让美国实现碳中和。另外,拜登也早在竞选时就提出了2万亿美元的投资计划,用于基础设施、清洁能源等领域。

但是,拜登的环境治理蓝图在国际和国内都遭受阻力。国际方面,美国影响力下降,特朗普的“退群”行为使美国信誉度下降。国内方面,由于两党在气候变化领域的立场南辕北辙,导致每次政党轮替都造成环境议题徘徊于前进和倒退之间。目前,美国是受新冠疫情打击最严重的国家,拜登上任后的首要任务就是应对疫情以及提振经济,在这两项事项做好之前,拜登政府在气候变化议题方面能做得有限。

事实上,气候治理如今已经不再只是“政治正确”,其所牵涉的新兴产业将是未来十数年乃至数十年的重要经济驱动力,并有大量经济及政治红利。是以拜登也才在气候变化上雄心勃勃,冀图将其与国内清洁能源转型联系在一起,趁着疫情需要重振经济之时实施绿色新政,推动清洁能源汽车的研发,发展风能、太阳能、核能等清洁能源,以及增加环境友好的基础设施投资,并为美国创造出大规模且高质量的就业岗位。

但是,由于美国在国内正面临着公共卫生危机、经济危机,在国际上影响力的衰弱,中国、欧盟渐渐扮演起代替美国在全球气候变化议题方面的领导力的角色,拜登想要追赶上中欧,步履艰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