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21】亚洲世纪的正式起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1世纪将是亚洲的世纪”,这是人们都熟知的一句话,不少观察者在上世纪便开始预言这一趋势。不过,直到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该趋势才逐渐开始加速。而如果说12年前西方各国经历的危机是新时代的预备起跑哨,那么在21世纪渡过头20年之后,魔幻的2020年则才是这“亚洲世纪”的正式起点。如将亚洲扩展到西太平洋,就更是如此。

西太平洋国家在抗疫方面的表现普遍优于欧美,疫中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更代表了整合经济板块的决心。虽然目前不少国家仍在政经方面存在摩擦,美英多国也加大了介入的力度,但我们仍可以大胆地展望,域内国家搁置分歧寻求共识将成为主流,合作利好消息将在新的一年纷至沓来。

东京羽田机场11月21日人来人往,明年日本与邻国开启旅游泡泡后将更加热闹。(美联社)

不同于文化理念相近、政治经济共同体合一的欧盟,也不同于美国主导的北美地区,西太平洋地区在经济一体化程度上一直较为落后,主要是政治环境更加复杂,多国在过去10年屡生争端,例如中日韩之间不时爆发主权争议或历史遗留问题,导致自贸区谈判数次搁浅;又如中澳近来在政治上的冲突延烧至经济层面;更别说曾经剑拔弩张的南海问题了。

不过,无论政治纷争如何,西太平洋各国经济合作越趋紧密已是大势所趋。中国多年来一直是东盟、日、韩、澳、纽的最大贸易伙伴,中美贸易战和新冠疫情也让中国更加将焦点放在域内,东盟就在今年前三季度跃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在疫中增长7.7%。

11月中旬签署的RCEP更是域内经济一体化的有力信号。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估算,在未来十年,该协议能促进15个签署国之间的贸易总量增长4,280亿美元,与非成员国之间的贸易量减少480亿美元。协议带来的区域内生产链优化整合、提高投资和创新能力、降低非关税壁垒等好处,更是难以估量,势必能强势拉动疫后经济复苏。

搁置分歧成域内主流

可以乐观地估计,在RCEP的加持下,各国会更加专注地推进疫后复苏。事实上,在经历了过去的政治摩擦高发期后,多国已清楚了彼此的底线,并逐渐默契地达成了经济利益为先的共识。

例如日本前首相安倍在执政后半段放弃了通过“价值观”外交对峙中国,继任者菅义伟料将保留这一路线;曾因南海问题与中国交恶的菲律宾,在总统杜特尔特2017年上任后也调整了对华政策,南海问题逐渐退出国际焦点;日韩去年因慰安妇基金会以及二战劳工等遗留问题爆发的贸易战,在菅义伟上台后也出现转机,韩国总统文在寅上月向日方捎去了希望关系转圜的口信,相信不久后双方会逐渐和解。

就算是现在似乎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的中澳纠纷,不久后也应会偃旗息鼓。由于这是中澳自中国外交风格转型以来首次正面交锋,我们可以将这看做两国对彼此外交手段和底线的一种试探。澳大利亚已经在交手中体会到,中国不会坐视澳大利亚跟随美国鹰派对华发难,也不会吝于使用经济手段报复。

而对于对华出口占国民生产总值(GDP)约一成的澳大利亚来说,中国的反击是疫中难以承受之痛。中国海关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中国对澳大利亚进口同比下降4.9%。同时鉴于近来澳大利亚输华的主力商品铁矿石和煤矿价格疯涨,压低中国下游厂商利益且造成输入性通胀压力,中国遂开始寻求供应商的多样化,同时对澳大利亚出口商释放警告信号,因此两国经济关系短期可能会更加颠簸。

满载澳大利亚煤炭的货船停在中国港口。(新华社)

终了,正如曾与中国起过严重冲突的日本、菲律宾等国一样,中澳贸易乃至中澳关系已经取替美澳关系成为澳大利亚的核心战略利益,且只会进一步加重,而任何国家的政治外交策略都需要以保护其核心战略利益为出发点。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近期也释放出与中国重归于好的信号,例如赞美中国的脱贫成就,表明“我们支持中国大力发展经济,而不是像有的国家那样,试图遏制其发展”,以及“希望明年能与中国领导人会谈”等等。来年趁着RCEP的东风,以及疫后重新开放旅游的需求,中澳关系回暖只是时间问题,且应会在近月内发生。

未来政经合作纷至沓来

有鉴于西太平洋地区良好的前景,域外国家尤其是欧美也自然将加大对该地区的投入。美国自是不用说,西太平洋地区在可见的未来也需要美国的积极参与,日韩依赖其防卫保障,澳纽也是其传统盟友,菲律宾等多国也都与美国配合良多,更别提还有一再试图加大美国在西太平洋角色的台湾。

从美国角度出发而言,从奥巴马时代的“亚太再平衡”和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一路走来,以印太为重点的外交战略已经越发清晰,动作也越来越多,包括恢复美日澳印“四方会谈”(QUAD)等机制、在中印边界冲突后与印度签署军事协议共享卫星数据、在中澳争端时为澳大利亚说话以及不断加强对台湾地区的军售等等。美国在未来无疑还会继续深入参与印太政治,试图加大自身在这块核心区域的影响力。

美日澳印11月在印度洋展开军演,明年将有更多国家的军舰进入 西太平洋。(美联社)

而不仅美国,其他大国也对这片区域越发重视,法、德、英等国一再向国内及国际强调西太平洋地区的重要性,一再加大与域内各国的合作往来。英国更是多次提出将七国集团(G7)扩充为“民主十国”(D10)的概念,囊括印度、澳大利亚、韩国入内,这既是为了应对中国这个“异类”的崛起,也更体现了世界重心已然东移。

传统西方大国对中国的爱恨交加和束手无策,对亚洲其他国家的亲善合作,对印太地区的关注,都证明这是一片潜力无限、战略意义重要的区域。而相较于域外国家的焦虑,域内国家显然正秉持搁置分歧寻求合作的共识,在经济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出政治、文化合作,愈发彰显西太平洋地区正式成为世界政经中心的事实。未来,中日、中韩、澳纽将逐渐开放旅游气泡,中日韩三国或在RCEP基础上推进自贸区谈判,日韩及中澳纠纷待解有望,澜湄合作将更加紧密,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在2020全球按下“暂停键”之后,亚洲世纪已经在西太平洋地区领先于世界复苏的现况下,正式开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