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 | 对互联网巨头经济上反垄断远远不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苹果目前面临欧盟方面的反垄断调查。(路透社)

互联网巨头们正走在风口浪尖上。欧盟12月15日宣布两部法律草案,分别为《数字市场法案》《数字服务法案》。其中《数字服务法案》主要针对拥有超过4,500万用户的大型在线平台立规矩。

两部新规实施后,谷歌、苹果、脸书和亚马逊等美国科技巨头,可能不得不改变其在欧洲的营商模式,否则将面临营业额6%到10%的高额罚款。这并不是欧盟第一次对互联网巨头动手。英国、法国和意大利等国的数字税已落地。

尽管美国反对欧盟征收数字税,但是美国国内对互联网巨头并未手软。美国司法部从2019年7月开始对美国大型互联网企业展开反垄断调查。2020年10月6日美国众议院公布的报告认为谷歌、苹果、脸书和亚马逊无一例外都充当了当今数字市场的守门人,制定并支配商业、搜索、广告、社交网络和出版的价格和规则。这份报告是2019年6月,美国国会对大型科技巨头垄断行为启动调查的结果,系50多年来首次,意义非凡。

美国司法部10月20日以违反《反托拉斯法》(反垄断法)为由,对美国谷歌提起诉讼。12月10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来自48个州和地区的总检察长联盟分别对脸书提起了两起反垄断诉讼。

在中国,12月11日召开的中共四季度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11月10日,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近日在“十四五”规划辅导读本发表题为《完善现代金融监管体系》的文章,提出“对金融科技巨头,在把握包容审慎原则的基础上,采取特殊的创新监管办法,在促发展中防风险、防垄断”。相关政策密集出台,主要官员频频发声,目标指向互联网巨头、金融科技巨头,任务亦非常明确: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可以看到,无论是中国还是美欧,都开展了针对互联网巨头们的反垄断。美欧针对的巨头是谷歌、苹果、脸书和亚马逊。中国政府虽然没有点名互联网巨头是谁,但是阿里、腾讯是公认的目标对象。

美国国会疫情期间举行反垄断远程听证会:

新兴产业的规则构建

中美欧公开反垄断原因如出一辙,即互联网巨头们垄断经营。美国经济学家埃尔文·费雪(Irving Fisher)曾经说过一句名言:“垄断就是竞争的缺失。”经济学家们早已经充分论证过垄断是缺乏效率的,垄断并非资源配置的帕累托最优状态。从19世纪末期世界经济发展进入垄断资本主义时期,反垄断就成为了各国规制的对象,各国均采取严厉的立法来进行反垄断的法律规制。

伴随着互联网兴起,互联网巨头依托技术优势赢家通吃,攫取了行业发展的大部分红利,并利用先发优势垄断经营、打击弱小。对巨头们反垄断是应有之义。这一点无可厚非。

这是在全新领域的规则之争。资本以逐利为目的,巨头们通过率先的技术突破迅速获得了庞大的经济效益,同时也在规则空白的时候构建了一套以维护自身优势为目的的行业潜规则。如何构建一个照顾各方利益、公平合理的新兴产业生态是有为政府的题中之义。扭转不良规则,填补空白规则势在必行。

社会生态的新挑战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现如今的垄断已经不仅仅是经济问题。“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这种改变不会是简单的产业调整。互联网的发展、技术的进步对社会秩序乃至国家传统治理秩序都提出挑战。

美国VOX新闻网站2020年11月16日刊发报道《奥巴马:互联网是“美国民主的最大威胁”》,面对《大西洋月刊》编辑戈德伯格(Jeffrey Goldberg)的提问,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指出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已经成了“美国民主的最大威胁”。“如果我们失去了分辨信息真假的能力,那么根据经济学的定义,市场就失灵了;根据政治学的定义,民主也失灵了。从认识论的角度来说,我们正在陷入一场危机。”

美国《外交》双月刊2021年1、2月号刊登了美国政治学家福山(Francis Fukuyama)、美国杜克大学法学教授里奇曼(Barak Richman)等学者合作撰写的文章《如何从大型科技公司手中拯救民主?》。文章称“在美国经济发生的诸多变革中,最突出的莫过于巨型互联网平台的发展。亚马逊、苹果、脸书、谷歌和推特,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就已经相当强大了。而在疫情期间,由于很多日常生活都在网上进行,它们甚至变得更加强大了。尽管它们的技术十分便捷,但对于这种主导性企业的出现,我们应该感到警惕──不仅因为它们掌握着如此强大的经济力量,还因为它们对政治传播拥有如此强大的控制力。这些庞然大物现在支配了信息的传播和对政治动员的协调。这对运作良好的民主制度构成了独一无二的威胁。”

11月10日,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站)

中国要做的还有很多

从奥巴马到福山、里奇曼,这些言论代表美国一部分人已经认识到互联网巨头对于政治、社会的影响。互联网企业需要找到在这个社会的合适定位,政府需要在新的社会秩序、国家治理秩序的塑造上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大变革的时代无论哪一方都要做出改变和调整。

从中美欧近乎同步的行动看,当今世界互联网经济的高地并非仅限于欧美发达国家,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已经站在了第四次科技革命的最前端。2018年,谷歌前CEO施密特(Eric Schmidt)曾预言:“未来十年内,世界上将产生两套截然不同的互联网:一个由美国领导,另一个由中国领导。”如今的情况似乎在朝着这种方向发展。

时代的发展提出了新的待解之谜。在这一问题上,中国和美欧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无论资本主义国家还是社会主义国家都没有可以输出的现成经验。机会是均等的,竞争是激烈的,中国需要花更大的精力去探索新的治理“无人区”。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