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命特别检察官抑或实行戒严 特朗普还剩多少机会翻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尽管美国各州的选举人团已在12月14日投票,确定候任总统拜登(Joe Biden)获得306张选举人团票,胜出大选,但现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仍没有认输。在法律途径近乎穷尽、距离明年(2021年)1月6日清点选举人团票的国会联席会议仅余半月的情况下,他剩下的选项也越发极端,究竟他是否会动用这些核选项?是否仍有一丝推翻选举结果的可能?

在未能通过法律战阻碍摇摆州认证选举结果后,外界一度认为特朗普会就此放弃,但诸多信号表明并非如此。在选举人团投票日,拜登拿下的六个关键州(亚利桑那、内华达、威斯康星、宾夕法尼亚、佐治亚和密歇根)中,尽管当局根据选举结果选择了民主党的选举人团,但共和党的选举人仍自顾自地聚集起来,将票投给了特朗普。这可能会被共和党议员用于在明年1月6日的国会联席会议上阻碍唱票程序。

此后,在12月17日,被特朗普近来特赦的前国安顾问、退役陆军中将弗林(Michael Flynn)上电视,声称特朗普可以动用军事力量,下令关键州份戒严,扣押每一台投票机,重新进行选举。弗林还表示,“这(实施戒严)并不是没有先例的,美国此前一共实施了64次。”

同一天,代理国防部长米勒(Christopher Miller)宣布暂停与拜登政府的交接工作,直到来年才开启。米勒声称这是与拜登团队协商好的圣诞假期安排,但拜登过渡团队发言人否认称根本不存在这样的共同安排,又指责国防部此前就对交接工作相当抗拒。这无疑是特朗普政府阻止交接的又一努力。

次日(12月18日),白宫开会讨论推翻选举结果的剩余选项。会上弗林再次提出戒严的想法,但被白宫幕僚长梅多斯(Mark Meadows)等激烈反对,特朗普希望任命鲍威尔(Sidney Powell)为特别检察官调查选举舞弊以及拜登儿子亨特(Hunter Biden),这一想法也遭梅多斯等的极力劝阻。美国有线新闻网(CNN)形容,这场会议成了一场吼叫比赛,鲍威尔和弗林激烈指责其他人已经放弃了特朗普。

鲍威尔重获信任

弗林的戒严呼吁已不新鲜,但鲍威尔的回巢却让人有些意外。她此前为陷入“通俄门”案的弗林担任辩护律师,并因此打入了特朗普的圈子。在旨在推翻大选结果的法律战中,她也冲在前线,且提出了著名的投票系统舞弊论——即美国大选中28州使用的Dominion投票系统,与另一投票系统Smartmatic设计相同,而后者曾帮助委内瑞拉已过世的前左翼领导人查韦斯(Hugo Chavez)“赢得”投票。而Dominion也受到委内瑞拉、古巴等共产主义国家,以及克林顿基金会等左翼势力的控制,修改了数百万投给特朗普的选票。

鲍威尔(右)与特朗普私人律师朱利亚尼11月19日一起出席记者会,指责选举舞弊。(美联社)

这样的阴谋论就连特朗普团队也感到难以下咽,随着鲍威尔的指控越发离谱(例如她指责佐治亚州的共和党州长收取了Dominion公司贿赂,参与选票造假),特朗普团队终于看不下去,在11月22日发表声明与鲍威尔划清关系,强调对方不属于总统法律团队,据悉特朗普认为鲍威尔会拉低诉讼战的可信度。尽管在割席的前几日,鲍威尔还与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亚尼(Rudy Giuliani)一起出席了记者会。

特朗普彼时可能还认为通过海量诉讼延迟各州认证选举结果有望,但现在木已成舟,手中选项也越来越少,他又重新将鲍威尔纳入麾下。有知情人士说,尽管法律团队与鲍威尔保持距离,但特朗普一直在敦促其他人像她一样战斗,要求更多人在电视上发表她的论点。

可以想象,在共和党参议院大佬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等人承认拜登胜选之后,特朗普心里可能充满了被抛弃之感,转而重新信任曾经被边缘化的极端分子鲍威尔等人。她在会议上指责其他白宫官员抛弃特朗普的言论可能深得他心,这也让他可能诉诸其所建议的更极端的方式。

或续打口水战

那特朗普究竟可能采取何种方式呢?首先,戒严是可行性最低的。美国陆军部长麦卡锡(Ryan McCarthy)和陆军参谋长麦康维尔(James McConville)在12月18日发表联合声明,强调美国军方不会在决定选举结果中扮演任何角色。虽然《1807年叛乱法》规定总统除军队外,也可调动国民警卫队平息“任何州的暴动、国内暴力、非法聚集或串谋”,但这一在弗洛伊德事件引发大型示威后都未援引的法律,特朗普在风平浪静、家家户户度圣诞假期之时使用的可能性也较低。

特朗普许多支持者都对选举舞弊的指控深信不疑。(Getty)

相比之下,特朗普调查投票系统、进一步炒作选举舞弊论的可能性相对高一些。事实上,特朗普的幕僚也建议他要求司法部任命一位特别检察官,专门调查选举舞弊和拜登之子亨特,只是这些幕僚极力反对鲍威尔这一极具争议性的人选,否则待拜登新司法部长上任之后,就可以“存在不当行为”或“利益冲突”将其撤职。12月18日的白宫会议上也提出了另一方案,即特朗普发出行政命令,要求政府对Dominion投票系统进行检查,不过该行政令可能迅速被法院阻碍。

而更大的可能,则是特朗普继续打口水战,传播选举舞弊的指控,例如他12月19日在迟来地点评俄罗斯黑客入侵美国联邦政府部门时,缺乏依据地指责“幕后黑手可能是中国”以及“黑客可能入侵了大选投票系统”。他在未来的在野生涯中想必会继续重复这些指控,在铁粉心中强化“拜登政府缺乏正当性”的理念,为自己或家人的未来竞选蓄积政治能量。

同时,特朗普也可能会继续阻碍交接工作。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政府曾抱怨道,就是因为2000年的大选点票风波,导致其团队12月底才开始准备过渡,情报部门交接混乱,间接导致未能阻止9.11惨案。先不说这一归因是否有道理,但妨碍交接工作无疑会影响拜登政府的初期效率,甚至有可能影响其百日目标的达成与否,特朗普想必会在这方面给拜登“挖坑”。

至于明年1月6日国会联席会议,虽然参众两院有共和党人可能会以“两套选举人团票”阻扰点票议事,但由于每项议事讨论限时2小时,且众议院被民主党掌握、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也承认拜登为候任总统,这一点票程序即使遭到拖延,也难以产生实质影响。

总体而言,从关键州份的共和党议会或州长坚持认证拜登胜选即可看出,美国的民主制度还是颇具韧性,即使特朗普想法设法钻制度的空子也未能成功,未来推翻选举结果的可能性也极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