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华比美国更积极 印太野心反让澳大利亚陷入尴尬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澳一直在经贸领域保持着友好的关系,但当两国关系恶化时,最先受影响的也是双边贸易。(VCG)

近期的中澳关系被形容为“几十年来的最低点”,从中国方面看来,澳大利亚对美国的忠诚度越来越高,反华标签也越来越明显,从澳方看,中国带有进攻性外交言辞和关税大棒让澳大利亚陷入困境。2017年以来,中澳关系开始出现摩擦,直到2020,似乎更是进入了一个爆发的年头。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教授陈弘在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指出,面对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美国,澳大利亚更想建立自己的战略确定性,它的目光转向了美日印澳四边机制。此为系列采访第二篇(共三篇)。

系列采访第一篇:澳政府内阁换血无关中国 中澳究竟谁最需摆脱幼稚病

系列采访第三篇:“五眼联盟”对中国分进合击 澳大利亚之后谁是下一个

多维:拜登(Joe Biden)上任美国总统后,把中国当作主要对手的战略安排不会改变,同时一定会重新恢复与盟友的关系,甚至在国际上组建“反中联盟”。这对于急于证明自身战略价值的澳大利亚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诱惑。但同时也会有观点认为,面对一个实力相对下降的美国和一个崛起中的中国,澳大利亚可能更需要找到自身在国际舞台上的合适位置。

陈弘:对,成熟的政治家应该在错综复杂的国际关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同时能够灵活采用外交手段处理分歧。澳大利亚却选择了一种冒进式的做法,实际上对自身相当不利。

到目前为止,拜登政府的中国政策还有很多不确定性,但可以明确一点,拜登不会像特朗普那样采取非常冒进的战略对策。从这个角度看,澳大利亚过早把自己绑上反华的战车,最后可能会令自身陷入尴尬境地。

拜登可能会在上台之后采取相对“委婉”的对华战略,美国打压中国的战略基调不会改变,但在具体做法上会有所不同,拜登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冒进。对澳大利亚而言,急忙把自己放到和中国对立的位置,有时候甚至比美国跳得更高,并不是聪明的做法。

多维:你之前提到澳大利亚是一个真正的“印太国家”,西面南面是印度洋,东方北方是太平洋,澳大利亚积极参与美国主导的“印太战略”,以及本身与美国的盟友关系,都决定了澳大利亚对外政策的基本面。11月莫里森访问日本,双方签订《互惠准入协议》,未来澳大利亚甚至可以在日本驻军,被很多舆论看作针对中国。你怎么看澳大利亚在亚太地区安全方面的角色?

陈弘:美国一方面推出印太战略,一方面不断退群,削弱与盟友的关系。面对这样的不确定性局面,澳大利想尽可能强行建立自己的一种确定性,所以它会主动走近印度和日本。

美日印澳四边对话是印太战略的轴心,美国肯定是当中最为中心的位置,所以澳大利亚还是希望能够在美日印澳四边关系中建立一种可以发挥自己最大作用的关系。

其实2019年12月底,莫里森就很想访问印度,只是由于澳大利亚当时发生规模巨大的丛林山火,最终没能成行,但莫里森还是和印度举行了线上会谈。然后就是日本,莫里森近期不惜冒着“生命危险”赴日本参加一个对话(大家都知道现在日本新冠疫情很严重),行程只有1天,而来回要隔离14天。他之所以不计成本的这样做,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在(美日印澳)这个网络中,增加澳大利亚的主动性,不想完全成为美国的附庸。过去澳大利亚一直被认为是美国的“小弟”和“跟班”,澳大利亚想摆脱这种观感。

其实,我认为澳大利亚一直在发挥主动性,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在一系列事件中,澳大利亚不只是听命于美国,更是主动出击。比如在禁用华为、就新冠病毒来源进行独立调查等问题上,澳大利亚都走在美国的前面。澳大利亚为什么这么做?就是希望能够在美国主导的反华战略中,扮演更主动的角色。

2020年11月,澳大利亚积极参与了美日印三国都有参加的“马拉巴尔”海上联合军演,实际上在此之前澳大利亚只参与过一次马拉巴尔军演,经过多年来澳大利亚不断的表态希望加入,今年终于再次加入,其实澳大利亚就是要把美日印澳四边对话上升到军事层面。相比美日印,澳大利亚展示出的火药味更浓。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