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眼联盟”对中国分进合击 澳大利亚之后谁是下一个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8月18日,中国商务部宣布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葡萄酒进行反倾销调查。 (Reuters)

近期的中澳关系被形容为“几十年来的最低点”,但双方之间持续的纷争似乎显示这种下滑的趋势恐怕还没有到底。即便对中国发动了一系列“猛攻”,澳大利亚也无法忽视的一点是,在贸易上对中国市场的依赖。这或许可以解释,当中国开始对澳洲商品课重税时,澳大利亚方面转而寻求磋商的举动。在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教授陈弘看来,对于澳大利亚而言,如何在纷繁复杂的国际关系中找准自身定位,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面对“五眼联盟”对中国分进合击的态势,北京方面需要从全球视角进行评估。此为系列采访第三篇(共三篇)。

系列采访第一篇:澳政府内阁换血无关中国 中澳究竟谁最需摆脱幼稚病

系列采访第二篇:反华比美国更积极 印太野心反让澳大利亚陷入尴尬

多维:很多评论认为,澳大利亚在经济上高度依赖中国市场,中国一直是澳大利亚铁矿出口的主要目的地,此外,澳大利亚还向中国出口大量的消费品,如牛肉、大麦、红酒、水产等等。近期中国将经贸问题在某种程度上作为对澳大利亚挑衅的“回应”,让澳大利亚商界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并非虚言。你如何看待中国方面的做法?

陈弘:尽管很多人不认同,但我还是认为中国并不是以经济手段作为杠杆,抱着政治目的向澳大利亚施压。中国对澳大利亚大麦、红酒等商品反倾销调查,都是按中国的法律法规和WTO的程序有理有据的进行;中国停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等能源产品,则是与中国国内能源布局转型等经济因素直接相关。

但是澳方有一种受迫害的心态,说中国做出的反应都是针对它,其实没有到这个地步,澳大利亚对中国也没有重要到这个地步。如果是其他国家的贸易有问题,中国也会做出同样的反应,毕竟人民的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

过去一直认为中澳关系政冷经热,现在正走向政冷经冷,是什么原因?其实也是澳大利亚引起的,从2019年开始,澳大利亚不顾一切对中国释放敌意,极大地影响了中国企业对澳大利亚营商环境的信心,影响了中国消费者对澳大利亚的观感。这就好比你家门前有几家商店,其中一家的店主见了你就骂,背地里还对你恶语中伤,你还会去这家店购物吗?这是人之常情,如果一个人、一个国家对你抱有敌意,你还会以热情回应吗?

中国没有对澳大利亚做任何制裁,也没有对澳大利亚采取所谓贸易战的做法,但是作为中国的消费者或者投资者,肯定会对澳大利亚的好感度大大下降。更不用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投资,也采取了一种近乎荒诞的歧视性政策。

前段时间,中国乳制品企业蒙牛想要收购澳大利亚一个乳制品公司,该公司实际上早就被日本企业兼并了,但澳大利亚方面仍然以国家安全为理由迟迟不批,这其实就是一种歧视性做法。

澳大利亚首先就没有顾及自由贸易原则,现在反而倒打一耙,说中国违背WTO协议,所以中国这次非常坦然,澳大利亚要上诉,中国可以奉陪到底。中国会尊重WTO最终的结论,事实上澳大利亚大概率会在仲裁中败诉。

多维:你曾解释说,澳大利亚对自己“太平洋地区Deputy Sheriff”的定位,不应该翻译成“副警长”,而是理解为“代理警长”更加准确,更符合澳大利亚紧跟美国步伐,甚至很多时候比美国还要“先行一步”的特点。那么,中国在处理中澳双边关系时应该做出怎样有针对性的应对?

陈弘:首先,因为中国和澳大利亚是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种关系对双方都有利,所以中国非常珍视这样一种关系,因此我们还是呼吁,澳大利亚当局能够恢复理性,以更成熟和理性的方式尽快改善中澳关系。

第二,任何作为都是有后果的,澳大利亚过去做的事情,肯定会有相应的代价,这个代价就是中国非常不满,而这个不满会表现在各方面。

澳大利亚现在释放出想要和中国对话的信号,但在目前这个局面下。如何开展对话?澳大利亚要先做一个友好的展示,紧张关系才能缓和,一而再再而三的释放敌意,这算什么营造对话环境?

作为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大国,中国是澳大利亚煤炭最大的进口国,远远超过排名第二的国家,而澳大利亚煤炭出口占出口总额的15%。据悉,中国已与印度尼西亚签订了一项为期三年的煤炭供应协议,将从印尼进口价值约15亿美元的煤炭。图为载着澳大利亚煤炭的货船在中国卸货。(新华社)

现在并不是中国有求于澳大利亚,非要和它对话不可,实际上,从各方面来看,澳大利亚能够给中国提供的东西(比如铁矿石等贸易产品),可替代性很高。我还是认为,澳大利亚必须以一种更加成熟的姿态面对中国,当然,中国方面不应该小看它,但是这段时间以来,澳大利亚的整个行为举措,非常确实非常不成熟,表现得不像一个负责任的国家。

多维:有学者认为,“五眼联盟”似乎正在形成对中国的“分进合击”之势,比如2019年是加拿大跳出来对中国发难(孟晚舟案),2020年是澳大利亚对中国“搞事情”,2021年可能会轮到英国(尽管这纯粹是猜测,不过英国约翰逊(Boris Johnson)政府近期似乎表现出某种迹象)。在这种背景下,你认为北京应该如何应对?

陈弘:“五眼联盟”针对中国的做法,正暴露出美国等国家面对崛起中的中国无计可施的情况。美国原本是联合国的发起国之一,但现在整个国际秩序已经被它(美国)搞乱了,已经无法通过多边主义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愿,便只能够用小团体抱团的方式(除美国外,就是英国和英国的前殖民地国家)来针对中国。

当然,美日印澳四边对话、“五眼联盟”也可以看成是一种多边主义,只不过美国用这种所谓的“多边主义”在满足自己的利益诉求,而在真正意义上的多边主义框架下,比如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WTO)、世界卫生组织(WHO)等,美国已经无法树立话语霸权,因为在全球化时代“世界是平的”,任何国家,无论大小、贫富,都有发言权,美国对此已经无计可施,所以特朗普政府才会接连“退群”。

“五眼联盟”、美日印澳四边对话这样的做法,一方面暴露出这些国家的无计可施,另一方面也要看到这种抱团基于所谓的共同价值、共同语言、共同文化、共同传统,其本身具有攻击性。

中国对此应该有充分的警惕,一方面必须要从全球范围的视角对这种抱团行为进行评估,另一方面也不能够轻视它可能造成的危害性。但从根本上来说,中国还是要保持自身的战略定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