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助法案|9000亿 为何在美国骂声一片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2月21日深夜,在两党领袖达成共识后不到24小时,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迅速投票,通过了9,000亿美元疫情援助方案,用来提振美国经济和医疗体系。据说,议员们投票前都没有时间阅读5,500多页的法案文本,只是赶时间通过新的拨款方案。

2020年3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总统在白宫签署首个新冠病毒经济刺激方案。(AP)

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二大经济刺激计划,仅次于2020年3月份通过的2.3万亿美元救助法案。据了解,美国国会将把该救助方案打包在1.4万亿美元支出法案当中。该法案将在2021年9月底之前为各项政府计划提供资金。

按照该疫情救助方案,美国联邦政府将直接为许多美国人提供600美元的支票、每周300美元的额外联邦失业救济、以及对学校和小型企业提供额外援助。

但是,因为党争和无休止的内耗,这一拨款方案来的太迟了。从美国目前的经济困境和疫情形势来看,这9,000亿美元的援助方案至多是一个“救灾”方案,对“刺激”经济的效用非常小。目前美国每天有超过21.4万人感染新冠病毒,已有超过31.7万美国人死亡,数百万人失业。

乐观派看来,有协议总比没有协议好,拜登(Joe Biden)新政府上台后可以继续通过更多救助计划;悲观派则认为,从共和党人数月来的消极和对抗态度来看,明年拜登政府要想力推大规模疫情救助或经济救市计划,绝非易事。

民主党最初的方案是3.4万亿美元的援助计划,其中包括支援各州及地方政府1万亿美元援助资金。但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Mitchell McConnell)坚持上半年通过的2.8万亿美元方案,额外最多支持5,000亿美元的救助方案。后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在和白宫及共和党人的斡旋中,将3.4万亿下调至2.2万亿,共和党政府也支持上调至1.5万亿以上的水平。但在大选前,双方始终未能达成协议。众议院在大选前通过的2.2万亿的救助方案,最终也折戟参议院。

这一僵局始终未打破的主要原因还是特朗普共和党政府的选举利益。

大选投票日前,共和党反对、消极应对民主党方面的救助计划,目的就是为了支撑共和党选情。在这一阶段,双方都不让步。任何一方的让步都有可能被对方包装为“己方的胜利”,从而帮助提振己方选情。

2020年7月27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在国会出席公开活动时交谈。佩洛西一直支持加大疫情救助力度。(AP)

选后,面对民主党赢得白宫的现实,麦康奈尔等人又考虑佐治亚州选情,并通过拖延承认拜登当选,抗拒民主党方面的施压。

麦康奈尔的计策就是保持右翼和保守选民的亢奋,帮助他们在1月份的补选中保住佐治亚州两个联邦参议员席位,从而进一步保持共和党在参议院的领导权,也就是麦康奈尔多数党领袖的地位。但选举人团认定拜登胜选后,麦康奈尔又改变政治姿态,做出了适当的妥协。

而无论是在选前,还是选后,特朗普为了个人利益,丝毫没有劝说或施压过国会共和党人。相反,他反而要求国会共和党人帮助推翻大选结果。

可以说,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失败,国会共和党人配合疫情防控也很失败。作为世界上最大民主国家,美国拥有庞大的财富和丰富的资源,却迟迟无法出台有效的公共卫生政策,也无法及时有效地照顾好百万民众的生计诉求,如此何谈重新领导世界?

这种内耗自奥巴马时代极化斗争恶化以来,就一直存在。和以往联邦预算及救助方案的谈判一样,凡是涉及到拨款和花钱的问题,驴象两党总要为此展开斗争,然后选择在截止日期之前数小时达成协议。

这种政治游戏归根揭底还是钱的问题。共和党代表富人利益,财政上比较保守,支持规模较小的救助方案或刺激计划。他们唯独在为富人减税时表现得最为积极。民主党则支持更大规模的联邦救助方案,尤其加大对各州和地方政府的援助,着重考虑工薪阶层日常所需。

在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疫苗尚未有效普及的前提下,接下来的民主党政府还会力推新的救助方案。这就要看共和党温和派或中间派力量如何和拜登新政府合作。

这种驴象恶斗数十年,始终是一个恶性循环,根本原因是缺乏政治体制上的革新,尤其是问责机制不是很完善,导致执政者、立法者相互推诿和扯皮。虽然选民通过选举迎来了改变,但在无休止的党争中,他们始终是政客权力游戏的牺牲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