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撒哈拉:被世界遗忘的另一个“约旦河西岸”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2月10日,摩洛哥成为本年下半年来第四个承认以色列国家地位的阿拉伯国家。同日,苦心经营Twitter近12年的美国总统特朗普首次在其推文上提及“西撒哈拉”(Western Sahara)一词,表示承认摩洛哥(Morocco)对该地的主权声称。12月21日,联合国安理会为美国此番单方面正式否定该地撒拉威人(Sahrawi)民族自决权的行径召开闭门会议,却未见提出任何实质回应。

特朗普此举,明显是以主权承认换取近年有意开发西撒哈拉这个主权受争议地区的摩洛哥与以色列建交,与此前美国以准备将苏丹从恐怖主义资助国名单中除名(此举已于12月14日落实)一事“刚好”遇上苏丹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一般。

在Twitter之上,特朗普称摩洛哥早在1777年承认美国,因此美国承认其对西撒哈拉的主权颇为合适。问题在于:这两次相隔近250年的主权承认,都没有理会到当地原居民的意愿。

更吊诡的是,摩洛哥对于西撒哈拉的主权宣示、对撤拉威人的待遇,也正与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的非法占领,以及对巴勒斯坦人的压制几近同出一辙。两国相交,以此角度而言,也许是“相逢恨晚”。

西班牙殖民时代留下的战火

西撒哈拉北临摩洛哥,南部与东部与毛里塔尼亚(Mauritania)接壤,东北边境则牵上阿尔及利亚(Algeria)。摩洛哥目前实际控制该地沿海绝大部份的土地,当中有一道称为“Berm”、由南至北长约2,700公里的土墙分隔,土墙以东则为谋求全区独立的撤拉威人波利萨里奥阵线(Polisario Front)管控。

1975年,在摩洛哥驱动近35万人越境进入西撒哈拉抗议西班牙殖民政府后,西班牙与摩洛哥及毛里塔尼亚达成协议,让后两国在西班牙撤出后瓜分西撒哈拉土地,导致近半当地撒拉威人口逃往阿尔及利亚境内成为难民,并引起波利萨里奥阵线发动争取独立的武装抗争。

其后,因波利萨里奥阵线对其首都及经济目标的炮火攻击,毛里塔尼亚于1979年放弃其主权申张,使西撒哈拉成为波利萨里奥与摩洛哥的战场。后者则逐渐筑起今天尚存的Berm土墙将波利萨里奥的游击队控制于墙外。此后,双方冲突不断,被迫逃向支持波利萨里奥阵线的邻国阿尔及利亚的撒拉威难民长期有家难归——根据亲撒拉威人组织“西撒哈拉资源监察”(Western Sahara Resource Watch)的数字,至今仍有近20万撒拉威人居住在阿尔及利亚边境区域中的难民营中。

西撒哈拉

独立公投成空中楼阁

到了1991年,波利萨里奥阵线与摩洛哥终于在联合国的调和下达成停火协议,其提出的条件是,撒拉威人将举行民族自决公投决定其政治前途。

然而,至今公投在摩洛哥的争议之下至今仍然未有成形:公投选项应否包括“全面独立”、1975年后搬进西撒哈拉地区的摩洛哥人有否权利参与公投等问题成为了永恒的未解争议。然而,在和平的喘息之中,摩洛哥却透过税务减免、高额薪酬等手段吸引摩洛哥人搬进西撒哈拉生活和定居,极有以色列西岸犹太定居点的影子。

2010年10月,当地曾发生针对撒拉威人人权问题长达一个月的示威。示威最终被摩洛哥当局疑似以武力清扫解除,不过此事却被当代语言学之父、美国哲学家乔姆斯基(Noam Chomsky)认为是“阿拉伯之春”真正的开始。

称为“Berm”的土墙。(UN Photo by Evan Schneider)

资源与地利有待开发

近年,摩洛哥政府对于开发西撒哈拉天然资源和地理优势图利渐趋热炽,也就引起了撤拉威人更进一步的不满。本年10月,有撤拉威示威者占据了Berm土墙临海的联合国巡逻缓冲区的一段主要通道,引来摩洛哥军队越境清扫。波利萨里奥阵线指责摩洛哥方面非法越境对平民开枪,于11月以其撒拉威阿拉伯民主共和国(SADR)的名义向摩洛哥宣战,随后双方有过零星交火。特朗普翌月的主权承认定将加剧双边冲突。

西撒哈拉天然资源丰富,有用作生产合成肥料的磷酸盐,由摩洛哥国营企业控制,其2019年出口总值近亿美元。更重要的是,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研究,西撒哈拉地区拥有技术上可以开发的页岩油气储藏。如今“石油高峰”的言论正盛,各界估计未来新能源转向有可能减弱全球对石化燃料的需求,对摩洛哥当局而言,此中也许“有此时不开发更待何时”的考虑,使之更加活跃去压止撒拉威的民族自决主张。

另外,外界也相信西撒哈拉的外海亦有重大石油和天然气蕴藏。本年1月,摩洛哥就通过立法,扩大其领海,并在西撒哈拉外海建立划立其专属经济区。同时,摩洛哥也计划在西撒哈拉海岸城市达克拉(Dakhla)兴建港口,而其国王穆罕默德六世(Mohammed VI)亦曾表示要将摩洛哥境内的铁路建设计划延伸至该地。此举除可作能源运输之用外,还可透过达克拉的物流地理位置加强摩洛哥与西非国家之间的贸易关系——摩洛哥现正寻求加入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OWAS)。

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GettyImages)

如果这个靠近欧洲地带的石油和天然气能得到开发,将能让欧洲国家能进一步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有其吸引力所在,而摩洛哥也可借此增强其地缘政治地位。一些海湾地区的仰赖能源出口维生的阿拉伯国家似乎也看准了这一个潜在机遇,例如阿联酋和巴林本年11月就先后在西撒哈拉地区开设领事馆。

国际社会的“离弃”

对比起特朗普政府公开承认摩洛哥对西撒哈拉的主权声称,欧洲却在行动上默然承认摩洛哥的主权。例如欧盟在2019年就与摩洛哥达成为期四年的捕鱼协议,同意向摩洛哥支付约两亿欧元,换取欧盟国家渔船在摩洛哥水域捕鱼的权利;此协议条款明文包括西撒哈拉的水域,违反了欧洲法院对当地主权标准的判决,变相承认了摩洛哥的主权。

而且,早在2016年的奥巴马时代,在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不管政治正确、直指摩洛哥“占领”西撒哈拉之际,美国已表明支持摩洛哥对撤拉威人的“自治”计划(相较于独立建国而言)。如果说本年特朗普宣布的中东和平方案主张以色列瓜分西岸土地是对巴勒斯坦人的离弃,国际社会似乎早已默默离弃了撒拉威人。

相较于位处国际重要政治事件频生的中东地区的以巴冲突,与巴勒斯坦的人与几乎是镜中像的西撒哈拉与撒拉威人却长期处于国际政治新闻舞台的阴暗角落,极少得人关注。透过手机虚拟键盘无所不谈的特朗普,12月10日手指一划,让西撒哈拉议题一度落入镁光灯之下,不过这只是昙花一现、转瞬已逝。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