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迎来大结局 规避最坏结局但教训深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过去4年以来,在欧洲怀疑论情绪、英国人精致利己主义的影响下和政治人物不负责任诉诸公投、操弄民粹的作用下,整个国家持续陷入内耗和撕裂之中,英国民主的信誉备受冲击。既然现在英国和欧盟已经达成协议,避免了最坏的硬脱欧结局,那么更应该吸取整个脱欧过程的教训,警惕民粹主义的危害,回归理性,务实从政,尤其是应该集中精力应对已成当前英国最大挑战的新冠肺炎疫情,别再折腾、内耗。

2020年12月24日平安夜,英国首相约翰逊在首相官邸庆祝与欧盟达成自由贸易协议。(Instagram @borisjohnsonuk)

当地时间12月24日晚,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唐宁街10号宣布已经与欧盟达成脱欧协议,标志着困扰了双方四年的闹剧在平安夜迎来了大结局,英国将以完全独立自主的身份开启与欧盟全新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在这之前,很多悲观论者认为在新冠疫情(covid-19)席卷全球之际,按照原计划脱欧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建议约翰逊政府采用继续拖延的方法,延长过渡期。但是约翰逊拒绝任何无意义的延长,因为他迫切地想给民众和英国经济提供一个稳定、可确定的未来,而不是一直让他们陷入脱欧悬而未决的痛苦中,以便英国的经济在克服新冠疫情后可以迅速反弹。

脱欧协议将于12月30日呈交英国议会进行投票,因为约翰逊所带领的保守党在下议院占有绝对优势,所以这份协议得到议会的授权不会有任何悬念。尽管多达2,000多页的协议内容尚未公布,但是根据约翰逊脱欧协议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可得知,英国得到了加拿大—欧盟式的“零关税、零配额”的自由贸易协议。

很多人认为英国不可能在不接受欧盟法律监管的前提下得到自由贸易的协议,但是约翰逊政府却做到了。事实上,谈判的过程非常艰难,直到达成协议的最后一刻前,双方都无法保证谈判不会破裂。双方首席谈判代表—英国的弗罗斯特爵士(Lord David Frost)和欧盟的巴尼耶(Michel Barnier)一直处在激烈的谈判中,不肯让步。双方有关市场公平竞争、监管环境和捕鱼水域的问题持续争执不下,最后约翰逊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加入谈判才挽救数度破裂的局面。

其中英国做出的让步最大,可以说完全放弃了最初“保留在欧盟单一市场的大部分好处而不承担任何欧盟义务”的立场,这也印证了硬脱欧对英国的损伤大于欧盟这一观点。不过妥协未必是个贬义词,两害相权取其轻,退一步海阔天空,在不同的形势下做出合理的让步需要足够的智慧与魄力。英国从一开始的立场强硬到如今的妥协,巧妙地反映了英国经济遭受新冠疫情影响之强烈。

2020年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当天,英国首相约翰逊佩戴红丝带开始了一天的工作。(Instagram @borisjohnsonuk)

在新冠疫情初期,约翰逊尚能自傲地提出《英国境内市场法案》(UK Internal Market Bill),威胁欧盟若无协议脱欧,英国将违背已经签署的《英国脱欧协议》(Brexit withdrawal agreement),不会允许在北爱尔兰和英国其他三地的贸易按照欧盟海关标准申报。但是如今约翰逊为了与欧盟达成自由贸易协议,甘愿放弃推进《英国境内市场法案》,使得北爱尔兰更像是欧盟的一部分,而非英国的一部分。

企业公平竞争方面,双方同意由独立仲裁决定未来的监管分歧是否足以对竞争对手造成伤害。如果有类似倾销的行为出现,双方将使用各自的法律对相关企业进行惩罚或对特定商品施加关税。捕鱼权方面,欧盟获准在未来五年内继续在英国水域捕鱼,但是配额减少25%。双方将建立解决争端的体系,仅限于解读法律,无权扮演欧盟法院的角色。

2020年10月8日,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启程前往比利时布鲁塞尔与欧盟主席冯德莱恩会面前一天的晚上与她通电话,约翰逊已经要求双方的首席谈判代表将现有的分歧争议点罗列出来,以备讨论。(Instagram @borisjohnsonuk)

在安排好上述问题后,可以说这个实现了零关税、零配额的自由贸易协定在脱欧已是无奈的既成事实下是一个相对不错的结果,这是一个比加拿大—欧盟式更好的贸易协议,但在维护公平竞争方面也承担了比加拿大更多的义务。不过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英国就在欧盟的门口,对欧盟市场的影响远大于加拿大。

尽管欧盟对英国脱欧表达了惋惜,冯德莱恩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在一个充满大国的世界里,集中我们的力量共同发言是确保主权的最佳方式。”这固然是对的,也代表一种超国家主义的理想,但是强扭的瓜不甜,英国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一直认为自己很难认同欧盟不断深入整合的政治模式,即便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没有受到独立党党魁法拉奇(Nigel Farage)脱欧激将法的干扰,他也无法遮掩英国内部对欧盟“大一统”持怀疑态度的情绪。英国在最初加入欧盟之时,就非常排斥欧洲共同体(欧盟的前身),英国在历史上也一直对欧洲大陆采取均势政策,并不主张任何超越国家主权的联合体。

2020年11月20日,英国首相约翰逊视察部队,英国今年上涨了二战以来最大幅度的国防开支,加上新冠疫情对经济的严重影响,英国正面临着二战以来最大的财政赤字。(Instagram @borisjohnsonuk)

当年加入欧盟也是因为遭受了苏伊士运河事件的影响,彻底被美国夺去了世界霸主的地位,从全球性大国衰落为地区性大国,最终迫于国内的经济压力,将重心转向欧洲。不过在英国加入欧洲共同体仅两年后,时任保守党首相希思(Edward Heath)就曾在1975年举行过英国欧洲共同体成员身份公投,足以证明欧洲怀疑论长期广泛地存在于英国的政治思想中。

这种欧洲怀疑论的情绪,从英国长期以来半抽离式的合作态度中就能窥探一二:英国不在欧洲统一边境管控的申根区,也没有使用欧盟统一货币欧元。如今英国再次夺回了自己的边境控制、司法独立、移民管控、财政预算等多项权力,让持续4年的脱欧闹剧暂时告一段落。当然英国脱欧并不是与欧盟分道扬镳,正如约翰逊所言:“英国无论是从文化、情感、地缘政治、战略还是历史角度考量,都将永远是欧盟的伙伴、盟友和坚定的支持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