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 | 承诺会见达赖喇嘛 拜登须认清四个现实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上台后,他的新政府很有可能会延续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期间出台的一些对华强硬举措,包括国会和白宫近三年来通过的涉华法案,都有可能给下一阶段中美关系发展带来不利影响。其中,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处于“休眠”状态的西藏议题,似乎在拜登执政之际又被国会两党提上了议程。那么,拜登新政府究竟会不会或者如何借西藏议题施压中国?

特朗普政府很少关心西藏或新疆等中国议题,即便是台湾和香港话题,也是因为临近大选之际右翼不得不打的“中国牌”。特朗普本人优先关注经贸议题,对西藏及其在中美关系中的敏感性也没有基本的认知,任内也没有接见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他执政后的国务院官僚体系混乱,前三年也没有专门的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

2015年9月25日,在美国国务院举行的欢迎午宴上,时任副总统拜登和到访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碰杯。(Reuters)

不过,在国会的施压下,特朗普还是于2018年12月签署了《西藏旅行对等法》(The Reciprocal Access to Tibet Act),对限制美国人前往西藏旅行的中国官员进行制裁。自那以后,特朗普还签署了涉及台湾、香港和新疆议题的法案。今年1月,美国众议院还通过了《西藏政策及支持法案》(Tibet Policy and Support Act)。

竞选期间,拜登曾通过竞选团队发表声明,指控中国政府“进一步收紧对西藏的控制”,“损害西藏人权和宗教自由”,承诺拜登上台后会和达赖喇嘛举行会面。但是,拜登方面这一表态更多还是为了竞选的需要,目的主要还是为了批评特朗普,而非真正关切西藏议题。

在拜登团队看来,凡是特朗普对华示好的举动,或者对个别中国议题视而不见的姿态,拜登都可以批评。比如,特朗普政府促成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就被拜登批为“空洞”,而特朗普拒绝关注西藏议题,也被拜登指控为无视美国价值观的重要性。

避开选举政治,拜登新政府从价值观层面也会关注西藏议题。在这一方面,拜登民主党政府延续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西藏立场的同时,批中国时将更务虚,言辞激烈程度甚至超越特朗普政府。但是,拜登新政府想要将西藏置于对华决策的中心位置,绝非易事。主要原因是他不得不面对四个不同的现实。

第一,拜登第一个任期以内政为先,外交注重修复形象、盟邦关系和合作关系。他国内的工作重点依然是经济复苏、疫情防控、司法改革以及应对种族歧视和气候变化等问题。西藏、新疆、台湾和香港议题,都将是美国对华决策的摩擦因素,可能会影响双边关系舒适度,但终究左右不了双边关系大局。拜登新政府如果围绕它们制定对华政策,很难让外交真正意义上服务于内政利益。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一直重视同美国白宫的联系(点击浏览大图):

+2

第二,按照特朗普政府的铺垫及当前两党对华强硬舆论,西藏、台湾、香港、新疆都将是美国左右两翼关注的热点话题。虽然有美国议员将四个话题叠加解读,但这些议题所涉矛盾点、对美利益相关性各异,拜登新政府很难同时在这些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发力。

第三,中国在西藏议题上一直占据主动权,打西藏牌已经不是美国政府的上上策。美国过往借西藏议题遏制中国的策略并未奏效。重新执政的民主党如果延续过往策略,聚焦人权、宗教自由等问题,反而会让美国“局外人”的身份更加凸显。

第四,近年西藏局势趋稳,这和美国不插手的姿态有关。在维护好西藏稳定的基础上,中国近年推动西藏经济发展建设,姿态比以往更加开放和自信。

现在,美国左右两翼都要求中国不设前提地同达赖喇嘛对话,态度和立场并未发生大的变化。达赖喇嘛虽然持续释放善意,但立场仍然停留在奥巴马执政后期时的状态。

对于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领导的西藏流亡政府,它的合法性很难获得认可。虽然它近来积极接触美国政府,但无论是特朗普政府,还是拜登团队,都没有正面回应过它的诉求。美国也看重达赖喇嘛的角色,中方也只认同和达赖喇嘛的直接沟通。

总之,美国和达赖喇嘛方面立场并没有大的变化,反而是中国通过经济建设和改善民生把握了西藏问题上的话语权。拜登新政府如果延续价值观外交那一套逻辑,重拾西藏议题,对华施压,也很难取得什么突破。

当然,经历这次权力更迭,特朗普输得并不甘心,拜登执政合法性将持续受到质疑。为了树立自己的权威,赢得国会和选民的支持,拜登不会放弃在西藏问题上展现对华强硬。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