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制裁联盟初现 土耳其缘何“底气”尚足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来,土耳其接连遭受美欧制裁。更为棘手的是,某些迹象显示一个跨大西洋的制裁联盟似乎正在形成之中。

面对可能到来的严峻局面,安卡拉方面却显得底气十足——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当局的要员轮番在不同场合强调相关制裁并不会对土耳其造成重大影响,更不可能动摇土耳其推行既定地缘战略目标的决心。

美欧制裁联盟形成的几率有多大?安卡拉当局手里又握着多少应对制裁冲击的底牌呢?为此,多维新闻采访了土耳其“欧洲政治”智库高级研究员兼国立阿玛斯亚大学副教授居内什(Oğuz Güner)先生。

Q:此次欧盟峰会结束之后,欧盟首席外交与安全事务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表示布鲁塞尔方面将与即将履新的拜登(Joe Biden)内阁商讨那些更具深远影响的对土制裁措施——比如加征关税与武器禁运等。就你看来,在不久的将来是否可能出现一个对土制裁的跨大西洋联盟呢?

居内什:在我看来,这种制裁联盟很难出现。首先,欧盟还无法作为一个统一的行为体行事。就以对土制裁为例,欧盟成员国之间不仅很难达成共识,甚至在某些方面还分歧严重。此外,联盟内部的法德轴心与波匈轴心之间的矛盾也仍然尖锐。

2020年12月10日,在布鲁塞尔欧盟理事会总部举行的欧盟峰会期间,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中)与匈牙利总理欧尔班(Victor Orban,右)就对土制裁问题交换意见。(Getty Images)

因此,很难想象一个在内部纷争中疲于奔命的联盟能够在处理涉外争端上进行有效动员。

如果我们把视线放到欧美关系上,我想无论对华盛顿还是布鲁塞尔来说,协调对土制裁远不是他们当前考虑的优先事项,解决他们之间的经贸争端乃至重启搁置数年的跨大西洋投资与贸易协定(TTIP)谈判才是他们需要优先解决的问题。

当然,以上这些并不代表我们可以高枕无忧了。相比于特朗普当局,拜登内阁对土耳其极有可能采取更为强硬的政策。同时,拜登内阁却有更大的可能与欧洲盟友理顺关系。所以,如何在尽可能地与欧美双方都维持良好稳健的关系的确是值得我们深入研究的课题。

Q:即便暂不考虑美欧联手制裁的图景,单就欧盟酝酿中的制裁选项来说,对土耳其也有相当冲击——比如峰会前后曾频频传出法希塞阵营一度要求欧盟终止与土耳其的关税同盟机制,在你看来,这一提议有多大可行性?既或这种“终极手段”没有实施的话,土耳其方面是否为可能到来的制裁冲击做好了足够准备?

居内什:坦白地讲,这一提议更多地是作为法希塞阵营施压欧盟的政治工具存在,可行性极低。土耳其是欧盟的第四大贸易伙伴,更为重要的是,由于地缘位置上的便利性,土耳其在欧盟供应链中所占的地位极为重要。

正如硬脱欧对英国供应链所造成的重大冲击那样,强行取消关税同盟对欧盟供应链的冲击只高不低,甚至可能在一段时期内导致欧盟的物资供应链陷入紊乱之中。更为棘手的是,此举还会导致土耳其在其未来的国家战略蓝图构建中彻底抛弃欧盟。

比如安卡拉方面会撤回此前所有关于保障欧盟边境安全的承诺,并系统性地将现有的数百万中东难民开闸放入欧洲。我想没有任何欧盟领导人敢于冒这样近乎“玩火自焚”的战略风险,而贸然取消关税同盟。

自2015年难民危机爆发以来,难民牌成为埃尔多安当局与布鲁塞尔方面进行政治博弈的重要筹码。图为2020年3月4日,希腊防爆警察在位于该国莱斯博斯岛的米蒂利尼港口警戒,阻止由土耳其方面放行而来的中东难民进入希腊境内。(Getty Images)

关于我们是否为制裁冲击做好准备的问题,我认为目前很难就具体细节展开——因为我们尚不清楚制裁的具体事项以及可能的影响范围。

不过,这里有一个总体原则值得指出,那就是作为一个与西方世界有着既深又长的联系纽带的国度,土耳其在处理类似问题上有着丰富经验。

之前有个非常典型的案例可以参考,自1974年塞浦路斯事件爆发以来,欧美国家已经对土耳其进行了持续30余年之久的制裁。制裁的结果是我们在新千年以后成为分量相当的区域强权,并拥有了北约内部仅次于美国的常规军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