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对华军事政策重在“谨慎遏制”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拜登即将上任美国总统。(AP)

拜登(Joe Biden)上任美国总统后,其对华政策难以出现根本性调整,更可能的是在对华施压方式或接触合作方面有所变化。这是目前美国战略界人士对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较普遍看法,它既反映了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对华政策的长期影响,也表明民主党的传统政策观仍具备重塑对华政策的可能性。

上述分析框架对于展望拜登政府的对华军事政策尤其适用。

一方面,军事领域历来是中美关系的敏感地带,也是衡量两国关系状况的一个试金石。特朗普政府根本性地改变了美国对华政策,由此给军事安全领域的影响亦十分明显。过去四年,美国启动了以中国为目标的新一轮军事转型,中美两军关系全面趋冷。

另一方面,军事领域是事关中美能否和平共处的关键,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对此存有共识。但在对华军事竞争的方式策略方面,两党仍然存在些许微妙差异。

综合分析,拜登政府可能采取“谨慎遏制”的对华军事政策。该政策将具有两个特征。

首先,遏制或对冲中国军事现代化进程将是拜登政府对华军事政策的主要考虑,这是由美国对中国军力发展的基本认知所决定的。

近年来,美国对中国军事现代化和中美军力平衡的评估日益严峻,美国国防情报局2019年《中国军力报告》、美国国防部2020年《中国军事与安全发展态势报告》均认为,中国军事现代化在各个体系都取得快速突破,对美军的海外部署、训练和后勤支持等形成全方位影响。

在美国看来,中美军力的局部平衡(尤其在西太平洋地区)或许会很快到来,进而危及美国的地区主导地位,因此遏制中国军力快速发展已是“时不我待”。美国两党对此存有深度共识,拜登政府大概率将延续特朗普政府的相关政策,防止中国军力快速发展将是其军事战略的首要重点,同时更加重视通过区域性军事布局、技术研发、发挥同盟作用等综合手段来实现这一政策目标。

其次,在遏制的同时谨慎避免发生重大军事摩擦将是拜登政府对华军事政策的基本立足点。为此,拜登可能重新重视对华军事交流的作用,中美两军各层级对话和交往存在重启契机。这将是其区别于特朗普政府的一个主要方面。

奥巴马(Barack Obama)执政期间,在中国的大力推动下,两军交流一度显著发展,成为彼时中美关系的最大亮点,发挥了“稳定器”作用。作为两军交流热络态势的见证者,拜登在竞选期间宣称中国是“竞争者”而非“威胁”,显示其既重视对华军事竞争,也会关注“管理竞争”,防止竞争引发军事摩擦甚至冲突。

从拜登目前确定的国家安全团队人选看,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 III)均是奥巴马政府的旧臣,这些人的政策观点与拜登较为一致,在外交和军事政策上更多呈现为传统性和专业性,重视发挥规则、盟友的作用,主张慎用军事手段。上述团队的观点,也将有助于美国谨慎对待军事竞争可能带来的军事摩擦和军备竞赛风险。

中美关系在过去几年经历了极速下滑,今天又处于新的历史关口。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致拜登当选的贺电中,重申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表达了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的希望。希望美国方面能够重新认知中美关系稳定的重大意义,在军事安全领域等重大敏感问题上与中方相向而行,采取切实举措确保两国和平共处、良性竞争,通过重启两军交流避免误解误判,通过务实合作确保全球安全形势的总体稳定。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美聚焦”,作者李岩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