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稳的选举过后 中非共和国能否走出十年战火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12月27日,位于撒哈拉以南、赤道以北的中非共和国内,民众在投票站前排队等候投票,以决定接下来四年的总统人选和国会权力分布。因为长年的战事及各据一方的武装势力,许多中非人民要需要冒着生命危险才能行使这项民主国家的基本政治权利。

12月19日,中非政府称在2003年发动军事政变的前总统博齐泽(Francois Bozizé Yangouvonda)再次企图政变,联合部分武装组织和外国雇佣兵在西部地区发动袭击,并企图进军首都;此后,反政府武装势力又占领了首都班吉(Bangui)周边的城市班巴里(Bambari);25日,三位联合国维和部队成员被武装分子杀害、两人受伤。在动荡的局势之下,反对派及多位候选人提出取消这次大选,但政府竭力向人们保证大选的安全环境。

中非作为世界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常年处于战乱中。而此次选举是政府2019年与国内14个主要武装组织签订和平协议后的首届大选,对于这个脆弱的民主政体有着重要的意义。2003年中非前总统博齐泽通过发动军事政变上台,第二年中非就爆发内战。此后的十多年间经历两场大规模战事,停火期间各武装力量之间的冲突也不断。据联合国的统计,不到六百万的人口中,超过六十万出逃成为难民、近七十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联合国驻中非特别代表恩迪亚(Mankeur Ndiaye)表示,这次选举是通过政治途径解决中非危机的重要契机。

2020年12月23日,联合国驻中非共和国维和部队从反政府武装手中夺回班巴里。除常驻的维和部队外,俄罗斯及卢旺达亦派来援兵,帮助维持大选期间的稳定。选举终于在27日如期举行。

然而,这样一场不安稳的选举真的能给中非共和国带来和平的希望吗?

和平协议沦为空文

中非前总统博齐泽的政权2013年被推翻、流亡他国后,现任总统图瓦德拉(Faustin-Archange Touadéra)在2016年通过选举当选总统,外界当时认为这是中非开启和平的预兆。但此后的现实却没有满足外界的期待。

2019年2月政府与十余个组织签署图瓦德拉任内第二份和平协定,但大大小小的冲突仍在持续,政府只掌控着国家约三分之一的领土,余下的大部分由数百个地方武装组织公开控制。

在猖獗的地方势力频频撕毁和平协议条款、无视政府的停火倡议之下,各地区沦为法外之地。杀戮、抢劫一类戏码轮番上演。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有三:金子、钻矿和宗教。

教派矛盾?

许多武装组织坐拥中非丰富的金矿和钻石资源,当地民众在武装分子枪指之下为组织掘金。有的矿场一个月可产出15公斤在当地价值三十五万美元的金子,卖到海外则价格加倍。而组织之间发生的许多冲突也发生在这些金矿和钻矿的所在地。正是这些矿产,为各武装组织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

在此之余,中非两大主要的敌对武装势力表面上以宗教为纷争核心——前身为以穆斯林为主的武装联盟赛雷卡(Seleka,现已解散)衍生出来的多个成员组织,以及以基督教为主、在赛雷卡联盟之后成立的“反巴拉卡(anti-balaka)”联盟之间冲突激烈,但由于2012年赛雷卡在获得邻国武装分子支援而结盟并壮大势力前,宗教并非引发战事的主要因素,两教派之间的矛盾似乎为政治精英阶层为获得支持而刻意激起的。

2014年联合国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在中非共和国内发现“由反巴拉卡(主要由基督教组织组成的武装联盟)在穆斯林生活的地区进行的种族清洗”,有关的暴力活动导致首都班吉的99%穆斯林人口流亡。而赛雷卡则更是由于犯下战争、种族清洗等罪行,后来被迫解散。

资金方面的保障加上以宗教为由获得的民众支持,使得地方势力牢牢把控在各武装势力手上。势单力薄的中央政府,在军事方面虽有法军和非洲联盟方面组成的维和部队支援,但却是有限的——本届大选前夕,反政府武装仍在各地发动袭击,而俄罗斯及卢旺达两国亦需临时派出援军介入。

让武装组织“正当化”?

武装势力在经济和政治利益的驱动下长期割据一方的局势难以改变,给中央政府留下的选择只有试图与各方势力“共存”。为实现这一点,其中一个重要的举措就是推动这些武装组织成为正当的党派参与政治,而这也恰恰是这次大选的一个重要目标。

包括试图争取连任、被认为最有希望当选的图瓦德拉在内,参选总统竞选的候选人共有16位,包括多位来自颇具影响力的反对派联盟——民主反对联盟( Democratic Opposition Coalition)的成员,该联盟为国内三个最大武装组织及反对派政党所组成。此外,该联盟成员更有参加角逐140个议会席位。选举若能有效进行,无疑会给赋予其参政的正当性。但现实似乎与理想背道而驰。

大选前夕,民主反对联盟多次对如期举办大选提出异议。在一份声明中,他们指出:“在当前不安全的环境下不可能展开竞选活动”,要求至局势稳定为止,将投票延期。但试图争取连任、被认为最有希望当选的图瓦德拉无视了这些提议,认为在维和部队的帮助下,选举能够如期举办。

来自国际危机研究组织(Int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专家在选前就警告,如果反对派不承认此次大选的结果,“有可能会引发选后危机,而武装组织可能进一步利用这一点来削弱国家。”

而这个警告正在变成现实。12月30日,反对联盟以三分之一选民无法投票为由,要求取消这次大选结果,进行重选。尽管联盟未说明数据来源为何,但有不少选民无法投票却是不可辩驳的事实。官方的选举委员会此前亦表示,大选当日全国5408个票站中,有约800个未能开放。这给反对派及武装组织充分的借口来挑战刚刚结束的大选结果。

除此之外,中非宪法法庭选前将多位反对派候选人以“道德”原因为由取消资格,都引起武装组织的不满,认为这是对2019年签订的和平协议精神的违背。图瓦德拉上台后两次领导签署的和平协议,其实都是给主要的地方武装组织以正当性所做出的努力。但这次笼罩在动荡之中仓促举办、优势掌握在图瓦德拉手中的选举,不仅显得虚伪,更是公然破坏了此前的将武装组织正当化的努力。

这场不安稳的选举,只怕不但无法成为“通过政治途径解决中非危机的重要契机”,反而可能成为又一波动荡的开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