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佩洛西恋权不放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作为美国历史上第四位启动总统弹劾调查的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算是树立了自己的历史地位。而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因为抗疫失败等因素导致的败选,也帮助延长了佩洛西的政治生命。

2021年1月3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美国国会大厦举行的第117届国会开幕式上举起象征议长权力的小木槌。(AP)

第117届美国国会1月3日开幕并投票选举新一届众议院议长。美国民主党领袖佩洛西以7票的微弱优势(216比209)击败共和党人麦卡锡(Kevin McCarthy),连任众议院议长一职。参议院方面,共和党人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继续担任共和党多数党领袖。

现年80岁的佩洛西先后于2007年、2011年、2019年担任众议院议长,此次是她从政以来的第四个议长任期。她也因此成为美国历史上年龄最大的众议院议长。而她的两名副手:众议院多数党党鞭克莱伯恩(James Clyburn)和众议院民主党多数党领袖霍耶(Steny Hoyer)也分别已经80岁和81岁。

如果从众议院领导层看,加上78岁的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民主党就是一个老态龙钟的政党。这似乎不符合左翼势力的革新诉求和拜登推动党内新老交替的承诺。那么,佩洛西在四年前萌生退意后,并在党内接连出现反对和质疑声的情况下,为何还会继续担任该职位?

特朗普执政期间和佩洛西的权力斗争进一步撕裂了两党(点击浏览大图):

+3
+2

两年前,佩洛西担任议长时就面临党内反对声音。根据美国媒体《政客》(Politico)网站和在线调查公司Morning Consult在2020年底联合举行的民调,只有31%的美国选民或者33%的民主党人支持佩洛西继续担任众议院议长。

驴象两党的权力斗争主要集中在国会山,加上国会逐年少产,两院领袖的民调也在下滑。相比较而言,佩洛西的“受欢迎度”似乎要高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这种低民调终究抵不过现实政治及党内利益分配。

首先,佩洛西缺乏合适的接班人,党内各派系仍在争权夺利。

从奥巴马(Barack Obama)执政后期开始,民主党领导层并没有培养合适的接班人。奥巴马当年横空出世,很大程度上也是凭借草根力量。后来民主党又推出了希拉里,包括与之争夺提名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属于老一派政客。以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a Ocasio-Cortez)为代表的年轻左翼势力在党内没有庞大的民意基础,不足以扛起领导民主党的大旗。

2019年10月25日,拜登和佩洛西出席公共活动。两人基本上代表现在的民主党。(Getty)

加上“稳住众议院、夺回白宫”的政治使命已经达成,拜登组阁时也综合考虑了党内各势力诉求,民主党党内要求佩洛西“离开”的声音相对有所弱化。

其次,佩洛西的任务变了。

上一次担任议长,她的目的是制衡特朗普,包括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此次担任议长,佩洛西仍会激化党争,但重点是配合拜登新政府推进民主党议程,包括通过更多抗疫救助计划。

从上一届国会末期佩洛西的表现来看,在推动疫情防控与救助方面,她和拜登团队的配合非常紧密。如果共和党人继续掌控参议院,只会加大对拜登政府及佩洛西领导层的掣肘。在这种情势下,避免众议院领导层出现大的变动,也符合拜登执政团队的期望。

再者,党内力求“维稳”。

在共和党眼里,佩洛西太自由主义、太激进,而在很多民主党人眼中,她在很多议题上过于保守,尤其体现在网络自由、医疗改革和外交等领域。这种党内外分歧和民主党执政的平顺度相比,后者更为重要。特朗普否认拜登胜选、力求推翻选举结果、搅乱权力交接过程的做法,促使民主党人更加重视团结。很多民主党人支持继续推选佩洛西,以帮助恢复华盛顿的政局稳定。

从以上种种因素考虑,民主党不得不接受现实,避免大的权力变动。

未来四年,美国可能会少一些一号和三号权势人物之间的权力斗争,多一些共和党从外围对拜登的执政干扰。而拒绝交出权柄的佩洛西和即将在质疑声中就职的拜登,在推进自由派议程方面,都将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任何可能的执政事故,首要冲击对象就是以他俩为代表的权力领导层。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