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土自贸协定 世界边缘强权的抱团取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这一协定的达成(英土自贸协定)是我们打造以英国为中心的全球贸易机制网络中不可或缺的一环”——1月3日,在英土自贸协定正式生效两天后,英国贸易大臣特鲁斯(Elizabeth Truss)不失时机地向外界展示“大不列颠的自贸雄心”。

这份“英伦雄心”得到了来自安卡拉方面的积极回应,几乎同时,土耳其贸易部长派克詹(Ruhsar Pekcan)按捺不住激动地表示:“自贸协定的达成对土耳其——英国关系来说是一个重大历史时刻”。

更令双方振奋的是,安卡拉和伦敦方面都对进一步提升双边经贸伙伴关系表现出了浓厚兴趣——作为各自的首席谈判代表,特鲁斯与派克詹都表达了“双方将为未来能够达成更具雄心的自贸协定而继续努力”的强烈意愿。

重压之下的紧急联手

这份适时而生的协议对于英土双方来说都有着某种“久旱逢甘霖”之效:就英国而言,虽然在新年来临之际与欧盟达成了“和平分手协议”,避免了硬脱欧的最坏结果。

但被完全剔除出欧洲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几乎将此前英国从欧盟方面所获得的经贸红利一笔勾销。更为棘手的是,这一局面已然在短期内构成了对英国本土供应链安全的威胁。

去年(2020年)12月下旬,欧盟针对英国出现变异病毒而实施“短暂封锁”,导致英国本土的基础生活物资供应告急即是典型例证。

2020年12月22日,负责运送大宗物资的集装箱卡车在英格兰东南部的拉姆斯盖特港口排起长龙。由于此前英国宣布发现传染性极强的变异新冠病毒,以法国为代表的欧盟多国宣布对英国实施紧急封关措施,系列举措的施行导致往返英国与欧洲大陆之间的物流运输严重受阻。(Getty Images)

而作为欧盟之外性价比最高的物资供给方,土耳其与英国的经贸往来此前长期受欧土关税同盟的规制与调节。

为此,约翰逊(Boris Johnson)当局急需在正式脱欧之际尽快通过替代性贸易机制的达成,来稳定住这一对自身供应链安全至关重要的伙伴国。以此为基础,英国或将继续拓展与土耳其的战略合作,以期对冲脱欧所带来的地缘冲击。

就土耳其来说,自2016年的“7-15未遂政变”以来,安卡拉方面与欧美世界的政治互信急剧下滑,在外交关系上龃龉不断。不过,在这种总体黯淡的局面下,英国却似一股“清流”一般成为了西方世界中仅存的少数“友善土耳其力量”所在。

不同于多数欧盟成员国对土耳其内政的“指手画脚”,伦敦方面却极力避免卷入对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当局“倒行逆施”的批判大军中。面对安卡拉方面在叙利亚与利比亚“咄咄逼人”的进取态势,英国也采取了默许态度。

更有甚者,在2017年土耳其因购买俄制S-400系统而被美国开除出F-35多国合作项目之后,伦敦方面却反其道而行之,与土耳其签署了新的,旨在为土耳其空军研制新型战机的军事合作协议。

英土之间的军事合作历来十分低调,但却运转良好。图为2020年11月18日,两国空军在位于土耳其境内孔亚的某军事基地举行联合军事演练,该演练也是北约常规演练的一部分。(Getty Images)

这种“土英特殊友谊”在去年下半年以来对安卡拉方面的战略价值愈发珍贵,彼时埃尔多安当局在东地中海、叙利亚与纳卡冲突中全线出击,引发了土耳其与欧美世界的嫌隙剧增——去年12月中欧盟与美国接连对土耳其出手制裁即是上述嫌隙的最新体现。

在此期间,意识到缓冲地缘风险之紧迫性的埃尔多安当局加快了此前搁置已久的土英自贸协定谈判进程。得益于双方的“利益聚合”效应,该协定得以赶在新年钟声敲响之际正式签署。

自贸协定的“雄心”与“无奈”

虽然这一“救急协议”对均在重大地缘压力下谋求突围的土英双方来说无疑是一大利好,但无论对于安卡拉还是伦敦方面来说,进一步提升双边经贸伙伴关系仍然面临着不少困难。

不同于英国,土耳其仍然处在欧盟的关税同盟框架之内,这样的微妙反差导致英土的“自贸雄心”在可见的将来很难转为现实——尤其是在自贸涵盖领域及通关实操上,这一局限在现阶段的“自贸协定”上已有所体现。

纵观协议主要条款,其关注的重点是汽车产业。根据最新贸易数据,对于土耳其来说,英国是其本土汽车产业的第二大出口国(仅次于德国)。对于英国来说,土耳其是其汽车产品需求的第四大供给方(仅次于欧日韩)。

+3
+2

在英国脱欧与土欧关系持续僵持的背景之下,双方都需要来自对方的必要扶持以维系各自相关产业供应链的稳定运转,并以此巩固各关联产业的就业机会。

本版自贸协定乍看之下似乎完美契合了双方的紧迫诉求,但如果将其与欧土关税同盟相比较,则会发现一些双方当下的“无奈之处”。

围绕上述两大产业的跨境经贸往来也长期处于关税同盟的“优惠保护”之下(自1995年同盟协定签署以来),而对于安卡拉方面心心念念试图将其囊括进关税同盟“优惠保护伞”之下的农产品出口与高端服务业对等开放事项,布鲁塞尔方面却始终未曾松口。

基于对土欧关系在可见的将来恐难以向好的战略预期,伦敦方面在施展“对土自贸雄心”上也显得相当谨慎。因此,对于安卡拉方面热切期盼“开放橄榄枝”的农产品出口与高端服务业市场准入上,伦敦方面并未给予“积极回应”。

此外,英国方面同样担心龃龉不断的欧土关系,可能导致布鲁塞尔方面在通关实操上对土耳其输英产品实施“特殊关照”——特别是在关乎关税减免的“原产地溯源”问题上,欧盟在通关环节可能施加的“未知过境税”,将显著增加英国本土相关供应链的运行成本。

对于前述“宏图伟愿”前的阻碍,安卡拉方面也并不避讳,土耳其贸易部长派克詹在欢欣鼓舞之余仍然表达了某种“谨慎乐观”的理智。

“土耳其与欧盟之间既存的关税同盟机制无疑会使土英之间的自贸协定事宜复杂化,但我们双方为达此远大目标而不断努力的事实本身已经充分反映了我们双边关系的韧性与深度”。

显然,安卡拉方面仍然对能够与遭遇类似地缘战略困境的英国继续携手前行,实现既定的“自贸雄心”抱有强烈期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