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派强推核项目 鲁哈尼能否在最后时光转危为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伊朗1月4日宣布,已开始实施将浓缩铀丰度升至20%的措施,大幅违反2015年《伊核协议》中3.67%的规定。伊朗今次的冒进之举乃议会保守派的强力推动,温和的鲁哈尼(Hassan Rouhani)政府虽持反对态度,但也无济于事。不过危中有机,鲁哈尼能否趁伊核问题重回国际焦点之际,将这一议题提至拜登(Joe Biden)政府外交议程首位,赶在伊朗6月总统大选之前谈出成绩?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2018年5月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后,鲁哈尼政府保持克制,即使华府不断加码制裁、还在去年(2020年)暗杀了伊朗革命卫队高级指挥官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也只是将浓缩铀丰度提至4.5%左右。鲁哈尼不愿大幅背离协议,一面是为了得到法、德、英(其他三个协议缔结国)尝试绕开制裁的援助,一面盼望特朗普连任失败,新的民主党政府重回协议。

但伊朗的保守势力因美国制裁越发壮大,在苏莱曼尼遇害次月的议会选举中,保守派夺得290个议席中的230个。在伊朗顶尖核科学家法赫里扎德(Mohsen Fakhrizadeh)去年11月底被刺身亡后,议会不顾政府强烈反对,在去年12月2日通过法案,要求一个月内开启提升浓缩铀丰度至20%,这便是伊朗此次行动的直接原因。

图为美国马克萨尔科技公司日期为2020年11月4日的卫星图片,当中的设施正是现今开启提升浓缩铀丰度的福尔道燃料浓缩厂。(美联社)

突然提前提升浓缩铀丰度

此举似乎打乱了鲁哈尼渴望与拜登政府稳定关系、尽快谈判的计划,也让外界略感意外。因为不仅鲁哈尼拒绝保守派的冒进,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Ali Khamenei)似乎也有此意。哈梅内伊能施加较大影响的宪法监护委员会(Guardian Council)已修改法案,将提升浓缩铀丰度的时限由一个月延长至两个月,给政府更多喘息空间。哈梅内伊本人也在上月中旬直白表示,“我没说我们不能寻求美国取消制裁,如果制裁能被取消,我们一个小时都不能犹豫。”

哈梅内伊这番表态,似乎是在驳斥那些“无论付出何等代价也不愿与美国谈判”的死硬分子,并为鲁哈尼与美国重回谈判桌开了绿灯。因此,外界本预计鲁哈尼政府能成功推迟提高浓缩铀丰度,不会给拜登重返协议横加波折。

为何政府突然在时限之前就加快核项目的步伐,外界尚不清楚,但鲁哈尼无疑可以加以利用。由于浓缩铀的丰度和难度并非呈线性关系,20%丰度的浓缩铀距离90%的武器级浓缩铀其实只有一步之遥,因此伊朗这番举动能迅速吸引国际社会注意,再加上伊朗革命卫队同日扣押了一艘韩国的运油船,该国或能借此爬上拜登政府外交任务榜单的首位。

伊拉克民众1月3日纪念伊朗将军苏莱曼尼和伊拉克民兵组织指挥官穆罕迪斯被美国刺杀一周年。(美联社)

迫拜登将伊核问题提上日程

拜登此前表示会重返《伊核协议》,但他对协议的具体设想依然缺乏细节,只是表示先让伊朗重新遵守规定,再将协议扩展到非核领域,不知会否限制伊朗导弹项目以及纳入人权问题。另外,尽管鲁哈尼政府将拜登当救命稻草,但伊核问题很明显并非对方外交重点,在拜登上任首年的外交任务清单中,包括与盟友重归于好,组织民主峰会,以及举办世界气候峰会,却丝毫不提伊核问题。伊朗外交部发言人1月3日还不满地表示,外交部长扎里夫(Javad Zarif)与拜登还没有交换过任何信息。

但拜登等得起,鲁哈尼等不起,他的第二个任期即将在6月结束,而在保守派气势正盛的背景下,伊朗很可能迎来一位强硬的总统。空军出身的前国防部长达赫甘(Hossein Dehghan)就是强力候选人,他虽对谈判持开放态度,不过坚决拒绝将导弹项目纳入谈判,也似乎对漫长谈判缺乏耐心。而除了总统换人,哈梅内伊的健康问题也再次浮出水面,由于核政策一直由最高领袖制定,且哈梅内伊在核问题上持实用主义,一旦他突然病殁,其继任者的立场将给《伊核协议》带来巨大的不确定因素。

因此,虽然在拜登上任之前就大幅破坏协议并非鲁哈尼所愿,但如果能藉保守派制造的危机,趁早吸引到美国候任总统的注意,逼其将伊朗问题提上日程,也算是转危为机了。鲁哈尼政府可以藉增加浓缩铀丰度和扣押韩国运油船的双重危机,充分向拜登说明,为何必须要趁他执政的最后机会窗口达成协议,否则一旦强硬分子登上总统大位(更可怕的是,同时主宰最高领袖和总统大位),该机会窗口可能永远地关闭。

81岁的哈梅内伊患有前列腺癌,在2007年和2014年都传出病危传闻,如今关于其健康问题的报道又卷土重来。(美联社)

同时,鲁哈尼政府也必须让拜登政府安心,一个更强硬的新政府不会轻易出尔反尔,如同特朗普当年那样单方面出走。事实上,伊朗强硬派深知伊朗经济已承受不起高强度制裁带来的大失血了,在政府上个月提出的新年度预算案中,甚至无法拨出购买疫苗的资金。军方人物应该尤其有深刻体会,在革命卫队被美国制裁之后,其庞大的进出口生意遭受明显打击。但这些强硬派虽然有心谈判,却往往缺乏技巧和耐心,如果鲁哈尼能在临走之前完成这一任务,相信他们也是乐见的。

如果鲁哈尼政府能取得下届总统大热人选的私下保证,无疑可让拜登团队放心与如今政府谈判。更有甚者,如果鲁哈尼能说服哈梅内伊,像2003年那样发表“不会制造大规模杀伤武器”的伊斯兰教令(fatwa),想必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总体来说,尽管由保守派把持的伊朗议会强推核项目,温和的政府处于弱势地位,但如果鲁哈尼能充分利用其最后半年的执政岁月,以及其经年累月核谈判的外交技巧,对内团结最高领袖,引导其在核谈判上发挥更积极地作用;对外与拜登政府不懈协商,还可利用自己前期遵守《伊核协议》的良好表现,争取法、德、英的支持。这样一来,鲁哈尼保存自己任内最大政治遗产,也并非完全不可能之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