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 蓬佩奥已承认特朗普对华政策失败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18年6月1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这也是蓬佩奥担任国务卿期间唯一一次访华。(Reuters)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1月4日接受彭博电视台(Bloomberg Television)《戴维·鲁宾斯坦秀:面对面对话》(David Rubenstein Show:Peer-to-Peer Conversations)栏目采访时表示,在解决同中国的“棘手问题”和促使朝鲜削减核武方面,美国并未取得更多进展,自己对此感到遗憾。

之所以遗憾,按照蓬佩奥的说法,是因为美中之间的重大问题、棘手问题和贸易关系问题尚未得到解决,这项工作尚待完成。他还提到,尽管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对中国采取了更为强硬的手法,但两国仍然存在不公平的贸易关系,中国窃取美国知识产权仍是一个问题。

从这番说法看,蓬佩奥实际上已经承认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失败。这种失败一方面和特朗普总统任期因为选举戛然而止有关,另一方面也和右翼政府决策缺乏连贯性有联系。

如果从特朗普四年前的竞选承诺来看,他的对华决策也没有奏效。他曾主张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后来执政后兑现了这一承诺,但2020年美国又将中国移出汇率操纵国名单,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和中国达成贸易协议。但其中主要原因还是和中国既有的汇率政策调整有关。

特朗普另一个竞选承诺就是要让中美贸易关系更加公平、平衡和互惠。但一场关税贸易战和接踵而至的意识形态之战,促使美国减少了中国进口,美国贸易逆差也有所下降。但一场疫情又让美国不得不面对中国的贸易优势,右翼推动的经贸和科技脱钩也未取得预期效果。

2020年6月1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推特公布了同中国高官杨洁篪在夏威夷举行会晤的照片。双方各自表述立场,未达成任何共识。(Twitter@SecPompeo)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马基特(IHS Markit)公布的数据,2020年1至10月,美国从中国进口强劲的商品有消费电子产品、口罩和其他个人防护设备。在疫情年,中国也成为了全球口罩及其他的防护装备的生产中心。

蓬佩奥1月4日直言,就中美第一阶段协议,因为疫情因素的影响,中国在兑现协议承诺方面有所减缓或推迟,美方也能看到中国兑现协议承诺的意向,但遗憾的是两国还没有实现公平、均衡的双边贸易关系。对此,蓬佩奥将问题追究于中国,认为是中国“一走了之”。

事实上,通过发动对华关税贸易战,特朗普不但没能解决对华贸易赤字问题,反而让美国商业深受关税之害。即便是科技战,也未能扼杀中国的技术优势。在大选年,特朗普政府和国会合作限制中国投资也未见成效。中国通过扩大开放,吸引更多外部投资,甚至同欧盟达成了历史性投资协定。蓬佩奥游说欧洲在科技与投资层面孤立中国的做法终究未获成功。

蓬佩奥4日还指控中国在南海建岛就是为了控制海上航线,提到中国在东海和印度洋也有这种管控意图,旨在打造了一个“海上帝国”。而特朗普执政期间曾和盟友及合作伙伴紧密合作,减缓中国这一进程。

2019年6月29日,大阪G20峰会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这也是两位领导人最后一次举行双边会晤。(Reuters)

这种说法不实。四年前竞选期间,特朗普很少提到南海问题,执政后也是以对华经贸施压和谈判为主,基本上淡化南海问题。虽然在2020年大选期间美军军机和军舰频繁进入南海,但主要还是出于对华强硬的竞选需求。

特朗普政府对华决策失败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内部缺乏统一的对华战略。特朗普个人政治利益诉求始终占据决定性地位,而蓬佩奥等右翼势力推动的冷战和经贸及科技脱钩也未能成为主流意识。虽然特朗普执政后期也加大了对台湾、香港、新疆及西藏等议题的关注,但它们只会影响双边关系的“感觉”,增加不必要的“刺激”,终究改变不了中美关系大局。

美国右翼的确对四十年来对华政策进行了颠覆性的改变。他们在公开场合也喜欢吹嘘这一点,以此凸显他们决策的“历史性”和别具一格。尤其是以蓬佩奥为代表的激进势力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攻击,一定程度上也巩固了美国国内敌视中国的民意基础,进而影响未来一段时期美国政府对华决策。

但这种颠覆性的改变对美国自身来说并没有带来实际的利益,只会徒增对中国发展的认识盲区与偏见,更无法阻挡中国崛起的现实。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反而更加清醒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找准改革和创新的方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