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国防部2020总结披露中印对峙新细节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月5日前后,印度《论坛报》(The Tribune)、《今日印度》等主流媒体先后转载了印度国防部发布的“2020年终回顾”。这份官方文件解释了印军在2020年内的各种活动,也披露了从2020年5月延续至今的中印边境对峙的一点新细节。

在该报告第二章“印度陆军”的部分内,其第二节中印边界对峙的叙述中即确认了印军的“攻势”安排。印方称,在2020年8月28日至29日间, 印军展开了“预防性部署”,“先于中国扩张主义者的计划”,“夺占了班公湖南岸高地”。它展示了印军在班公湖的“攻势”并非单纯的军事冒险,而是印度国防部有留档的偷袭行动。

列城地区的印军在局部地区的物资配送依靠印度陆军航空兵,但更多仍需要印度陆军

此外,印军调集重兵展开“防御性部署”的过程也证明了此前调往班公湖南岸周边的全部武装力量恐难脱干系。由于印军此前明确谈及了调动“火炮、战车”,因此,它不仅包括印度国防参谋长拉瓦特(Bipin Rawat)一手组建的第17集团军,亦包括前方与中方军使谈判的第14集团军。

此外,印度国防部还在年度总结里将行动日期明确圈定在8月28日至29日,这一安排较之此前媒体风传的“进攻日期”还要提前一天。

它充分展示了至少包括印度防长辛格(Rajnath Singh)、国安顾问多瓦尔(Ajit Doval)、陆军总司令纳拉万(M.M. Naravane)、拉瓦特乃至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内的印方高层对“袭击班公湖南岸”的安排是知情的。新德里方面甚至已做好了包括开战的“任何可能”(any eventuality)的准备。

班公湖一线在2020年9月后的疑问在12月后逐渐得到了解答

+3
+2

在有关中印两军的具体布置上,印方对于解放军的描述以及印方自身的安排也展示了其战法与战略的不足。

印方称解放军“utilisation of unorthodox weapons”(采用非常规武器)且“amassing large number of troops”(囤积人海)以应对印军,对此,印度陆军在“空军帮助下”,调集大批部队,调集火炮、坦克等重型装备及被服、军粮。

对这一描述,包括索内(Pravin Sawhney)在内的印度军事专家大为不满,索内在社交网络上明确指出,印方对战场的评述过于简略,并未认识到中方在战场上的信息化程度。索内还批评印方并未参透中方使用“非常规武器”,即冷兵器的和平意愿。

此外,印方在谈及调兵遣将时,称“在印度空军帮助下”调动了大批部队,这一表述不仅展示了脱胎于印度空军,只具备少量直升机的印度陆军航空兵的运力不足,同时展示了印度战区改革尚未展开,各军种之间仍维持彼此相对独立、泾渭分明的指挥体系。

不同于解放军可在战区内跨军种调动兵力的做法,印军如需调动空军运输力量,以拉达克地区为例,至今仍要求印度陆军14集团军隶属的北方司令部知会列城机场基地管区隶属的西方空军司令部,期间需要相当的文牍往来。这也意味着印军虽自2020年1月起增设统领三军的“国防参谋长”一职,并计划在2020年度设立“战区”。但其实际表现仍不尽人意。

莫迪曾称“印度在控制冠状病毒大流行方面做得很好”,并宣布了1.4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项目,以提振低迷的经济。但这对推进印度军改帮助有限。(美联社)

说到底,印军在拉达克一线的活动终究只是这份文件中的一小部分,但它也足以展示一些问题。考虑到拉达克一线的极端环境,印军的布防早无秘密可言;加之印军此前已在锡亚琴冰川一线与巴基斯坦僵持多年,其长期以来一直竭力避免的“两线作战”至此已成为现实。而北京在面对敢于冒险的新德里时,或许更需要有所戒备。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