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投资协定让美国备感冷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12月30日,北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德国、法国、欧盟领导人举行视频会晤 ,中欧领导人共同宣布如期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新华社)

中国与欧盟历经7年35轮的马拉松式谈判,终于在2020年12月30日共同宣布如期完成《中欧投资协定》的(China-EU 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Investment)谈判,巩固了中国作为欧盟最大贸易伙伴的地位,有利于中国经济“双循环”中的外循环。协议内容主要包括保证相互投资获得保护、尊重知识产权、确保补贴透明性;改善双方市场准入条件;确保投资环境和监管程序清晰、公平和透明;改善劳工标准、支持可持续发展等,客观上也有利于中国经济改革。这是继《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下文简称RCEP)后中国外交取得的又一重大胜利。

该协定漫长的谈判期突然在2020年后半年加速,并最终赶在美国总统政权交接和英国脱欧过渡期结束之时宣布完成谈判,时间点的计算颇具一番深意。美国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多次释放信号要联合欧盟施压中国,但是欧盟主心骨德国却对美国的暗示无动于衷。对此,拜登方面最先按耐不住,候任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发推特称对“美国两党对欧盟正致力于在美国新政府上台前夕达成一项新的投资协定感到震惊和困惑。”不过沙利文高估了华盛顿对布鲁塞尔的影响力,尽管美欧双方有着高度重合的民主价值观和政治利益,但是两者间在中国市场上又存在高度竞争关系,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美国已然不是会与欧盟分享利益的国家,欧盟也不是那个跟在美国身旁亦步亦趋的盟友了。

其实欧盟此次在中美之间选择中国并不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 Merkel)一直不曾忘记中国在10年前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之时伸出援手,购买大量欧洲债券并继续扩大对欧洲的投资,让德国企业得到了喘息的机会。近年来,在华为遭受多国非难之际,默克尔念念不忘中国对欧盟的情意,顶住来自德国政界内部、美国及盟友的压力,坚持对中国的科技巨头一路开绿灯,允许华为在德国继续建造5G基站。

中美贸易战中,得利最大也是德国企业,中国在2018年7月大幅降低了汽车进口税,从25%降为15%,汽车零配件从8-25%降至6%,德国媒体纷纷表示这是对德国汽车制造业的重大利好。中国市场过去是,未来也将会是德国汽车制造业不可忽视的巨大市场。因此,德国可以不顾中美贸易脱钩的威胁,继续押注中国,赌中国在后新冠疫情(COVID-19)时代经济反弹最快、最强劲。

当然,从经贸角度并不能完全解释默克尔的选择,从政治战略上考虑,在一个充满大国竞争的世界中,德国也非常脆弱,柏林无法在北京发展势头上升之际选择与北京背道而驰,因为柏林承担不起选择错误的后果。尽管欧盟在意识形态上与美国相同,但是现实政治更多的还是利益考量,沙利文要求欧盟与美国同心同德对付中国的妄想不会得到德国的支持。

相比德国对此次投资协定释放出的善意,中国想要促成该协定的动力更大,因为拜登政府将重新联合被特朗普(Donald Trump)疏远的盟友,对中国进行更加隐晦且更有章法的打击。如果说中国还能勉强支撑住来自中美贸易战的压力,那么在面对美国以及其盟友的统一抵制时,中国经济将没有喘息之地。而化解这个危机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和美国的盟友在经济上深度捆绑,如此一来,即便拜登上任后向欧盟施加“关切”,欧盟出于自身利益,也不会同美国一道围堵中国,至少会在中美对抗中保持中立。

中欧投资协定使美国备感冷落,不过就此断言“欧盟在中美间选择了中国”仍为时尚早,因为中欧投资协定出于政治目的加速完成了谈判阶段,但北京方面如何落实协定中要求的“削减中国国企补贴、保障劳工权益”等制度性规则将会极大程度影响双方的经贸伙伴关系。中国对国企的补贴关系到国企竞争力和中国产业政策,如果过快的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将有可能动摇中国的经济支柱,引起改革阵痛,这些都是在不远的将来需要面对的现实困境。不过能够完成谈判已经实属不易,至少在抗衡拜登政府的战略压力上走出了第一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