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斯的安全撤退:和特朗普决裂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随着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总统生涯进入倒计时,他的妄想症也愈发明显,继续政治干预等滥权行为。1月6日美国国会联席会议认证大选之际,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公开和私下场合多次施压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推翻2020年大选结果,以帮助自己继续掌权,否则自己将不再“喜欢他”。

这无异于让副总统帮助他从拜登手中夺权。在特朗普的利诱和威胁下,昔日的政治搭档也面临与之决裂的艰难选择。

据《纽约时报》报道,彭斯已经在每周同特朗普的例行午餐期间告知对方,自己无权阻止国会两院对当选总统拜登(Joe Biden)的认证。虽然特朗普随后发推斥之为“假新闻”,强调自己和彭斯站在统一阵线,但从他俩公开言行、当前面临的处境以及今后的政治盘算来看,两人之间的嫌隙已经越拉越大。

特朗普这番言行再次凸显了他的无知,将美国选举视为服务于自己的权力游戏。但可惜的是,游戏规则不是他说了算。

2016年7月16日,当时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左)和竞选搭档彭斯(右)首次共同亮相并出席竞选活动。(新华社)

彭斯以其浓烈的保守倾向闻名,办事低调、沉稳、干练,有野心。他将自己形容为信念化保守派、茶党支持者。他说,自己首先是一名基督徒,然后是一位保守派,最后才是一位共和党人。四年前,特朗普挑选彭斯担任竞选搭档时曾称赞后者“坚实牢靠”,具备“高超且优秀的执行力”。特朗普选择彭斯,一定程度上巩固了宗教保守派对他的支持。这种支持至今也没有弱化。

特朗普执政期间,彭斯唯唯诺诺、亦步亦趋地和特朗普保持一致,甚至在身体语言上保持附和。凡是白宫在内政外交取得的积极成果,彭斯都会将其归功于特朗普的领导力。但彭斯也有狡黠的一面。他也希望借副总统生涯,为自己竞选总统积累政治资本。每逢特朗普干预司法、干预选举,挑战三权制衡,彭斯都会保持沉默,力求自保,避免损害未来政治前景。

自从特朗普败选后,他和彭斯的政治同盟关系也就开始瓦解。尤其在特朗普以莫须有的选举舞弊等指控,持续质疑选举结果并发起选举诉讼,彭斯更是有意和特朗普划清界限。比如,在特朗普在地方及最高法院发起选举诉讼之际,彭斯曾想方设法离开华盛顿,去其他州处理其他事务。

所以,彭斯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帮助特朗普推翻选举结果。更何况,他也没有这样的权力。

2020年3月26日,特朗普在白宫就新冠病毒及疫情防控发表讲话,副总统彭斯在旁聆听。(AP)

众所周知,这种认证是象征性的,而且是按照宪法和法律规定下的既有惯例执行。彭斯的权力也是象征性的,作为参议院议长主持认证过程,也必须依法依规,怎么可能因一己之私或政治施压,单方面推翻选举结果?如果彭斯单方面改变结果,不但违宪,而且违法违规。即便彭斯想要推翻选举结果,也抵不过两院多数议员的意见。国会两院必然会起诉“参议院议长”。

彭斯不会愚蠢到这个地步。

彭斯也明白,那些试图推翻选举结果的共和党议员完全是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重在赢得到特朗普支持者的青睐。而随着民主党赢得佐治亚州联邦参议员席位,彭斯及其他传统共和党人已经开始和特朗普切割。以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为代表的党内领导人物以及柯顿(Tim Cotton)等极端派已承认拜登当选,反对推翻认证结果。

而且,大选结果是美国千万选民的抉择,经过50个州认证,多个法庭裁决的考验,包括选举人团的确认,监督认证过程的彭斯不可能无视这一现实。

美国现在面临的处境令人尴尬,很多人从未经历过这种局面。特朗普质疑选举结果,拒绝承认败选,已经让美国民主选举在全世界面前蒙羞。现如今他又向彭斯提出推翻选举结果的要求,再次破坏了很多美国人对民主制度的信心。一旦选举结果因政治干预而被推翻,美国民主制度也就名存实亡了。

彭斯面临的处境也是前所未有。面对政治施压,他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尊重宪法与法治”。这也是他为自己副总统生涯画上句号的最好方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