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国会陷落 意味着美国政治正退回1814年的危险边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1月6日星期三,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的支持者在华盛顿国会大厦内遭遇国会警察。(AP)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人们可能会很难相信那些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革命性镜头会发生在今天的美国,而且是发生在美国最高立法机构——美国国会。

像这种事情,原来都发生在制度溃败、法治缺失、政府崩溃的第三世界失败国家,是一些政治高度腐败的威权国家在政权交接失败、秩序崩溃时的标配,美国从来都是那个挟制度光环在一边指指点点进行场外指导的国家。

但是这一次,身为世界民主灯塔与新自由主义发源地的美国,居然成了无政府主义的大本营,“颜色革命”在周游世界之后,居然回到了它伟大祖国的首都华盛顿大发神威,而且是由他们的精神领袖特朗普(Donald Trump)亲自鼓舞发动,亲自宣召进京,还打着保卫民主与选举的旗号并且获得领袖在华盛顿广场上亲自接见,这场景真是让人恍若隔世、感慨万千。

粗略盘点一下,这几年以类似暴乱方式冲击并占领国家或地区立法机构的事情总共发生过4起。

第一起是2014年马英九在台湾执政时期,台湾发生太阳花运动,绿营学生和年轻人们在民进党及其外围组织的鼓动下以暴力方式占领了立法院。

第二起是2019年在香港发生反修例期间,暴力示威者冲破障碍以暴力方式闯入并破坏香港立法会。

第三起是2020年在纳卡战争时期,因为亚美尼亚战败,亚美尼亚政府在俄罗斯等国的介入下被迫签订耻辱协议,割让纳卡多地给阿塞拜疆,愤怒的亚美尼亚民众因此而冲入国会打砸,宣泄对亚美尼亚政府的愤恨。

进入2021年,才刚刚过去不到一周时间,正经受严峻新冠疫情考验,才刚刚从“BLM(黑命贵)”骚乱中走出不久的美国,就成为第四个被示威者暴力攻陷了立法机构的地方,而且是由现任总统亲自鼓动,亲自上阵,这能让人说什么好呢?

忠于特朗普的暴力抗议者袭击了美国国会,战术与ATF聚集在圆形大厅。 (AP)

经由此役,是不是可以说美国政治已经高度台湾和香港化了?还是说这个仍处于世界霸权顶端的国家,已经露出了失败国家才有的衰败内核了呢?我们反过来思考一下,如果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初,特朗普政府就用这种保卫总统权力的劲头全力防疫,美国还会有今天的疫情吗?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彻底暴露了美国联邦民主制度,在遭遇大规模本土袭击时,难以进行有效社会动员的制度性缺陷,需要进行制度上的深刻反思与修正调整。

这次大选过程的混乱和之后发生的各种严重骚乱,又充分暴露了美国选举人团制,在程序和制度设计上存在的致命漏洞,也需要在制度程序上进行反思与修正。

这些致命漏洞,在之前并未暴露,但是特朗普的防疫无能、他的私德缺位以及它与拜登(Joe Biden)的撕扯,让这些制度性漏洞充分暴露,如果无视这些漏洞,很可能还会在未来给美国带来更严重的宪制危机。

必须认识到,在任何国家,最高权力能否在领导层之间平稳转移,都是衡量一个国家制度成熟与否以及法治健全与否的重要标准。

古今中外的很多历史经验教训都一再提示,如果不能保证最高权力在领导层之间以和平方式平稳移交,这个国家的政治社会就不可能稳定,就可能埋下高层内斗、政治分裂、大规模骚乱、乃至爆发内战的隐患。

美国今天或许还没到那个程度,其制度韧性依旧相当强劲。但是,再有韧性的制度也经不住这样折腾。而这次选举中出现的各种严重乱象,尤其是特朗普拒不承认败选,鼓动支持者“进京勤王”并最终占领国会、暂时性阻断宣布大选结果的行为,已经离这样的风险只有一步之遥。

不要忘了,上一次美国国会被占领,还是在1814年,当时还是在英美战争期间,英国试图夺回对美国的控制权。这次国会被暴力攻陷,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意味着美国政治已经退回到冲突与分裂的危险边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