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国会】专论|世界正在见证美式民主的制度性危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如果不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多数人或许都难以想象,作为全世界最强大民主国家、向来被视为西方制度典范和民主灯塔的美国,其国会竟然会沦陷于暴力示威。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定于1月6日举行联席会议,以认证当选总统拜登(Mike Pence)在大选中的胜利。这本来不过是象征性的认证流程,不论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其支持者多么不愿承认败选的事实,都无改于大势已去的定局。但在不愿接受败选现实的特朗普的鼓动下,1月5日、6日超10万示威者聚集在华盛顿,誓言“为特朗普而战”、“拯救美国”,挑战选举结果,向国会施压。

2021年1月6日,美国华盛顿的国会大厦遭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围攻。(AP)

结果在特朗普发誓绝不退让的表态下,示威渐渐失控,最终演变为暴力冲突。1月6日,一批特朗普的支持者冲进正在开会的国会大厦,导致参众两院的联席会议被迫休会,议员们仓皇离去。截至目前,骚乱已经导致多人受伤和四人不治身亡。

此情此景,让人极为感慨。如果在200多年前民主刚刚兴起之际出现这样一幕,比如像法国大革命时期的疯狂和政治失序,人们会司空见惯。在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所描述的二战后第二波民主化、1970年代开始的第三波民主化中出现类似的混乱,人们不会感到意外。纵使发生在视美国自由主义民主为榜样的港台,人们在惊诧之余尚能以港台民主不完善来解释。

但让人难以想象的是,民主制度已经建立和发展200多年的美国竟然会上演如此混乱不堪甚至近乎“未遂政变”的一幕。这对于被许多人誉为“世界民主灯塔”、常年以输出民主为己任的美国来说,该是何等的讽刺与羞辱。

曾几何时,美国建国先贤们以人类崭新政治实验和高远理想作为立国基石,为世人所钦羡。尽管长期以来美国社会都具有两面性,在高远理想的背面充斥着太多残忍、不公,美国梦并非如许多人想象的那样尽善尽美,但总体而言,美国在过去数十年乃至长达一百多年的时间里,都是世界许多国家或地区向往的“山巅之国”。不计其数的政治家、企业家和知识分子以美国为学习的榜样,从美国汲取发展经验。而美国也乐于以“世界民主灯塔”自居,在全球范围内推广自己的制度。

过去多年以来,美国是许多人心目中的“世界民主灯塔”,不料在特朗普任期内美国民主危机暴露无遗。 (Getty)

可国会山的骚乱足以说明美国民主正在面临严峻危机。被誉为美国民主研究第一人的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曾论证过,美国民主有赖于三个因素,分别是自然环境、法制和民情,但自然环境不如法制,法制又不如民情。但从目前美国的情形来看,法制和民情都在经受空前冲击。

作为现任总统的特朗普早在大选之前就在缺乏实据的情况下过早指控如果输了一定是拜登作弊,等法律认证的大选结果尘埃落定后他又一直不肯承认败选,莫须有地指控选举舞弊,搅浑大选结果,加剧本就非常严重的社会撕裂和政治极化。今次参众两院的联席会议本来是合法程序,但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依然非常偏执,置法律于不顾。这说明曾经被人称赞的美国公民文化已经不复从前,美国的社会契约正在破裂。

美国民主何以至此?美国社会究竟怎么了?相信这会是许多人共同的疑问。应该说,美国民主的问题并非始自今日,而是早在4年多前特朗普当选乃至更早时候就已埋下伏笔。100多年前托克维尔在积极推介美国民主时就曾流露出某种忧虑,但因为民主契合于启蒙运动以来的人类价值追求,对于美国民主的忧虑淹没在美国民主化的浪潮中,被遮蔽在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先进发达的光环之下,美国民主及其所代表的自由主义民主愈来愈被神圣化和意识形态化,成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历史终点,仿佛只要效仿美国民主就能包治百病,通往更好的未来。

可事实上,美国之所以能在建国以来200多年时间里快速崛起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主要依赖的是复杂的天时地利人和因素,作为治理有机构成的民主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因素或者说上层建筑的构成而已。

拜登上任后能否反思特朗普现象的成因,能否化解美国民主的危机,将影响着未来美国的发展。(AP)

美国社会的现实状况与包括民主在内的治理构成一种相互影响、促进的关系,当现实状况越来越好,包括民主在内的治理才更有公信力,反之现实状况愈来愈糟糕,问题丛生,包括民主在内的治理必然危机四伏。自四年多前特朗普当选以来,美国民主渐次暴露在全世界人面前的种种乱象,既是美国民主尤其是治理的问题,亦是整个社会病得不轻的一种投射。当世人从暴力示威者占领国会看到美国法制、民情的危机,看到社会契约和民主的崩解时,更应去思考藏在民主背后整个治理体系尤其是社会现实的深层问题。

今次暴力示威者占领国会可谓是特朗普任内美国民主危机的最新注脚。四年多前,不少人尚能以美国民主十分完善和牢固,区区一个特朗普根本改变不了什么,甚至很快会在制度的篱笆面前回归理性来自我安慰,可结果短短四年之间,特朗普已经给美国民主造成难以逆转的伤害,戳破了美国民主完善、牢固的美好幻象。

毋庸赘言,鉴于美国社会的韧性和自我纠偏的能力,美国民主和制度体系依然能相对有效地继续运行下去,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如此公然对抗社会契约的做法无异于政治自杀,拜登上任后的美国会在一定程度回归理性和修补撕裂。但如果美国社会不进行深刻反思,不吸取特朗普四年的教训,不去改变造成特朗普现象的社会土壤,不去解决制度和社会现实层面的深层问题,那么占领国会山的危机还可能再次上演,类似特朗普那样的政治人物还会卷土重来,美国政治的撕裂和极化还将继续加剧,美国的国运必然会令人惋惜地在一次次的内耗和社会契约破裂中衰落。

往期社论/专论精彩回顾:

🙌更多精彩内容,详见多维新闻专栏→【社论/专论——读懂世界之变 欲成一家之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