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暴乱 | 民粹与反智合流 美国正品尝民主异化的苦果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1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于华盛顿出席集会。当局面失控时,特朗普不得不发表电视讲话,让支持者回家去。(AP)

虽然无法扭转选举结果,但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他的支持者们依旧展开了不计后果的最后一搏。1月6日,美国国会本该完成确认选举人票的程序,但过程被冲进国会的特朗普“粉丝”打断,美国的民主体制遭遇史上最难堪的一幕。美国媒体用暴徒描述那些狂热粉丝,被延后的唱票环节,参议员们咬牙切齿发泄不满。美国大选让“撕裂”成为外界讨论时的关键词,这种撕裂,在今日有了现实的表达。特朗普输了大选,但拜登(Joe Biden)不得不面对7,400万的“川粉”,民主灯塔到底怎么了,应该如何看待当下的美国民主?围绕以上问题,多维新闻专访了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王勇。

多维: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涌入国会,示威游行渐渐演变变成暴力行为,已经出现了死亡事件,特朗普似乎正在进行最后的疯狂。《大西洋月刊》发表评论,将这件事情表述为“在美国总统的鼓动下,武装袭击者正在袭击美国政府的所在地,企图发动政变”。你对此次美国的动乱有何评价?

王勇:1月6日,美国国会出现暴力事件,背后原因大概有几方面的因素。首先,与特朗普个人有关,作为政治素人上台的总统,再加上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这次动乱特朗普脱不了干系。第二,他的政治主张、行事做派,从2020年的大选结果来看,还是受到了美国近一半选民的支持,在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依然还有这么多人支持他,足以说明美国社会政治经济的严重撕裂。

特朗普代表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反抗美国在经济全球化下,不平等的现象。这种不平等在过去的三十年中,不断加剧,可以说美国社会的不平等程度已经倒退了一百年。当下,只有19%的美国人,对美国现状、社会运转方式表示满意。有70%以上的人认为,权势集团对公共政策的制定施加了太大影响。

美国社会撕裂,严重不公的情况,表面上看起来是两党,是红蓝州之间的撕裂,主要表现在沿海和内地的撕裂。由于美国社会的特殊性,种族关系紧张,不平等由来已久,尽管过去几年这种情况得到了一些纠正,但实际上,种族歧视问题一直深深地根植在美国的政治文化中。现在的美国白人也有了生存危机,他们会担心,到了2050年左右,白人会成为美国的少数族裔。

所有这些因素如不平等、种族问题、经济全球化的后果叠加,再加上一位性格特殊的总统,社会分裂的局面越来越明显。另外,疫情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使得大选更加复杂化。总的来说,结构性因素和偶然因素合力,导致了当前的状况。

特朗普之所以能采取可以称之为“政变”的方式颠覆美国体制,能够煽动这么多人,根本原因在于美国政治经济本身的撕裂。

多维:西方世界主要领导人纷纷发声,呼吁美国“停止践踏民主”,在你看来,美国缘何从民主的灯塔国堕落成一个“坏榜样”?是民主出现问题了吗?

王勇:民主这个概念,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推动下,被神圣化为宗教一般的存在。它们在推广民主的过程中,故意模糊民主可能有不同形式这一事实,也模糊了形式民主和实质民主之间的关联和区别,只把民主当作一种宗教或者意识形态向全世界推广。

这种情况下,美国国内的问题被忽略,所谓民主人权自由等概念,成为了西方霸权的工具。

民主的问题其实非常复杂,西方社会在某种程度上尝到了民主极端化的苦果。事实上,民主应该区分形式民主和实质民主。西方社会总结出来的形式民主大概包括一人一票、政党政治、政党竞争等内容,每个国家的政治传统不一样,表现形式也不一样。

更重要的其实是实质民主,民主本身是作为一种手段,用来达到社会公平正义的目标,当形式民主被异化了,就不能解决社会的实质问题,不能带来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公平发展。

特朗普支持者暴力示威,攻占国会大厦(点击查看大图):

+8
+7
+6

从这个意义出发,当前的美国民主遭到了失败,看上去,美国不像它所宣称的那样美好。为什么会这样?主要因为美国的形式民主被大资本和权势集团所绑架,退化为金钱政治,民主的结果只服务于少数人。这样的民主还有一个很大的缺陷,可能会出现某个野心家,利用一些社会问题煽动民众。

信息时代,社交媒体取代传统媒体,过去统治阶级自上而控制信息传播的模式被打破,每个个体在社交媒体时代都成为了信息源,这使得统治阶级、权力精英们对信息的控制,对人民思想的控制变得越来越难,这也是美国局面失控的一个重要原因。

今天的美国能发生国会陷落这样的事情,说明美国的国际软实力在下降,美国帝国衰落将加剧。但其实,帝国衰落是有利于美国民众的,美国可以因此节省下每年花费在海外过渡扩张,维护霸权统治的巨额资金,这些资源可以转而投放在国内,用来解决民生问题,改善美国社会存在的种种问题。

多维:谈到信息时代对美国社会的改变,有一种观点认为,现在的美国体制无法创造共识,只能制造分裂,对此你怎么看?

王勇:我同意这个观点。美国民主体制强调个人自由和权利的保障,但这个权利有利也有弊。美国政治文化的特点是极端个人自由,反对集体主义,怀疑国家和政府的作用,美国民众有持枪的权利,就是为了保障他们可以反对政府的暴政,这是美国政治的特点。

极端个人主义的结果,在统治精英失去构建共识能力的情况下,社会遭受极端不公正时,个人自由反而阻挡了全国性政治共识的形成,政府也无法有效发挥协调建立共识、进行分配的作用。极端的个人权利,让政客和个人都变得极端自私,疫情的考验之下,美国体制这一弊端尤为明显。

另一方面,极端的个人主义和反智主义结合,进一步加深了反智主义,中下层民众的愚昧思想与阴谋家的煽动媾和,带来了巨大麻烦。美国政治体制必须进行改革,要解决财富分配和社会公平的问题。美国过去被认为设计精巧的体制逐渐演变成美国政治的一个弊端,给美国社会带来无穷无尽的动乱。再加上美国选举过于频繁,每四年一大选,中间还有一次中期选举,一次选举结束意味着下一次选举的开始,政客疲于奔命,忙于选举不能做出长远规划。

尤其在社会撕裂越来越严重的背景下,为了政治而政治的情况越来越多,可以说,美国体制和政治文化已经到了需要进行根本变革的时候。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