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暴乱|特朗普仍有机会“埋雷” 现在最紧张的是台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发生在美国国会大厦内外的骚乱被认为“严重践踏了民主”。(AP)

从1月6日到1月7日凌晨,美国经历了“最黑暗的一天”。在本应是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举行联席会议,认证拜登(Joe Biden)当选新一届总统的日子,大批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支持者包围闯入国会,有人与全副武装的警察扭打起来,有人闯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办公室,也有人坐在参议院会议厅的核心位置挥舞拳头。事态造成4人死亡、52人被捕,14名警察在冲突中受伤,其中2人重伤。华盛顿特区实施宵禁。

对于这场疯狂的骚乱,国际问题专家、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院长马晓霖对多维新闻记者表示,骚乱的局面实际上已被很多人预料到了,特朗普不肯接受自己败选的事实,想利用自己“死忠粉”的势力制造政治危机,给国会参众两院制造压力。

可参众两院经过选举之后,民主党在众议院大胜,参议院50:50的局面也让民主党取得实际控制权(即将上任的民主党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同时将出任参议院议长,手中有关键一票),这加剧了特朗普败局的不可逆转性,进一步刺激了“川粉”(特朗普粉丝)的情绪,所以“川粉”采取了占领国会这种极端方式来表达不满。

马晓霖认为,特朗普对此次骚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身为现任总统,他不仅不接受败选的结果,还通过推特煽动“川粉”情绪,不惜对美国传统制度进行颠覆。尽管在骚乱发生后,特朗普在推特上希望支持者“回家”、“和平示威”,但骚乱这把“大火”已经“熊熊燃烧”起来了,“这种局面下再说这些话,意义已经不大了。”

而推迟到1月7日凌晨进行的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已正式确认了美国大选的结果,宣布拜登当选美国总统。与此同时,特朗普表示“尽管我完全不同意选举结果,事实也证明了我的观点,但1月20日将会有一个有序的过渡。”

这被很多评论者看作特朗普已放弃了挣扎。在马晓霖看来,特朗普是不可能借助一场骚乱来翻盘的,参众两院都已控制在民主党手里,大选结果不可能出现反转。而且特朗普在败局已定的情况下,公开指责他的搭档,即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说他没有勇气,“这进一步证明特朗普阵营的分裂。”

此外,骚乱爆发后,特朗普的推特账号被封禁12小时,脸书和Instgram账号被禁言24个小时,Snapchat被无限期禁言。同时特朗普还被推特官方警告,如果继续违反规则,有可能会永久冻结封号,“失去社交媒体这个阵地,特朗普将失去话语权。”

显然,华盛顿的骚乱不太可能会影响1月20日白宫的权力交接。不过马晓霖也注意到,美国军方10位在世的历任国防部长公开表态,要求军队不要干涉政治,“毕竟从法律上讲,在1月20日之前特朗普依然有权调动军队,有权对外宣布开战,这些风险到现在为止依然存在。接下来要看共和党的大佬们会如何表态。”

点击大图观看发生在华盛顿特区“丢尽了美式民主的脸”的严重骚乱⇩

+21
+20
+19

事实上,特朗普此前一直没有放弃最后一搏的努力,就算这些动作不能推翻选举结果,也可以给拜登“埋雷”。近期有不断有传言称,不排除特朗普在任期结束前对伊朗宣战;就在1月7日,特朗普政府与台湾政府通过视频进行了“政治军事对话”。

对此马晓霖表示,特朗普想要给拜登“埋雷”的心思,连共和党都很清楚。在伊朗问题上,伊朗方面早就公开表示,美国“不要跳入以色列挖的坑,将自身引向战争”。特朗普确实有向伊朗发难的可能性,但从现在看,伊朗方面已判定美国不敢开战,“因为如果美国真想打伊朗的话,早就开战了,美国显然在顾忌‘成本太高’,伊朗已经对美国打这种‘战争边缘牌’非常熟悉。”

2020年11月9日,美国海军尼米兹号航母本已离开波斯湾,但很快伊朗核物理学家遇袭身亡,伊朗向美国发出强硬表态,包括增加核设施中浓缩铀的浓度,使得尼米兹号航母又重返波斯湾,马晓霖认为这在某种程度上讲是伊朗在挑战美国。

“伊朗这么做其实是为未来拜登上台后美国重返伊核协议施加压力,给自身增加筹码,比如现在把浓缩铀浓度升上去,等到和美国谈判的时候,再把浓缩铀浓度降下来,就可以以此来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而实际上伊朗并不会因此而付出什么实际代价。”

至于台海问题,马晓霖认为中国政府看的很清楚,“美台之间再热闹,只要台湾不宣布独立,美台之间的互动只会给大陆提供促进两岸统一的机会。”假如台美之间的“政治军事对话”达成任何导致地区局势升温的结果,中国空军很有可能会直接从台湾岛上空飞过,并且让“军机飞越台湾岛”就此常态化。

届时台湾会陷入两难:敢不敢对大陆军机开火?只要台湾敢打,大陆势必立刻会开启武统进程,到那个时候美国敢不敢介入?“所以我觉得现在最紧张的其实是台湾。”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华盛顿特区发生骚乱后,西方多国领导人纷纷发声谴责,包括英国、加拿大、荷兰、西班牙、德国、爱尔兰、黎巴嫩等国家元首或政府高官发出呼吁“停止践踏民主”,其中不少声音也要求特朗普“承认选举结果”、“平稳过渡权力”。

多年以来,国际政治学界的一个普遍共识是,尽管美国国内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美国的民主政治制度的最大特点之一就是拥有强大的自我调试能力与自我修复能力,这让美国的体制保有相当程度的韧性。但近些年来美国国内的社会撕裂日益严重,尤其是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不止一次的出现宪政危机,如今华盛顿的骚乱更被很多人看作是“丢尽了美式民主的脸”,美国政治制度的自我调整能力是否依然值得信任?

马晓霖认为,从大体上讲,美国政治制度的自我调整能力没有大的问题,“最大的调试就是把特朗普选下去了。”回想2020年初,在美国还没有大规模爆发新冠肺炎疫情的时候,特朗普的选情可以说是气势如虹,那时没有人会相信拜登能在大选中胜出。“可是一年下来,美国大量选民义无反顾地抛弃了特朗普,甚至拜登比特朗普多出来的那700万票(选民投票),那部分选民就是要把特朗普选下去。”

“当然,特朗普支持者中不乏有被洗脑的极端分子,现在在华盛顿制造骚乱,甚至会将游行示威常态化,这都是难免的”,但很难证明美国的政治制度已经彻底失灵了。

何况“打砸抢”之类的骚乱之前美国也发生过,只不过国会被示威者占领是第一次,“但可能也会有很多美国人说,这也是民主的一部分啊。”马晓霖表示,关于美国政治制度是否依然有足够的自我修复能力,不妨继续观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