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伊多失势 欧盟审时度势“以礼相拒”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去年(2020年)12月,委内瑞拉举行全国代表大会选举,总统马杜罗(Nicolás Maduro)的执政党在以瓜伊多(Juan Guaidó)为领导的反对派杯葛不参选的情况下,不战而胜。瓜伊多亦随之丧失国会议长的身份。

随后,在即将上台的美国拜登政府依旧与瓜伊多保持距离的情况下,欧盟虽然仍强调会与其合作,却已经改口将之称为“前议员”,不再以“临时总统”相称。

委内瑞拉2020年12月6日举行全国代表大会选举,在反对派领袖瓜伊多的杯葛号召下,执政党获得压倒性胜利,以520万票拿下277席中的256席,终结了反对党过去五年的多数席时代,未参与竞选的瓜伊多自然失去了议员乃至议长身份。

而瓜伊多紧接着发起的“拒绝选举结果”的平行公投,也未获得过多关注,他原本期望能动员大量民众参与,与低迷的议会选举投票率形成对比,为自身的“合法领袖”地位注入强心针,但最终似乎不尽人意。虽然他声称有650万民众参加投票,其中300万民众乃亲身投票,但其真实性缺乏考据,有政府支持者上传影片指“票站”人数寥寥,许多观察者也认为此举未能掀起什么波澜。同时,反对派内部的四分五裂,也让瓜伊多无法再统领反对阵营。

委内瑞拉新一届议会1月5日宣誓就职,其中277席有256席属于执政党。(美联社)

瓜伊多魅力渐散 反对派大分裂

西方各国原本支持瓜伊多“总统”地位的最大理据,便是反对派在2015年全国代表大会选举中击败执政党,而瓜伊多在2019年初获选议长,有了民意加持的“正当性”,尽管这位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年轻议员当选时票数不超过10万。当瓜伊多振臂高呼要求马杜罗下台时,不满马杜罗久矣的西方国家立刻为瓜伊多背书,美国还对委内瑞拉的命脉石油产业祭出制裁,希望一举压垮马杜罗政府,特朗普甚至一度暗示会采取军事干预。英国同样对委内瑞拉发起制裁,并拒绝马杜罗政府提取委内瑞拉存放在英国央行的价值逾10亿美元的黄金。

但由于瓜伊多始终无法争取到军方高层叛变,一度轰轰烈烈的政变逐渐失去动力。他又被爆出与哥伦比亚毒贩关系紧密等丑闻而形象受损,且委内瑞拉经济因瓜伊多头号支持者美国的强力制裁一泻千里,反对派内部也渐生缝隙。最戏剧化的一幕发生在去年1月5日,全国代表大会将同属反对派的帕拉(Luis Parra)推举为议长,帕拉就职时批评瓜伊多将政治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他将寻求国家内部和解,而瓜伊多全程被禁止入内。

虽然瓜伊多彼时就已失去官方的议长头衔,但他随后召集百位反对派议员进行选举,自行宣布连任,西方国家也就继续将他奉为议长。但他的国内魅力逐渐退散已是不争的事实,去年5月他疑与美国雇佣兵勾结寻求武力推翻政权事件,让不少反对外国武装干预的民众对他感到怀疑。

如果瓜伊多趁今次议会选举率领反对派获胜,那么西方国家自然可以继续将其视为当仁不让的合法领袖。但他以马杜罗在选举委员会中安插亲信为由,选择了杯葛选举。英国独立媒体《金丝雀》(The Canary)认为此乃美国的授意,旨在“证明”此次选举的不合法性;执政党则反复强调此次选举与2015年选举透明程度并无不同,认为这是瓜伊多自认无法赢下多数席,干脆选择罢选,并希望将弃票者统统纳入反对派的阵营。瓜伊多也确实特意在Twitter上上载2015年议会选举的热闹场面与今次的冷清情况对比,指这是马杜罗政府不得民心的体现。

但委国人民弃选不意味着就是支持反对党。时至如今,民众实际上对两方都感到绝望。民调公司Datanalisis数据显示,委内瑞拉六成民众既不支持马杜罗,也不支持瓜伊多。该国因制裁、疫情、石油需求下降的多重冲击而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不少民众选择终日在加油站排队以及寻找清洁水源而非投票。21岁的Gladys Aponte就表示,“我无法再关心政客了,我只能聚焦于自己和家人能不能吃饱饭。”

同时,这也引发了反对派的进一步分裂。部分温和反对派希望在民主框架内与政府谈判,曾代表全体反对党联盟“民主统一圆桌”(Democratic Unity Roundtable)两次出战总统的Henrique Capriles在执政党大胜之后指责瓜伊多毫无长期策略,呼吁美国停止承认他为临时总统。

尽管石油储存丰富,委内瑞拉电力紧张。(美联社)

欧盟率先转变态度

至此,面对马杜罗重夺立法机构,瓜伊多失去民意代表的法理头衔且民意渐散的事实,西方也开始有所调整。

欧盟率先采取行动,且完美诠释了何谓“以礼相拒”。在新一届议会1月5日宣誓就职之后,欧洲理事会次日发表声明,虽然强调上月选举存在舞弊、无法反映民主,指2015年的选举才是最后一次公正透明的选举,并承诺继续与瓜伊多等合作争取民主,却不再唤瓜伊多为“临时总统”,而是仅称他为2015年国民代表大会的“前民意代表”。

之所以欧盟有此立场转变,据匿名高级欧盟外交官表示,是因为欧盟27国认为在马杜罗掌握议会之后,瓜伊多自封的总统地位不存在制度支撑,欧盟虽然会继续将其视为反对派中的头号人物,却无法再承认瓜伊多为“临时总统”。

相较之下,欧盟委员会发言人斯塔诺(Peter Stano)的表态就让人看清欧洲各国的真实态度。斯塔诺一方面表示,欧盟无权承认一国领袖,只有各成员国才有此权;另一方面又称欧盟该份声明乃27国共识——既不想继续与瓜伊多绑在同一列没希望的列车,也不好讲明,更不能支持马杜罗。

英国方面则仍公开力挺瓜伊多为“临时总统”,展现出该国脱欧后高调的外交立场。不过,这难免令人想起数月前的旧闻:马杜罗要求提取委内瑞拉政府存放在英国央行价值逾10亿美元的黄金,英国央行最终在英国高等法院裁决的支持下,以“瓜伊多才是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作为篡位者无法代表委内瑞拉”为由,拒不交付黄金。若是今日英国不再承认瓜伊多,难道要其承认马杜罗?

马杜罗的支持者1月5日上街庆祝执政党赢下议会选举。(Getty)

拜登迟迟未与瓜伊多互动

末了,最关键的还是美国的态度。查韦斯-马杜罗政权是拉美地区少有的将生产要素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国家,自当年查韦斯冒欧美之大不韪,在国内各关键产业力推国有化之后,便注定了没有任何一个美国政府能对委内瑞拉保持友好态度。即将上任的拜登显然认为瓜伊多是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却也不可能愿意放下身段认可马杜罗。更何况拜登政府还需考虑“委内瑞拉问题”在美国国内政情的影响。

所以,在瓜伊多再无可能获得委内瑞拉国内支持的情况下,上月的委国选举实则为拜登提供了一个契机。据彭博社报道,拜登不会强迫马杜罗下台,而是希望以一场公正的选举换得取消经济制裁,他对瓜伊多则态度含糊,有报道指瓜伊多自11月底就希望与拜登通电话,但至今未如愿以偿。待得拜登政府上任后,在委内瑞拉国内没有可成势的反对派的情况下,可以预估拜登政府将与马杜罗虚与委蛇,在持续批评施压的同时,寻找合作的可能。

从这个维度来看,欧盟也好,英国也好,其实也都在等待美国的态度。各方漂亮的外交措辞之下,实则都是对利益的计算、对现实的评估和妥协,以及对各国国内选举政治的考量。这本身也才是政治的本质。

而对依旧如坐针毡却情况好转的马杜罗而言,为扩大自己与拜登政府交涉时的筹码,为确保自己执政延续,也为了委内瑞拉国家和国民的发展,现如今所应该做的,便是优先乘势搞掂国内问题:巩固军方支持、确保国内各地区局势平稳、大幅改善现存的严峻治安问题、吸引来自中国、日本等国的外资(并在国内说服各方,做好向外资让利的准备),随后才能改善当下民生困苦的问题,适当向国民分配红利,进一步稳定时局。至于再下一步的长远发展,恐怕还不在马杜罗的优先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