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忙着最后一搏 美台关系酝酿巨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占领国会”事件发生、美国政治陷入史无前例的混乱的时候,美国现任政府的一些功能处于维持状态,一些功能处于停滞不前,然而几乎只有一个方向的施政仍然持续进行,那就是对华外交,美中关系从全面战略竞争向全面战略敌对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对华遏制措施不断出台。

作为对华外交的一部分,美台关系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的最后一段时间,已经不经意地发生了一系列变化,并朝着根本转变的前景扎实前进。

卫生部长访台、副国务卿访台、印太军事情报总管访台直至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即将访台,美台卫生对话、经济对话直到军事和政治对话,特朗普政府实操对台军售到台北法案、2021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台湾保证法中对台方针和政策的重大改变……回过头来看,美台关系走得越来越近。

9日,在“占领国会”事件掀起滔天巨浪、特朗普政府陷入风雨飘摇的时刻,美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仍有闲情逸致在推特上宣布了一条石破天惊的消息:“今天,我们将取消我们自己施加的对(美国)行政机构与来自台湾的同行之间进行交往的所有限制。”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1月9日发布声明指,美方将取消自我施加的美台交往限制。(美国国务院网)

人们想当然地将这一新举措与特朗普联系起来了。不过,尽管总统应该会知情,而且给予国务院允可,授权国务院作此宣布,但下半年以来美台关系一环扣一环的操作,应该是特朗普政府内部的建制派主导进行的。

先来看看蓬佩奥的经历:哈佛大学法学博士——律师——进入商界,并创办塞耶航空——当选国会议员——美国中央情报局长——美国务卿。

这是一份完整的美国政界建制派的履历。蓬佩奥、彭斯(Mike Pence)是美国政府内部典型的建制派。他们一方面在多数时候听命于总统,但另一方面坚持建制派的主张和施政策略。

后者在新冠疫情发生后变得更为显著,集中体现在对华和对俄政策,尤其是对华政策的实施上。建制派利用了新冠疫情对特朗普选情的冲击及特朗普气急败坏的心情,特别是选举日失败后特朗普的主要精力转向“推特论争”,转向抨击民主党人,转向“翻盘”大业,无暇顾及日常政务,因此在很大程度上放手各部门运作——前提是不能干扰其本人的“翻盘”,相反要有利于它。

与此同时,特朗普在政治处境陷入不利的情况下,需要笼络政府内部建制派,对其政治诉求提供支持与合作,这就客观上使其必须更加倚重并放任建制派的政治运作。

举两个重要案例。其一是美国务院对南海战略方针的实质转变。其二就是美台关系实质化不断向前迈进。

就美台关系来说,美国务院作为外交主管部门,既有贯彻落实国会涉台相关立法的一面,也有与国会的建制派联手,有意识地加大力度,推动美台关系实质化迈上更高台阶的一面,在对台方针和政策上,特朗普名义上是总统,但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美国务院,形成蓬佩奥主导+特朗普首肯的模式。

这与特朗普执政前三年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

广为流传的一个消息说,当美中贸易谈判正进入紧要关头的时候,一位低阶官员访问了台湾,特朗普知晓后大为光火,斥责其干扰其贸易谈判策略。

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以贸易关系的调整为核心,在其任期的大多数时候,孜孜以求于通过极限施压迫使中方与美方达成所谓“对等公平”的协定,为此不断运用逐级加码的贸易战策略,美中贸易对抗时断时续,时弱时强,直到在2020年初达成第一阶段协定。

在此期间,应该说,特朗普执行国会相关涉台立法是不力的,带有敷衍的意味,美国对华一切外交都服从服务于特朗普的对华贸易关系调整大计。

这些与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美大爆发后的情况迥然不同。这年的全年,特朗普政府建制派过去三年压抑的对华策略接连出现,事实上特朗普政府提出全面战略竞争政策,除了科技和军事领域比较超前之外,其他领域的对抗实际上主要都落实在2020年。

对台方针和政策尤为明显。美国政府取消美台官方交往的限制意味着什么?

首先,这是美台关系发展趋势的一个小结,搞了那么多动作,虽然是按照国会立法行事,但始终没有把它说破。现在国务院把它说破了:就是从今往后,美台官方交往没有任何限制了,过去普通内阁部长能访台,马上重量级的驻联合国大使能访台,将来访台的官员将没有上限——各位可以自己想象;台湾方面也是如此,过去都是偷偷摸摸的,近来大大方方了,但级别始终没有什么大的突破,将来也不设限了。

其次,取消美台官方交往的限制,就意味着美台不仅可以进行经济文化交往,还可以进行外交、政治和军事交往,未来的交流具有无限空间——只要你能想到的,美台都可以做到。

第三,美国务院的声明表示,国会从立法层面为美台关系发展大开绿灯,但特朗普政府过去三年一直在敷衍,没有切实贯彻,更没有像国会说得那么露骨,那么蓬佩奥的宣布,就代表美国政府也确定了对台政策转型的完成。

蓬佩奥在美国一片乱局中作出这一声明,可谓用心极其“险恶”:利用了政治混乱的“天赐良机”,抓紧将过去想做而做不成的事,做了,切实固化美国对华战略转型的政策“成果”———蓬佩奥担任外交主官达三年,是具体操盘手,某种程度上也是蓬佩奥的成果:

为美国可能的对台更重要宣布或者访问——比如,进一步突破驻联合国大使级别——进行铺垫;为下届政府继续推进对台政策埋下“伏笔”。民主党人本就善于利用台湾问题在美中关系中做文章,美国务院通过一系列对台举措以及新的对台政策宣布,实现美国政府内部建制派中坚的对台策略在两届政府间“无缝衔接”,为美国的整体对华政策及国家利益服务。

在美国对华战略质变的过程中,台湾正在并将继续扮演不可取代的重要角色,而这将成为中美数十年战略竞争、对抗直至冷战的重大挑战之一。

(本文经作者授权转发自微信公众号“印太新观察”,作者丁咚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