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与盟友左右为难 拜登会让欧洲对华态度动摇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民主党掌控参众两院,为拜登未来的执政打开了空间。(Reuters)

国会之乱后,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正酝酿对特朗普(Donald Trump)启动二次弹劾。尽管特朗普在后续发声中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意欲“割席”,但无论是民主党还是主流舆论,似乎并不打算给他机会。1月20日,拜登(Joe Biden)上台,充满波折的美国总统大选将落下帷幕,撕裂的美国社会能否就此获得弥合的机会,中美关系在拜登当政下重置的可能性有多大,为此多维新闻采访了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王勇,他在分析中指出,就美国内政而言,拜登走中间道路是必然选择,就中美关系而言,主基调不变,不确定性仍在,但也有重置的机会。此为第二篇。

多维:修补盟友关系也是拜登公开说过的优先事项之一,有观点认为,比起特朗普时期的单打独斗,拜登政府在对华关系上,更倾向于拉盟友一起与中国竞争。欧洲一方面欢迎拜登上台,但是另一方面,在2020年底,率先与中国敲定《中欧投资协议》,在此之前,美国候任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曾发推试图阻止。欧洲在对华态度上前后展示了一种矛盾的心态,在此背景下,如何看待拜登上台之后的中美欧三边关系?

王勇:首先,《中欧投资协定》还没有形成正式文本,也没有签署协议,未来还存在不确定性。拜登上台之后美国会重新重视盟友关系,如果欧洲方面不够坚定,《中欧投资协定》就有可能生变。考虑到疫情之下美国消费缩小,经贸蒙受巨大损失,美欧之间也有激烈的竞争关系的因素,拜登上台之后,即便将修补盟友关系放在第一位,但实际上,就美欧关系而言,分歧并没有那么容易弥合。

美欧的政治和价值观以及意识形态有一致性,这是双方关系的基础,但美欧之间也有实际利益冲突,而且非常严重。第一,特朗普遗留下来的,共同分担防务开支的问题还没有谈妥,美国的经济不好,欧洲的经济也不好,双方未来肯定还会就此继续争执。

第二,美欧在贸易、投资、电子商务、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等问题上,都有非常严重的矛盾,欧洲不愿意成为美国的数字殖民地,已经下定决心发展自己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要把数据控制在自己手里,要做到这一点,就得和中国合作,对冲美国的影响。

因此,要对美国竖起一定的壁垒,这一点欧洲和美国华尔街产生了严重的利益对抗。此外,美欧在中国市场的竞争也很明显,尤其是民用飞机、高科技以及农副产品等领域。

第三,在俄罗斯问题上,美国主张欧洲必须防范俄罗斯,欧洲则认为可以和俄罗斯达成合作关系。其实,中欧之间的实际利益越来越大,中欧贸易总量已经超过了美欧贸易总量,中国经济发展速度也已经超过了其他经济体,中国市场的吸引力只会越来越大,未来谁获得中国市场,谁就能在国际竞争方面掌握较大优势。在这个意义上,美欧更是竞争关系。

所以,对中国而言,如何在这个过程中打好市场牌来缓和与美欧之间的关系,非常重要,我认为中国下了一步先手棋,争取了主动,美国未来如果要继续遏制中国,或者与中国进行新冷战,没有欧洲的配合是无法实现的。

多维:特朗普即将卸任,但仍然不遗余力地打击中国,又是要求封禁中国的APP,又是要求纽交所下架中国三大运营商等等,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看待拜登上台之后的中美关系?

王勇:特朗普最后的疯狂还在持续,而且应该会延续到“特朗普政府”的最后一天。这反映了,特朗普国安团队对中国和平崛起的一种恐惧和严重的意识形态偏见。蓬佩奥(Mike Pompeo)也承认,过去四年的对华政策失败了,美国应该吸取这个教训。

我认为拜登的对华政策会做出较大调整,特别是在气候变化和公共卫生的问题上,中美之间有展开合作的可能,也必须展开合作。拜登已经将气候变化视作国家安全问题,这是拜登的基本路线。

与此同时,中美之间的大国竞争还会继续,无论谁上台,这种基本态势不会改变。中美竞争并不可怕,一种良性的、不以损害对方利益为目的的竞争是有可能的。

拜登竞选时承诺,上任之后把回归多边作为重要外交议题。(Getty Images)

中国方面也愿意与美国建立这样一种竞合关系,但美国国内的深层政府和国防情报部门,有一些官员依然对中国持高度怀疑的态度。美国的军火集团,为了给武器找销路,必须制造紧张局势,他们会加大贸易保护主义的力量,让其继续成为影响拜登政府对华政策的妨碍性因素。

另外,拜登上台之后,中美经贸关系应该会有所调整,拜登反对加征关税,但他对于取消对华关税会比较谨慎,大概率会把关税作为与中国谈判的条件,以换取进一步承诺。

最后,意识形态上,中美会出现更加激烈的竞争,新疆问题、香港问题和台湾问题都会是角力场,双方会围绕人权、意识形态等等展开竞争,因为民主党的基本理念中,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概念。

中美关系未来到底会怎样,尚不清楚,有较大不确定性。主要取决于美国国内政治演化的情况,也取决于拜登作为美国最高领导人,与习近平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之间的共识,取决于双方能否真正确保暂时搁置分歧,在可以合作的领域务实合作,以此建构一种良性循环的关系。总之,中美关系重置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要看双方能否把握机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