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vs美国 异常相似的政制破败轨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大选选举争议触发的国会冲击案令全球震惊,与此同时中亚国家吉尔吉斯斯坦(以下简称吉尔吉斯)的总统大选亦顺利举行。反对派领袖扎帕罗夫(Sadyr Japarov)很大机会取得约八成选票,大比数击败其他16名候选人当选。

在此场选举不久之前,吉尔吉斯便曾上演类似美国的选举争议。

去年(2020年)吉尔吉斯国会选举出现了买票贿选的舞弊指控,国民发起示威并曾一度攻占国会及多座政府大楼,时任总统热恩别科夫(Sooronbay Jeenbekov)被迫宣布下台出国后,方得以举办此场选举。

吉尔吉斯为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中亚五国之一,毗邻中国及哈萨克两个大国,自1991年独立以来为中亚唯一拥有活跃公民社会、相对自由媒体、定期举行选举的国家。然而由于吉尔吉斯南北由天山山脉阻隔,南北文化、经济、社会条件差异巨大,首都比斯凯克所在的北方,自苏联时代已是国家经济的重心,相对南部较为富裕,而南部则比较传统及保守,宗教色彩亦较为强烈。加上当地乌兹别克裔的少数族裔亦势力雄厚,长期与吉尔吉斯人处于紧张关系,甚至曾爆出过多次种族仇杀。

而吉尔吉斯国内的几个世家大族亦长期把持朝政,各方各怀鬼胎致力要将对方拉倒,每当一派掌权时便会向上一届政府成员及政敌清算及收监。而事实上,各派权贵本身亦贪污成风,如上任总统热恩别科夫的前任阿坦巴耶夫(Almazbek Atambayev)便因贪腐案被定罪入狱,却在去年示威中被支持者劫狱获释。由于吉尔吉斯地瘠民贫,国内最大资源为金矿、铜矿的出口,因此吸引不少外资投资开发。加上其历史上为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也为中国“一带一路”的重点合作对象之一。

谁才是“香蕉共和国”?

尽管吉尔吉斯近年大兴土木,却因此批“一带一路”工程积欠大量债务。2013年中国进出口银行向吉国政府贷款3.86亿美元,以作中国公司特变电工翻新吉尔吉斯首都发电厂工程费用。然而竣工后2018年初发电厂便发生故障,当局随即展开调查,时任总统阿坦巴耶夫便爆出巨额贪腐指控,最终触发党内南北派系的政争,最终由南部出身的热恩别科夫一派胜出。去年国会便投票剥夺阿坦巴耶夫的赦免权,并将之拘捕并判囚11年,自此为一年后的占领国会埋下伏笔。

去年国会选举中有16个政党竞逐120个国会议席,最终却只有四个政党晋身国会,当中几乎全属于亲政府派系。选举结果引起大众争议,惹来买票贿选疑云,有示威者分别占领政府大楼白宫以及国会大楼,多名现届高官辞职,反对派自行成立新政府,中央选举委员会亦宣布选举结果无效。本来态度强硬的总统热恩别科夫见大势已去,亦以不欲导致流血事件为由黯然辞职。而除了阿坦巴耶夫在混乱中越狱外,刚在日前当选总统的扎帕罗夫,亦于去年示威同样被劫狱而获释。

由于国内贪腐问题严重,选举公信力备受质疑,吉尔吉斯的每次选举都会引起买票贿选的舞弊指控,甚至被不同派系利用为扳倒政敌的理由,触发示威、革命甚或政变。2005年郁金香革命推翻自独立以来一直掌权的专制总统阿卡耶夫(Askar Akayev),便是因抗议选举被操纵的示威触发。然而取而代之的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yev)自己亦因贪污成风、用人唯亲为由,在五年后的二次革命中被推翻。巴基耶夫下台,阿坦巴耶夫冒起,六年后却竟又同样卷入贪腐丑闻被起诉判囚。

美国的国会冲击案后,前总统小布什便怒斥选举结果遭干预的行为,如同发生于香蕉共和国,不应发生在美国此民主共和国。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指此为第三世界式的反美无政府状态。“香蕉共和国”一词本指依赖单一产业并受外国资本垄断,长期处于政治稳的拉丁美洲国家,不过亦可同样引申至吉尔吉斯此15年内三度政变的第三世界国家。然而以之为鉴,吉尔吉斯的政局动荡亦可为美国政治崩坏提供参考:南北地域差异、权贵派系斗争、种族对立仇杀、政府贪污腐败、选举公信成疑。

经济社会矛盾必须解决

吉尔吉斯长期的重北轻南的经济发展,令南北文化、经济、社会条件鸿沟越来愈大,国家向心力因而减弱,南北对立甚至不信任由此而生。美国城乡差距亦不断扩大,此次大选中特朗普在大中城市便全军覆没,其支持者全都集中于发展落后的乡村,与富裕城市小资的民主党票仓形成强烈对比。吉尔吉斯的南北对立亦发展成南北世家大族间的权力斗争,此亦一如美国民主共和两党近年的党争愈趋激烈,先有民主党向特朗普发起的“通俄门”调查,后又有特朗普针对拜登的“通乌门”事件。

双方向对方施加的政治斗争,在大选中加入外国势力干预及收受外国资金利益等指控,无疑削弱选举的公信力,再加上美国金权政治下财阀向各派候选人提供源源不绝的政治献金及竞选经费,使得选举向富人倾斜,弱势声音遭受压制,选举的公平公正性因而受质疑。如冲入国会的示威者宁可相信有只手遮天的深层政府操纵大选,也没法对现今的政治体系有所信心。另外特朗普一直助长的白人至上主义者,亦与去年的黑人民权示威形成强烈对比,也令美国立国以来的种族矛盾挥之不去。

观乎此,不论是不少论者从2005年郁金香革命开始,将吉尔吉斯的政局动荡归咎于外国势力,抑或在此次美国国会山遭攻占,将所有责任归咎于特朗普,又或者民主党人及科技巨企,皆是以一叶而障目,无法综观两国政经社会的深层次矛盾。此次由阶下囚摇身一变成为一国之首的扎帕罗夫,纵使以八成得票获胜,难言不会步上其前任历届总统被推翻、流亡、判禁的后尘。而美国朝向政制破败的深渊跌堕,为政者若无决心解决当前的众多根本矛盾,美国成为“香蕉共和国”又有多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