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级后对韩发出严厉谴责 金与正地位发生什么变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早在2015年,金与正(左二)就开始陪同金正恩(右三)出席公众场合,为步入政坛做准备。图为2015年3月12日,金与正陪同金正恩视察驻守东海岸前方哨所的信岛防御连。(路透社)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在2021年1月5日至12日举行的劳动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中未能当选政治局候补委员,外界普遍认为她被“降级”。但金与正降级与否和她的实际影响力无关。

在社会主义体制,特别是朝鲜的政治体制中,干部的正式职务和实际影响力常常不一致。例如,朝鲜在向外国派遣代表团时,团长往往不如一同前去的官员权力大。

就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的情况来看,她的正式职务和实际地位之间一直存在很大差距,因此仅凭其职务变化就做出判断存在明显的局限性,需要更加关注她的实际地位。

2018年2月,金与正作为朝鲜高层代表团的一员访问韩国,越过名义上的团长、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常务委员兼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长金永南,直接向韩国总统文在寅转交了金正恩的亲笔信。

金与正身上流淌着朝鲜前领导人金日成、金正日“白头山血统”的鲜血,相比于其他干部,她具有优越的“身份”,并以此为基础,发挥出远超过其职务的影响力。因此,不能因为金与正在劳动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没有当选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候补委员,就断定她被降级。

从会议选出的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候补委员名单来看,并没有候补委员是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或副部长。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委员及候补委员的选拔标准是不断变化的,此次名单中没有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或副部长,说明金与正很可能本就不该出现在名单中。

金与正在2021年1月12日(1月13日公布)以个人名义发表对韩声明,就韩国联合参谋本部密切关注朝鲜“阅兵活动”批评称,“那边(韩国)的人真是一群令人难以理解的怪人”,并使用了非常强硬的措辞谴责道,“说他们天下第二蠢都简直委屈了他们,根本就是超级蠢货”。

一览金与正的仕途上升路,点图放大浏览:

+22
+21
+20

在这次声明中,金与正的头衔是“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可以判断出她的正式职务由“第一副部长”降为“副部长”。但金与正此前仍以个人名义发表新年声明,说明金与正与其他干部不同,无论她的正式职务如何,她仍然会负责对韩事务。能够确定的是,金与正在2019年开始全权负责对美及对韩事务。通过这次的声明,判定金与正在2021年继续掌管对韩事务毋庸置疑。

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的138名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名单是根据复杂的标准制定出来的,不能直接反映上述人员的地位排序。值得注意的是,金与正的名字排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常务委员赵甬元、宣传鼓动责任秘书朴泰成之后,且在宣传鼓动部第一副部长李英植、党中央委员会国际部长金成南之前。

直到最近,金英哲还在担任劳动党负责对韩事务的副委员长(相当于秘书职务),但在本次会议中他不仅未能连任对韩秘书,反而降为统一战线部长。并且,本次会议并未选出对韩秘书职位的继任者,这表明金正恩对今后韩朝关系的改善不抱太大希望,并且金与正实际上仍将作为对韩秘书活跃。

金与正虽然没能当选党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但在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式上与候补委员李善权一起坐在主席台第二排,显示出自己特殊的地位和不可忽视的影响力。

经常与金与正一道陪同金正恩出席各项公开活动的前组织指导部第一副部长赵甬元突然被任命为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常务委员及党中央委员会秘书,从这一点来看,只要金正恩做出指示,金与正随时能够再次当选政治局候补委员,甚至是政治局常务委员。

原标题:《透过朝鲜劳动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及对韩声明分析金与正地位变化》

作者:伍德罗·威尔逊中心研究员、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员,郑成长

译者:多维新闻 许嘉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