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的“美利坚之春”:美国须正视的资本主义危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月6日,特朗普(Donald Trump)支持者冲入美国国会,既打断参众两院联席的选票验证流程,也让美国国会在1814年英军入侵后,首度陷落于外力之手。即便警方随后驱散人群、逮捕示威者,这段近似好莱坞情节的政治闹剧,仍旧重挫了美国道德形象,并在其长年标举的“民主话语”外表上,划出了刀刀见骨伤痕。

回顾过往岁月,但凡东欧与亚非拉国家爆发反政府示威,美欧为首的西方世界往往会在第一时间掌握论述主导权,从“颜色革命”、“阿拉伯之春”到“最美风景线”,无数词汇在街头骚乱中诞生。往复之间,亚非拉的反政府示威尽成“民主化运动”,街头骚乱、占领机关亦染上进化的文明色彩。上述剧本在西方主导的知识界、传媒界畅行,并已内化为受众的普遍逻辑,信手拈来,宛如膝跳反射般自然。

然而伴随西方近年的社会动荡,这套鲜亮的“民主万灵丹”叙事,终于出现裂痕。从法国黄背心到美国BLM(Black Lives Matter),警暴、占领、反政府骚乱轮番涌现,过去刻板印象中的非西方符码,如今亦在曾经的道德高地上演,美国的国会陷落,不啻又是记天外重击。

美国首都华盛顿於2020年8月28日有过万人集会,纪念已故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ur King Jr.)发表《我有一个梦想》演说57周年,他们同时要求争取种族公义,以及正视警暴问题。(AP)

由微观层次剖析,此次骚乱是特朗普煽动群众后,失控酿成的政治闹剧;但由巨观层次概览,导致国会陷落的深层动因,实与过去诸多被加冕的“民主化运动”类似,即在资本主义的狂飙道路中,不平等程度加剧、社会阶级愈加极化,被金融化、全球化所掏空的底层怒气无处宣泄,最终化作街头之火,反复冲击政权,只不过发生在亚非拉的被扭曲为“民主化”,在欧美上演的则被定义为“民主异化”。

眼下国会骚乱正值残局,民主党开始了对特朗普党人的清剿,就连社群媒体巨头亦加入赛局,彷佛此事仅是民主的意外出轨,而特朗普便是那醉人烈酒,待至酒退,制度运行仍能照旧,但事实不然。特朗普的崛起仅为金融资本主义在美疾行的苦果之一,“美利坚之春”虽在此时折翼,只要美国未见改革力道,便将不断蓄积能量,留待下次发作。

美国社交媒体平台推特公司8日宣布,“永久封禁”特朗普的个人账户,理由是“存在进一步煽动暴力行为的风险”。

金融资本主义的震荡

而回顾资本主义在美诱发的矛盾根源,可谓与美国的崛起相伴相生。

1991年苏联崩解后,休克疗法让俄罗斯、东欧等国一夜开放市场,结果导致了国家整体的经济震荡,在货币化的高墙前,社会主义时期的工业资产纷纷流入西方之手。这场名为私有化的大劫掠,造就了西方的空前繁荣,WTO、NAFTA与欧盟渐次型塑美欧元集团的势力版图,为西方资本主义攻城略地。

在此期间,美国一手遏制欧元集团崛起,另一手则迅速推动国家的金融化,与之相伴的,尚有象征高技术、高资本的IT产业崛起,其自东亚吸纳了四小龙等新兴经济体的资本,虽令美国成长为世界资本大国,却也加剧了产业的过热,最终导致2001年的互联网泡沫。此次震荡令美国受创甚深,股市下跌促使投机热潮转至房市,亦为2008年的房地产泡沫埋下伏笔,美国由此陷入往复金融危机的梦魇。

2008年的房地产泡沫引发新一波金融危机。(VCG)

而就在美国应对金融震荡的时刻,东亚已经历了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但相较四小龙的受灾惨重,金融机构不良率相对较高的中国反能生存,原因便在于当年的举国体制。为应对金融风暴,中国政府于1999年成立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将国有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尽数纳入,并以外汇储备支撑银行,成功抵御了金融风暴的侵袭。

经此一役,中国成功晋升金融资本主义大国之林,并与美国开始了币缘战略的初次接触。而两国的互动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美国底层的脆弱化。

支撑美元霸权的代价

1990年代末起,太平洋东岸的美国为维系美元霸权地位,选择了西岸刚战胜金融风暴的中国,作为暂时性的合作对象。在此框架内,中国以强大的实体生产能力,为美国提供了大量的廉价产品,后者藉此大量增发美元,巩固了金融资本的影响力,中国则在过程中累积了外汇储备,并转手购买美国债券。

对美国而言,上述过程有效缓冲了大量印钞所致的通胀,尤其是在应付往后次次金融危机时,但也导致美国的工厂、生产线等实体经济大量外流至中国,结果便是压缩了美国劳工的求职与生存空间,本就在全球化与金融化过程中衰退的“铁锈带”(Rust Belt),如今更是被进一步掏空,彻底沦为造就美元霸权的牺牲品。

与此同时,美国的政治正确思潮正如火如荼进行,有色人种、难民、女权等议题大行其道,大量的底层白人蓝领男性深感见弃于国家、社会、主流舆论,遂于物质与精神上的绝望中,形成了连带意识共同体,“铁锈带”因此由地理概念转化为政治阵营,从而催发了特朗普的崛起。

2020年11月17日,美国洛杉矶的一位年长者(右)从蓝领技工那里取回他的车。(Getty)

然而后者执政期间,实也未能根本解决美国的金融资本主义困境,仅能藉由兴建工厂提供些许新就业机会,结果仍是僧多粥少;社会主义在美国又是被污名为“共产恶魔”的存在,重分配等相关政策由此胎死腹中。于是在选票压力前,特朗普剑走偏锋,选择加剧反华力道,打击人民币影响力渐增的中国,既要防止美元霸权的失守,也欲藉意识形态召唤选票,最终却仍功败垂成。

此次国会骚乱与其说是场蓄意策划的暴动,不如说是美国底层面对精英世界,所发出的无力怒吼。其象征了当今左翼式微后,被压迫群众的弱小反扑,但与阿拉伯之春等涉及政权更迭的运动不同,这次骚乱未能被当今任何主流政治势力收编,故在开始的瞬间,便注定要被贴上暴民标签,最终仅能结束在警察的枪口下。

然而只要美国持续在金融资本主义的世界中缠斗,并持续塑造美元的霸权地位,底层的示威动力便会源源不绝涌出。即便特朗普离去,华尔街与铁锈带的对立仍会持续,美利坚之春也终将再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