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音壁 | 金与正职务降级未入政治局 金正恩如何改革朝鲜体制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6
+5
+4

在2021年1月12日结束的朝鲜劳动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中,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意外未当选政治局候补委员,这是否意味着她被“降级”?

金与正“降级”原因引发猜测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2021年1月11日报道,10日举行的劳动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推举金正恩为劳动党总书记,而金与正既没有当选政治局候补委员,也没有列入劳动党部长名单。在1月12日金与正发表的对韩声明中,她的头衔由“劳动党中央组织指导部第一副部长”变为“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部长”。

美国《华尔街日报》1月11日报道指出,金正恩赋予自己崇高的新头衔,但把妹妹从朝鲜权力精英的核心圈子中除名,此举显示金正恩希望强化朝鲜由其掌控的事实。这个决定也表明金正恩认为最好不要给他的妹妹一个官方职位,因为如果他这么做了,金与正可能会攫取自己的权力网络。

韩国《朝鲜日报》1月11日报道,韩国经济社会研究院外交、安全中心负责人申范哲认为,金与正的降级可能与她负责管理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对韩及对美事务上并未取得相关成果,因而向她追究部分责任有关。特别是在金正恩将部分权力委托给金与正及其他干部之后,外界格外关注金与正并将之称为“朝鲜的领军人物”及“二把手”,这令金正恩十分忌惮。

韩国《金融新闻》1月13日报道也指出,韩国国家安全战略研究所在一份报告中称,金与正被提名为接班人、成为“二把手”的消息令金正恩不满,同时也不能排除朝鲜干部和民众对仅凭“白头血统”便能晋升为高层的金与正持否定态度。

韩国《每日朝鲜》1月12日报道称,金与正的一些政策引发了朝鲜国内的不满。例如,金与正提出限制女性吸烟的政策,而朝鲜女性民众以金正恩吸烟为由提出“你不能限制女性吸烟”的抗议。此外,金与正主导炸毁朝韩共同联络事务所时,一些地方干部批评她是“自大的黄口小儿”。

韩国《东亚日报》1月12日报道,韩国统一研究院朝鲜研究室长洪敏表示,在韩朝关系陷入僵局的过程中,朝鲜内部也出现了问题,因此可能暂时要求金与正反省。

朝鲜录播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细节,金与正位置显眼:

+16
+15
+14

不过,一些媒体持有相反的看法。《日经亚洲评论》1月11日报道,有专家认为,她被排除在政治局之外是因为她的哥哥想保护她不受政治伤害,并为她获得新角色铺平道路。

新加坡《联合早报》1月12日报道援引韩国朝鲜大学教授梁茂振的话称,金与正在国内外都扮演了反派角色,金正恩排挤她的真正意图是在保护她。即使不在政治局,她仍将发挥连系官僚与最高领袖的关键作用。

韩国国情院前官员还指出,现在才30岁出头的金与正自己可能也对承担重大责任有压力。

金与正地位变化不大

《华尔街日报》同时指出,朝鲜问题观察人士认为,有迹象表明,金与正在朝鲜内部仍然有很大影响力。她在会议期间坐在金正恩后面不远的地方,这表明她可能会继续积极扮演目前作为朝鲜政权在美韩关系上的发言人角色。

《日经亚洲评论》1月12日报道指出,专家认为,由于朝鲜没有负责韩国政策的部长,金与正可能会在下一轮调整中获得新职务。

路透社1月11日报道援引韩国首尔庆南大学教授林乙川的话称,对她的地位下结论还为时过早,因为她仍然是中央委员会成员,并有可能担任了其他重要职位。

一览金与正的仕途上升路,点图放大浏览:

+21
+20
+19

韩联社1月11日报道认为,不论金与正在朝鲜劳动党内的职位如何,考虑到金与正在朝韩关系等国家事务上扮演的重要角色,作为金氏家族的成员,以及金正恩对她的信任等因素,金与正的政治角色应该不太可能改变。

韩国世宗研究院研究员郑相昌认为,只要金正恩下决定,他可以随时任命金与正再次成为政治局候选委员,因此金与正的官方地位可以突然获得提升。

雅虎新闻日语版1月12日报道注意到,在新一届党中央委员会名单中,金与正排在第21位,与此前党代会发表的与会人员名单上的位置(第20位)没有太大变化。此外,名单上一些党指导部的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候补委员的名字也排在金与正之后。因此,不排除金与正会像金正恩的另一名亲信、当选政治局常委的赵甬元那样突然得到提拔,重新被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

美国史汀生中心的朝鲜领导人问题专家马登(Michael Madden)也认为,无论金与正是否在政治局,她都享有最高程度的政策影响力。他表示,“我们已经习惯于看到她扮演一个更加公开的角色,但金与正的政治根基和重要的职业生涯经历都在幕后,而不是坐在讲台上听演讲”。

韩国梨花女子大学教授伊斯利(Leif-Eric Easley)指出,金与正的晋升道路“不是线性的”,“她的声望时起时落,她的头衔往往与她的重要性不相称。她是哥哥(金正恩)的知己和形象顾问,也是嵌入朝鲜精英阶层中值得信赖的眼睛和耳朵”。

金正恩治国理政恢复常态

金与正职位调整的背后,是金正恩对朝鲜政治体制如何走上制度化、有序化的探索,也是金正恩对完善朝鲜政治体制的试验及不断改进。朝鲜劳动党自建党以来只举行过八次党代会,金正恩的父亲、朝鲜前最高领导人金正日执政时期连续几十年不曾召开党代会,导致劳动党组织几近瘫痪,高级干部普遍高龄化,且缺少明确、有序的人事任命程序。

2021年1月1日,金正恩前往锦绣山太阳宫参谒,金与正(图中红圈位置)等官员陪同。(AP)

在金正恩执政的九年时间里,他完成了领导层的新老交替,并不断改善国家权力运行机制的透明度,朝鲜党和国家的很多重要方针路线、高层人事调整、重大决策都开始通过劳动党全国代表大会、党代表会议、中央政治局会议等权力机关的法定程序进行决策。

此外,金正恩时隔五年正常召开党代会并在本次党代会中将自己的头衔改回前领导人执政时期的总书记,废除党政务局并恢复秘书局,提升党政治局和党中央检查机关的权限并重塑党对军队的领导地位等,这一系列举动表明,金正恩有意加强权力机关的职能及作用,使朝鲜权力运行机制更加公开、透明。

而金与正作为一名进入朝鲜政坛不久且资历尚浅的年轻女性,本不足以担任政治局候补委员等级别非常高的职位,因此金正恩选择将她安排在更合适的位置上。同时,从金与正在1月12日发表对韩声明来看,作为“白头血统”、金正恩最亲近的亲信,金与正的特殊性无需职位来体现,她仍会在朝鲜体制内发挥重大影响力。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