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并非美国乱局祸首 Twitter的生意之道不会止步于封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推特宣布永久封禁特朗普账号。

可以说,没有推特(Twitter),特朗普(Donald Trump)很可能就成为不了美国第45届总统。毫无疑问,推特是特朗普对其支持者以及媒体的扩音器,也是特朗普最有力的政治武器。这个社交媒体平台的运作机制与特朗普让共和党人屈从于自己意愿的总体目标很契合,让他能够发表一个接一个的攻击言论。

现在,特朗普彻底失去了他最爱的“网络天字第一号讲坛”;曾经被特朗普团队视为第二选择的Parler如今也被Apple和Google下架,Amazon甚至直接令Parler无法再更新;Facebook不例外地将特朗普禁言;YouTube禁止特朗普频道上载新内容;而还没等特朗普封杀的TikTok也先下手将特朗普封禁。

但8,800万的粉丝基础并不会在一夕之间消耗殆尽。

特朗普“Twitter治国”是自然产物

纵观以上社交平台给出的封禁理由,无一不是跟特朗普账号“有进一步煽动暴力的风险”有关。诚然,特朗普的言论是导致暴力的直接导火索,不论他承认与否,他本人也肯定负一定责任。但究其深层原因,恐怕还要归因于美国草根“直接民主”的崛起。

美国国会众议院2021年1月13日通过对特朗普的弹劾议案:

《纽约时报》记者贝克(Peter Baker)将美国国会暴乱称为“特朗普时代的粗暴终结”。在众叛亲离之后,特朗普的政治生涯或许因国会山暴乱迎来了终点,但这次暴乱却在四年间的种种分裂之上再开启一道黑暗之门。

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王炎在为《读书》杂志撰写的《特朗普的政治遗产——道德帝国的崩塌》一文中分析,特朗普的崛起是美国民主基本框架在近三十年内遭遇草根“直接民主”挑战的结果。他认为,当下美国的乱局并非因为特朗普本人在政治上有什么特别的谋划,而是美国社会的剧变令得总统梦成真,“通信技术革命、高等教育的衰落、知识民主化与政治进一步平民化,让草根底层登上历史的前台”。

“政治平民化”本身并非问题

政治平民化本身并不是问题,本世纪初互联网的普及打破了传统媒体对公共舆论空间的垄断,使得平民的声音得以进一步传递——这原本被认为会进一步促进民主进程。问题在于民智的持续恶化,公民素质的持续降低。而这又是与一个国家的国民生活条件和经济状况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美国连续增长数十年的背后,是资本赚得盆满钵满,向少数人聚集,没能做到“普惠”。工业和实体经济的衰败令普通国民的获益度大不如前,若不是科技和生产力的进步,国民生活条件也会大打折扣。

人衣食不足,仓廪不实,那么“礼节荣辱”都会随之败坏。这是亘古定理。过去数十年是美国国民教育、民智以及对世界的了解程度等一系列水平明显下降的一个阶段。以基础教育为例,过去几十年,美国两党多届政府都会喊“教育改革”,但多是政治口号,落地效果并不好。实际情况是,美国社会运转依旧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私有资本和自由市场,教育改革亦是如此。最重要的是,改革者没有明白在实体经济一再沉沦的情况下,美国的家庭收入持续跟不上经济发展,而实际上也就是跟不上经济的泡沫化。这导致社区的条件变得越来越差,社区得不到保障,学校教育水平自然逐渐滞后。

特朗普支持者暴力冲击国会大厦,导致5人死亡(点击查看大图):

+16
+15
+14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公布的PISA(国际学生能力评价)成绩,2000年,在27个经合组织成员国中美国科学成绩排第14位,阅读排第15位,数学排第18位。2018年,在79个国家和地区中,美国215所学校共4800名学生参与测试,阅读排第13位,数学排第36位,低于中间水平。即近20年来,美国青少年在阅读和数学方面的表现一直没有太大突破。

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基础教育却处于落后水平。加上种族、移民和贫富差距等问题,或许为政治平民化埋下了伏笔。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不太可能继续看到“Twitter治国”的景象,但国会山的乱象并非因为这位总统一夜捣碎了美国的民主的基石,就像《推特治国》一书反复强调的,即使特朗普输掉大选,分裂之局仍将持续下去。

民粹不会消失,Twitter的生意还将继续

再看发出禁言指令的互联网寡头们,他们的这一决定又带来怎样的震动?与其说是“特朗普依赖Twitter”,不如说是“特朗普和Twitter形成了共生关系”。

如果没有所谓的特朗普“推特治国”,受损最大的恐怕是Twitter本身。2020年彭博社的一篇报道称,如果特朗普删除他的个人推特账号,从此不发推文,推特可能会损失20亿美元左右的市值,这约占该公司市值总额的五分之一。

暴乱后彭斯在国会大厦主持会议,宣布拜登当选美国下一任总统:

+8
+7
+6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名人在社交平台释放的社会和经济效应,甚至要比传统的主流媒体更厉害。特朗普身为一个超级大国的总统,可以说每发一条推文都能吸引亿万关注,其带来的影响是全球性的。对于Twitter而言,可以说没有比美国总统更好的免费宣传了。拥有涟漪效应的特朗普推文,为Twitter起到了推波助澜的市场宣传效应,这也使得该平台获得极强的广告收入。可以说,很大程度上,特朗普的推文活跃度直接成为平台营收的风向标。Twitter和特朗普之间相辅相成,利益攸关,命运与共。

Twitter本质上做的是渠道和平台生意,这门生意最重要的就是用户量。无论是封禁特朗普还是封禁那7万余票,都不过是顺应美国现阶段的“左翼声浪”。但Twitter不可能彻底与右翼力量分道扬镳。

基于特朗普和Twitter的共生关系,特朗普使用Twitter期间为平台带来的流量和话题度已经成为Twitter相当依赖的运营筹码。那么,即使Twitter放弃了特朗普,却也绝不会放弃那托起特朗普的势力,更不会放弃让这股势力在自己平台上活跃的机会,再向民粹抛出橄榄枝也并非不可能,这是生意之道。

特朗普的“推特治国”就此落幕,但Twitter的生意还在继续,资本和权力的博弈是一个永远的命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