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默克尔时代前奏开启 德国保守主义的难言之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月15日至16日,来自全德的1000名基民盟代表在线上共同投票选出新一届党魁接班人,此前呼声最高的,现年59岁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北威州)州长拉舍特(Armin Laschet)不出所料地当选党主席。作为默克尔(Angela Merkel)今秋正式卸任联邦总理之前的前奏,新当选的拉舍特将扛起后默克尔时代延续基民盟“黄金岁月”的重任。

党魁竞逐:两种路线的暗斗

拉舍特被外界公认为默克尔忠实铁杆,从政前是记者,曾担任欧洲议会议员、德国联邦议院议员,2017年出任北威州州长。在疫情爆发之前,他的治理成就斐然,从而使得基民盟在北威州获得较高支持率。不过在疫情中,由于拉舍特治理的北威州是疫情重灾区,其疫情防控表现饱受诟病,致使其支持率大幅下滑。

2020年6月5日,北威斯特伐利亚州州长拉舍特前往当地某新冠病毒检测实验室视察调研。(Getty Images)

此外,拉舍特在外交政策上还有些在德国政坛主流看来颇有些剑走偏锋的古怪思维。比如其本人不止一次地在公开场合表达出对俄土以及叙利亚的巴沙尔(Bashal Assad)政权——这些西方建制派主流钦定的“反面教材”——的同情之感。

尽管有上述负面失分之处,有默克尔等一众基民盟核心领导层的背书,拉舍特还是如愿以偿地胜出。

作为拉舍特此次党魁竞争的最大对手,前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默茨(Friedrich Merz)律师出身,曾属于默克尔在基民盟内的对立派别。德国媒体津津乐道于他与默克尔的“个人过节”,甚至将他此次参选描述为“寻求复仇”。

他在2000年初与默克尔的政争失利后退出政坛,在安永、德国汇丰、德国黑石等多家企业任职。基于他与德国商界的深厚联系,被视作基民盟党内的“亲商派”。其本人的政治立场偏向传统保守主义,这对吸引那些不满默克尔中间化转向的德国保守派选民颇有加成功效。同时,其亲商立场也有助于吸引部分亲商的自由派选民。

另一位党魁候选人勒特根,现任联邦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其本人在基民盟内根基较浅,而其在此次竞选中过分前卫的“绿党化”(偏重环保政策)施政纲更是导致其难以获得党内各派系的广泛认同。

选举过程也颇符合三人的政坛资历深浅,在首轮投票中,资历浅薄的勒特根以较大差距出局。但在拉舍特和默茨之间的党魁角逐上,基民盟内部显然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这一点从次轮投票521票(拉舍特)VS 466票(默茨)的结果可见一斑。

毫无疑问,当下的基民盟内部在是否坚持默克尔时代的中间化路线上分歧显著。拉舍特的支持者们希望延续“默克尔模式”,力挺默茨的党代表们则希望后默克尔时代的基民盟能够回归传统的保守主义路线。

值得注意的是,或许是出于对拉舍特难堪竞逐总理大位的担忧,基民盟与其巴伐利亚州姊妹党基社盟(二者合称为联盟党)近来一反前例地表示党魁继任者将不会自动获得代表联盟出征联邦大选的资格。

除了以上三人之外,联盟还将把“青年后备军”,现任卫生部长斯潘(Jens Spahn)以及现任基社盟主席兼巴伐利亚州州长泽德(Markus Söde)纳入考察范围。

前者在疫情防控中专业沉稳的表现赢得了德国民众的普遍赞许,目前是除现任总理默克尔之外的头面政治人物中民调支持率最高的一位。

后者此前曾长期以反对“默克尔路线”的正统保守主义者自居,但近年来善于见风使舵的泽德已悄然转变为默克尔施政理念的坚定支持者。

而其本人执掌的全德经济引擎——巴伐利亚州在疫情中的防控表现也是可圈可点,这样的公众形象无疑十分有助于其进入总理候选人甄选范围之内。最为有利的一点是,泽德目前的总体民调支持率达到了其他潜在竞争者难以企及的高度,最新的数据显示这一指标已达到43%。

接班人困境:默克尔遗产的“不能承受之重”

值得注意的是,顺利接任党魁的拉舍特并不会自动获得“默克尔遗产”的直接馈赠。与此相应,后默克尔时代的德国保守主义政治几乎注定会经历不小的波折。默克尔治下的“联盟党”在前者精妙的“回应-整合”策略的助力下,已经极大扩充了德国保守主义的选民基本盘。

比如通过废核吸引了原本倾向于绿党的部分环保主义者,通过出台最低薪资保障法蚕食了原本属于社民党的“铁票仓”——普通劳工阶层。

最为引人瞩目的无疑是其自难民危机爆发以来,默克尔当局在移民政策上的温和化转向使得之前先验绑定社民党的国内移民社群大量转向联盟党。其中,尤以占德国外来移民比例最高的土耳其裔移民的“改换门庭”效应最为显著。

2016年4月23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土叙边境的某难民营探视难民。(Getty Images)

上述一系列“票仓扩容”成果为联盟党的议会大选及日常的民调支持率带来了空前丰厚的收益,自2013年开始,联盟党就稳居联邦议会里就稳居绝对多数席位。

这一耀眼战绩,只有“西德国父”阿登纳(Konrad Adenauer)治下的基民盟在1957年的联邦大选中做到过。近来,随着德国疫情防控的相对成功,默克尔的支持率更是一度冲上了80%的高峰,且基本稳定在70%以上。

而如此辉煌的“统一战线”成果,继任者拉舍特恐将难以维系:他本人固然会竭尽所能地将中间派与正统保守派维系在基民盟的大旗之下。

但其易于在公共场合失态的缺陷以及平淡无奇的个性,决定了其很难具备足够的政治魄力去协调党内不同力量之间的矛盾与暗斗——这一点在其乏善可陈的民调支持率中已得到充分体现,最新的民调数据显示拉舍特的总体选民支持率只有12%左右。

因此,拉舍特的“中间路线”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维系联盟党的“既得利益”。但其缺乏默克尔“政治铁腕”的短板,或将把那些正统的保守主义者继续推向极右翼德意志选择党(AfD)的怀抱,同时使得那些亲商的自由派为自由民主党(FDP)所吸纳。

综上所述,目前对于基民盟最合适的接班人策略可能是在选择拉舍特任党魁之后,挑选现任基社盟主席泽德出战竞选联邦总理。前者的沉稳敦厚,辅以后者的老辣干练,也许能够让基民盟在后默克尔时代最大限度地维持既有红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