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直播接种给防疫特权 各国奇招欲化解疫苗疑虑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挪威29位老人在接种辉瑞与德国BioNTech疫苗后死亡的消息一出,香港大学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1月18日表示,没有证据显示疫苗存在安全隐患,案例或为自然死亡,呼吁市民冷静看数据。随着越来越多国家开始推广接种,民众的“疫苗犹豫”(vaccine hesitancy)情绪成为各地政府要攻克的难关。有的政府利用网红效应,有的则是“佛系”处置,各国政府都有哪些策略?不同方针背后原因又为何?

印尼:让KOL代为宣传

尽管各国几乎不一而同地优先为医疗从业者、长者等高危群体接种疫苗,印尼政府却让一众社交媒体KOL“插队”。在Instagram有着超过数百万追踪者的摇滚歌手Ariel、创作歌手Risa Saraswati、及粉丝数近5000万的演员Raffi Ahmad都在优先接种之列。后者更是在推行首日,与总统佐科(Joko Widodo )一同在电视直播中接受疫苗注射。

印尼卫生部表示,希望这些网络红人“能够通过他们的方式教育公众,并以身作则(传递出)疫苗是安全、重要的。”

印尼于上周三(13日)起已开始为民众接种中国科兴生物研发之疫苗。根据印尼独立资讯平台LaporCovid-19近期民调数据,超过2000名受访者中,69%的民众对接种疫苗持不确定的态度。这让希望依靠疫苗来缓解疫情的印尼政府颇为头痛。为释除穆斯林对于疫苗疑虑,印尼的最高级别伊斯兰教士机构——伊斯兰学者理事会(Indonesian Ulema Council)甚至也在不久前宣称国家购入的科兴疫苗是“圣洁和清真”的。

同时,考虑到印尼是世界上社交媒体用户数量最大的国家之一,通过社交媒体红人来打消民众疑虑似乎是不错的策略,但亦有批评此举是浪费疫苗,民众在防疫资讯上倾向相信卫生专家,而非名人或网红。而且在电视直播中接种了疫苗的网红Raffi Ahmad很快更被曝出丑闻——在接种疫苗的几小时后违反防疫规定、不带口罩与朋友参加聚会。拥有近5,000万Instagram 追随者的Raffi Ahmad事后就此道歉。

波兰:接种者享防疫优待

同样存在严重疫苗怀疑倾向的中欧国家波兰,也为推广接种出招。医学期刊《刺针》(The Lancet)去年九月刊登一项研究指出,2015年以后波兰民众对于疫苗的整体信心有所增加,但在当地有组织的“反疫苗运动”影响下,过去两年公众对疫苗的信心下跌。

调查公司Kantar的于去年12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将近一半(47%)的波兰民众担心新冠疫苗的潜在副作用多于病毒;55%受访者更表示,在疫苗接种问题上不信任政府。

政府于是给出一系列“优待措施”:注射完两剂疫苗、获得接种证书的民众可享受一系列防疫措施的豁免权,包括接触确诊者的人员、通过大众交通入境者无须隔离,接种了疫苗的人可豁免户外私人聚会的人数限制等。

法国:不信专家?家庭医生来动员

与波兰“同病相怜”的还有法国——多项民调显示,超过一半的法国民众没有接种新冠疫苗的意愿,使法国成为世界上“对疫苗最抗拒”的国家之一。

来自格勒诺布林政治学院的副教授、研究公众对疫苗态度的Antoine Bristielle认为,法国人对疫苗的犹豫主要是“对政治机构和科学家的信心”不足造成的。

法国政府对此似乎颇有自知之明,首席疫苗顾问Alain Fischer向民众承诺,召集除政府卫生顾问外的多方人士,包括家庭医生、患者权益倡导者等共同推出疫苗接种计划,并让过程尽可能公开透明。

2020年9月19日,示威者聚集在英国伦敦特拉法尔加广场(Trafalgar Square)举办反疫苗集会。(Getty)

瑞典:佛系“等等看”策略

相比之下,瑞典民众虽普遍对卫生专家信任度较高,但民调却显示只有不到一半(46%)的人愿意接种疫苗。政府的疫苗顾问Richard Bergstrom却“淡定”的表示,希望人们“保持开放的心态”。他说:“对那些(对疫苗)有些犹豫的人,我会说:‘等等看吧。’”

该国民众对疫苗的普遍怀疑,或是源于2009年猪流感疫苗的副作用,当时许多接种者,尤其是儿童及青少年在接种后出现嗜睡症。权威传染病专家Anders Tegnell亦表示,他希望随着时间推移瑞典人会接受新冠疫苗。

虽然这些地方或多或少受到近些年愈演愈烈的反疫苗运动影响,却又各有其历史、文化及政治渊源,应对“疫苗犹豫”策略确实需要因地制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