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7个月 澳大利亚煤船人员轮换后返回中国重新排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数据显示,中国是澳大利亚煤炭重要市场,2019年进口了价值140亿澳元的煤炭。图为2016年11月20日,在江苏连云港港口拍摄的运转中的煤炭货场。(新华社)

在中国与澳大利亚两国关系紧张之际,印度媒体1月18日披露,滞留7个月后,运载澳大利亚煤炭的印度商船离开中国港口进行人员轮换。

据印度广播公司1月18日报道,滞留在中国京唐港7个月、运载澳大利亚煤炭的印度商船Jag Anand于1月18日抵达日本,进行船员变更,所有船员将在接下来的36个小时内飞回印度。船运公司表示,该商船在几天之内将返回京唐港,重新排队。

澳大利亚媒体《澳大利亚人报》指出,中国正转向澳大利亚的竞争对手,加快安排来自俄罗斯、加拿大的煤炭清关,所有船只都保证在7天至10天内卸货。中国的新命令对澳大利亚第三大出口行业造成巨大打击,对澳大利亚煤炭的禁令预计将持续到2021年3月以后,甚至有人预期会实施2021年一整年,该行业曾希望随着中国重新设定其非正式进口配额,能够取消煤炭禁令。

2020年12月11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出席新闻发布会,强调自己的目标是让两国“愉快共存”,期望在2021年能与中国领导人举行会谈。(Reuters)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1月18日称,目前仍有约70艘载有700万吨至1,000万吨澳大利亚煤炭的散货船在中国港口徘徊,船上多数是印度船员。Jag Anand上船员的“人道主义危机”曾引发多方关注,澳大利亚政府将此归咎于“中国限制澳大利亚煤炭进口”。

美国《纽约时报》称,估计约有1,400名船员被困曹妃甸港等多个中国港口,他们的健康状况显然在恶化,他们的船只成了事实上的监狱。一名船员渴望见到自己的儿子,“我每晚都梦见他,醒来就在床上哭”。也有船员“试图自杀”,“我们只想回家,我们没有犯任何错误,我们没有犯罪。我们受到惩罚,但我们是无辜的。我们为什么要为两国之间的外交战争受苦?”

除了煤炭,澳大利亚教育行业也因北京禁令面临崩溃:

+15
+14
+13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表示,Jag Anand散货船自2020年6月以来一直停泊在河北省京唐港附近锚地,中方从未限制其离开。货运方出于商业利益的考虑,不愿意调整该船的运行安排,才是导致有关情况的真正原因。

经济咨询公司凯投宏观最新研究显示,与中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不断升级,使澳大利亚经济遭受严重打击。如果北京继续对更多澳大利亚进口商品加征关税,澳大利亚的GDP可能会萎缩多达2.8%,澳大利亚经济可能无法恢复到以往水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