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连访亚非九国展示北京外交两大重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进入1月中下旬,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结束了对非洲的尼日利亚、民主刚果、博茨瓦纳、坦桑尼亚、塞舌尔五国和亚洲的缅甸、印度尼西亚、文莱、菲律宾四国的访问,北京在2021年度的第一轮高强度外交攻势也暂告一段落。

地图上的坐标清晰地展示了王毅在1月于非洲、东南亚地带的频密活动,北京对亚、非之间的印度洋地区的经略也由此一目了然。(谷歌地图截图)

在对这九国的访问中,北京展示了其外交的两大侧重点:它不仅包括在亚非、印度洋太平洋区域对发展中国家的高度关注,也包括北京试图在这一进程中打造其话语体系下的新武器。

两大任务 一个重点

环顾王毅在西非、东非、印度洋沿岸、东南亚的言行,外界可将其分割为两大任务。

首先,王毅在大力推动中国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

在尼日利亚,王毅已明确表示,称“中方愿落实好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成果,致力于实现疫苗在非洲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在印尼,其总统佐科(Joko Widodo)已在王毅访问期间率先接种中国疫苗;在缅甸和菲律宾,中方也承诺并提供了疫苗援助。王毅还宣布将在与印尼展开三期疫苗临床试验的基础上,“支持印尼打造区域疫苗生产中心”,以便提供发展中国家用得上、用得起的疫苗。

2020年末到2021年初,中国疫苗在世界各地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点击看解说

+3
+2

其次,王毅还在非洲和东南亚加速了中国“一带一路”的覆盖进程。他不仅在访问民主刚果和博茨瓦纳期间分别与之签署备忘录,使之分别成为非洲第45和第46个“一带一路伙伴国”;王毅还在尼日利亚和坦桑尼亚与当地政府确认了进一步发展的意向。

在中国投入较多资本的东南亚地区,王毅还专门强调了与缅甸的皎漂深水港、边境经济合作区、仰光新城项目,与印尼的雅万高铁、区域综合经济走廊、两国双园等项目以及和菲律宾、文莱等国的二十多个已完成和在建项目。其中,北京针对中南半岛五国的“澜沧江—湄公河合作”(即“湄澜合作”)项目也在2018年签订备忘录后取得较大进展。在北京,已有观点将其称为一种“周边命运共同体建设”。

王毅近两个月的外交活动不可不谓频密

不过,这两大任务归根结蒂可能都只是一个问题的不同展现,环顾2020年的特殊国际环境,东盟已经在同期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与此同时,中国还开始向卢旺达、吉尔吉斯斯坦、萨尔瓦多、巴布亚新几内亚、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等31国输出治理经验,为59国培训政府人员,这其中的态势变化是值得留意的。在华盛顿,甚至有学者开始谈及“中国的过度扩张”。这种局面也展示了北京在新冠疫情下对亚、非国家倾注更多资源,于局部“改革和完善全球治理体系”的志向。

北京的武器已经打响

当然,在推动具体工作之余,本着理论指导实践的原则,以王毅为首的中国外交系统也会发表一些具备纲领性的内容。这其中颇具代表性的莫过于王毅在印尼接受采访时谈及的要“抵制形形色色的伪多边主义”一语,考虑到王毅还将其与“国际社会都期待美国新政府能重返多边主义,中方对此也持欢迎态度”放置于同一话题,加之近期美国政权更替之际,刚刚当选的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曾谈及过“重返多边主义”的意向,一时间,相对于他在亚非九国的具体任务,这一发言背后的锋芒也若隐若现。

就印太地区来说,美国前任政府留下的问题相当明显

就具体字句而言,它很容易让外界联想到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批评的美国“针对中国搞小集团、拉小圈子、逼迫他国选边站队”的行为,从这点看去,如将王毅践行多边主义的呼吁解读为对试图拼凑针对中国的“小集团”的反击,这种看法似有道理,但也显得片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毅反对“伪多边主义”的发言可能只是他2020年9月时与欧洲五国首脑间达成“坚持多边主义,抵制单边主义行径”共识的延伸,其目的在于加强合作、反对分裂。对北京来说,践行什么样的多边主义,其重要性可能远远超出单纯的双边关系范畴,以至于它已经成为“影响世界和平与发展”的重大问题。

但从北京反对“伪多边主义”的具体对策来看,中国似乎在聚合此前的认识,并设法形成相对应的理论工具。这其中包括坚持《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遵守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坚持尊重各国主权,大小国家一律平等;坚持世界多样性,尊重各国正当发展权利和自主选择发展道路;坚持国际上的事情由大家商量着办,推动实现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四个坚持”,以及反对以多边主义为幌子,搞封闭的集团政治;反对以多边主义为借口,将少数国家制定的规则强加给国际社会;反对将多边主义意识形态化,打造针对特定国家的价值观同盟的“三个反对”。它们也成为北京反对“伪多边主义”最早的对应手段。

王毅在1月14日发表讲话后,中国驻菲律宾使馆即在1月19日接受采访时对其加以引用并解释,同时拿出“坚守多边主义是亚洲国家的历史性选择”、“亚洲国家的未来有赖于继续坚守多边主义”等语,进而借此批评域外大国“制造地区紧张和对立,甚至胁迫他国选边站队。新形势下,还可能演化出伪多边主义的新苗头和新形式”,至此,北京打造出的理论武器甚至顺势在海外打响了第一枪。

从这里看去,王毅的发言或已直接展示了下一阶段北京外交活动的新焦点。面对着中国经济自2020年第三季度后持续复苏的大环境,北京践行真正多边主义,以此“维护好世界的和平、稳定和发展”的前景或许是可以预料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