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就职|哈佛学者:重置中美关系 拜登面临两大挑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11月7日,总统当选人拜登周六,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他的家乡,发表演讲。(AP)

拜登(Joe Biden)赴华盛顿就任前,在家乡特拉华州面对父老乡亲演讲时几近落泪,这番动容,无论从哪个角度解读,大概都可以让外界得出“此行不易”的结论。拜登当初在胜选演讲中说,要重塑美国的灵魂,面对愈发撕裂的美国社会,正如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波士顿大学政治学教授陆伯彬(Robert Ross)在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指出的,关键不在于美国的内政,而是美国在世界的地位,拜登上台之后,将会如何重塑美国的内政外交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此为第二篇采访稿。

采访第一篇:拜登就职|对话哈佛学者:世界正因美国衰退而调整

多维:拜登宣布布林肯(Antonym Blinken)和沙利文(Jake Sullivan)分别担任国务卿和国安顾问。从以往两人的立场来看,他们就任之后,美国的外交将会回归理性,基于拜登的外交团队,你对拜登上任之后的中美关系有什么样的判断?

陆伯彬:对于拜登和他的外交团队来说,挑战在于,如何与中国在可以合作的领域合作,在必须竞争的领域竞争。

在东亚地区的战略安全领域,中美将继续保持竞争。在经济领域,拜登团队将会努力与中国建立更平等的关系,并恢复经贸合作,同时改变中国单方面有利的贸易政策。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也是未来中美将会继续冲突的领域。

因为,美国将会继续抵抗中国的贸易体系和中国军事的崛起。所以,这些领域的竞争将继续。但另一方面,拜登政府会在某种程度上逆转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对华脱钩政策,比如学术、环保和跨国毒品走私等领域。

+6
+5
+4

总之,拜登政府会回归理性,基于问题解决问题,而不是将中国视为一个必须在所有领域竞争的对手,这比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是一个根本性的转变。因为特朗普政府一心想往冷战方向塑造中美关系,而拜登政府允许中美竞争与合作同时存在。

要实现以上的对华策略转变,拜登面临两大难点:第一,如何处理特朗普政府遗留的,将中国视为冷战对手的国内政策。第二,中国是否会合作。

拜登在对华关系的议题上,必须要十分小心,因为如果步伐迈得太大,会被批评为对华软弱。

此外,现在并不清楚,中国是否愿意帮助拜登恢复中美关系,中国的经济很不错,在战略竞争上,中国与中东、东南亚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从某种程度上看,中国的软实力,现在可能比美国要强大。所以,中国可能会说,不认为当下有与美国政府合作的必要。

多维:这是否意味着,尽管特朗普和蓬佩奥(Mike Pompeo)在离任前不断给中美关系埋雷,但拜登上台之后,中美关系依旧有较大的机会重置?

陆伯彬:是的,中美首先要做的是改变(过往针锋相对的)语言(change the speech)。对美国而言,加入巴黎气候协定,重回世卫组织,在这些领域重新展开与中国的合作,是相对而言容易做到的事情。

有挑战性的是经济和科技以及台湾和南海问题等领域,短期内,我不认为拜登会开始一个新的外交议题,不会就台湾问题有新的提法,也不会对中国的科技公司施加新制裁,但要完全逆转特朗普政府的政策,需要一定时间。

中国未来两到三年会仔细观察,新的美国政府是否创造了中美重建合作的基础。当然,最紧要的第一步应该是,让中美关系停止恶化,停止包括台湾问题在内的对抗和冲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