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种病毒袭巴西 反中国疫苗总统能否继续当“政治生还者”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随着巴西疫情不断恶化,这场危机越来越像一场政治肥皂剧。其主角——就是巴西颇具争议的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

早已面临着世界上最严重的疫情之一,巴西最近又受到病毒第二波的冲击,医生担心这可能是由一种传染性更强的变种病毒引起的。1月11日,消息首次传出,指巴西出现了两种新冠病毒变种,其中一种来自已经进入紧急状态的亚马逊州(Amazonas state)。

此时,亚马逊雨林最大的城市马瑙斯(Manaus)正在面临着感染率上升和氧气供应不足的卫生系统崩溃难关。由于该市无力补充日益减少的氧气供应,导致一些危重病人窒息死亡,引起了全国的关注。此后,卫生机构危机蔓延到周边的帕拉州(Pará state),该州的城市也开始出现类似缺氧和医疗设备的情况。

疫情引起的政治狂热

在两千公里之外的圣保罗市,马瑙斯的惨况引起了博尔索纳罗与其2022年下届总统选举潜在对手、圣保罗州长多利亚(Joao Doria)之间的政治斗争。

虽然在2018年让博尔索纳罗上台的大选后,多利亚和他是同一个联盟中的政治盟友,一起反对传统的左派工人党,但疫情破坏了他们的联盟,使他们变成了宿敌。

疫情开始时,作为该国最强大州的州长,他成为了强硬公共卫生管制的倡导者,建议关闭学校并限制商业和公共交通。相反,博尔索纳罗坚持国家经济应该保持开放,并淡化了病毒的威胁,经常拒绝戴口罩或支持社交疏离和封锁措施。

2021年1月17日,在巴西巴西利亚总统府外,一名示威者戴着一个用葡萄牙语写着“博尔索纳罗下台”的口罩,抗议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的疫情应对行动。(美联社)

虽然在博尔索纳罗上任的第一年,舆论一直对他有利,但他在疫情上的立场却使他遇上政治逆风。可是,从2020年4月开始,靠着每月向约6,700万巴西人发放的一系列紧急援助款项,却一度帮助他赢回了巴西人的支持;好景不常,到了12月,“派钱”行动款项开始枯竭,这又再使他的支持率回跌。此等起落不定的民情定义了博尔索纳罗在疫情以来的政治命途。

如今,这种政治风向的转变以及亚马逊地区酝酿的新危机,为多利亚和博尔索纳罗的其他政治敌人提供了一个机会,他们通过强调政府的抗疫失败来为自己争取政治分数。

趁着此时马瑙斯疫情危机的画面震惊全国之际,多利亚就把握好时机,在圣保罗第一批医护人员接受科兴疫苗注射的活动中,公开对博尔索纳罗政府进行抨击。言论直接指向总统,多利亚说:“疫苗是给你们这些漠视生命、缺乏同情心的专制者的一个教训。”

马瑙斯危机发生后,最高法院法官莱万多夫斯基(Ricardo Lewandowski)指出了政府在处理紧急情况时的“疏忽行为”,并命令政府提出解决氧气短缺的应对计划。1月17日,博尔索纳罗的首席检察官以一份16页的报告作出回应,为政府的行为辩护,然而报告显示,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在情况变得危急前早已知道氧气短缺的情况。

这一披露引发了新一轮的争议,博尔索纳罗继续回避责任,1月18日他在向支持者发表演讲时宣称:“我们已经向各州拨款数十亿,但对缺乏医疗用品有责任的是各州和市的卫生部长。”

嘲笑中国疫苗 后来被迫索要更多

反对派抨击总统的同时,该国在批准两种疫苗紧急使用后,开展全国性的疫苗接种活动。1月17日,巴西批准了中国科兴生物和英国阿斯利康疫苗。

然而, 随荛巴西研究人员公布了临床结果显示,科兴疫苗的有效率为50.4%,博尔索纳罗对中国疫苗表示反感,称中国产品不可信。

此后,博尔索纳罗政府否决了多利亚提出的购买更多科兴疫苗的要求,反而拿出3.56亿美元购买印度生产的阿斯利康疫苗。不幸的是,原定运送印度产疫苗剂量的航班在最后一刻被取消,印度政府以缺乏国内使用的疫苗为由,没有批准向巴西出口疫苗,令巴西政府尴尬不已。

因此,科兴疫苗成为巴西唯一可用的疫苗,博尔索纳罗被迫放弃了使用阿斯利康的计划。1月17日(周日),在多利亚举办第一批医护人员接受疫苗活动后,博尔索纳罗不得不在全国范围内发放他一直针对的“中国疫苗”——博尔索纳罗有“热带特朗普”之称,其政治倾向与特朗普相同。

2021年1月19日,巴西圣保罗,76岁的Elide Merlini正在等待中国科兴生物生产的疫苗,当时正在为居住在公共场所的老年人接种疫苗。(美联社)

然而,因为他否决了多利亚此前提出的购买计划,巴西距离疫苗库存用完只余几周的时间,且由于北京还没有批准运送用于制造更多疫苗所需的原料(疫苗随后由巴西作本地生产),该国可能很快就会面临疫苗短缺。这再次引起了反对总统的声音。多名公众人物与多利亚一起批评博尔索纳罗对科兴疫苗的态度,并向总统施压,要求他吞下自尊心,向中国索取更多他以前嘲笑过的疫苗。

1月19日,进行科兴疫苗最大的三期临床试验的研究所所长科瓦斯(Dimas Covas),指出巴西现在完全依赖科兴疫苗,他要求总统最终支持该疫苗:“既然(科兴)疫苗现在是巴西(生产 )的,那么总统大概就能够提起尊严去捍卫它,甚至支持他自己的外交部去跟中国政府作(有关)商讨了吧。”

科瓦斯补充说:“直到周日(科兴疫苗被批准时),疫苗是我们总统的头号敌人。(指它)一文不值,因为它来自中国;这只是一个没有丝毫头绪的人的胡说八道。”

同一天,巴西联邦立法机构众议院(Câmara dos Deputados)主席马亚(Rodrigo Maia)表示,他将与中国大使杨万明会面,讨论货物延误问题,同时也对巴西方面缺乏善意表示遗憾:“巴西政府阻碍了与中国的关系。”

一天后,在1月2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多里亚宣称,“中国政府明显地对巴西政府不放心”,因为“总统博尔索纳罗对中国和‘中国疫苗’说了那么多攻击和贬低它们的话。”

博尔索纳罗在过去经历了许多争议。在巴西首次爆发疫情期间,当死亡人数明显迅速上升时,他对记者直说:“那又怎样?我很抱歉,但你要我怎么做?” 尽管他的言论受到广泛谴责,但他还是避免了弹劾,甚至人气也有所上升。现在,来自亚马逊的变种病毒威胁着国家,政府对疫苗政策的混乱也加强了他对手的政治实力。这一次,他还能继续做巴西的“政治生还者”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