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特朗普与共和党达成“免罪协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根据《纽约时报》和《福克斯新闻》1月24日的报道,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已经“被劝服”放弃组建第三政党。特朗普高级顾问米勒(Jason Miller)1月24日明确表示,特朗普的重点依然是帮助共和党人在2022年夺回国会两院控制权。

同时,国会参议院共和党人反对弹劾特朗普的呼声也越来越大。比如,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1月24日认为,针对特朗普的二次弹劾“太愚蠢”,只会进一步拉大两党分裂。1月23日,共和党参议员科宁(John Cornyn)甚至警告称,这种弹劾可能会导致共和党在重夺参议院主导权的情况下对民主党籍前总统发起弹劾。柯顿(Tim Cotton)等极端右翼议员则坚持认为,弹劾前总统“违宪”。

2020年7月20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在白宫会面。特朗普第二次被弹劾案能否在参议院通过,麦康奈尔意见最为关键。(AP)

可以看出,离任后的特朗普和共和党人之间存在某种默契,不排除双方已经达成协议。也就是特朗普放弃组建“爱国党”,换取共和党人阻碍弹劾并判定特朗普“无罪”。

共和党最怕特朗普“自立门户”,特朗普最怕“被判有罪”。双方一拍即合,达成默契。如果特朗普被判有罪,等于是对共和党过去四年的否定,民主党也会借机推动决议,彻底否定特朗普以及保守议程。如果特朗普成立“爱国党”,共和党将进一步分裂,流失大量保守选票。保守主义就彻底走向末路了。

特朗普的最佳“后路”

早在败选后,特朗普方面放出组建“爱国党”的消息,目的是要施压党内配合他推翻选举结果。国会山暴动后,共和党建制派开始切割,民主党借机加速对特朗普的有罪推论,特朗普团队不得不转变策略。但特朗普想要以某种形式“归来”,不太可能以第三党派创党人身份归来。 

首先,第三党派在美国成不了气候。2020年,自由党在大选的得票率为1.2%,绿党则只有0.2%。如果没有自由党,佐治亚州的联邦参议员选举,就可能不会拖到今年1月补选。四年前希拉里得票率比特朗普多2.09%(280多万张普选票),而自由党候选人得票率则为3.28% (448万张普选票)。

所以,第三党派只有发展到一定程度才有机会分离驴象两党的选票,也不可能夺取联邦权力。如果特朗普成立第三党派,只会分化保守派选民,让民主党更具选举优势。

其次,一个政党成立、发展和壮大需要不但需要时间的沉淀,而且要通过特定的价值内核,在各州(而非个别深红州)及全国掌握政治资源,尤其要得到草根在内的各阶级的持久支持。

2016年3月3日,特朗普(右)与卢比奥(左)出席共和党初选辩论。卢比奥寄望利用特朗普基本盘参加2024年大选。(Getty)

特朗普之前胜选靠的是民粹主义和反智主义,外加反全球化的大气候。但民粹主义危险,很难形成被大众接受的“价值体系”,只有将其包装为“爱国主义”才有可能获得更多认可,但这也是不可持续的。特朗普的“爱国党”实际上就是拿爱国主义包装民粹主义。

再者,保守主义哲学还是主流意识形态,其效率体现在经济、税收、医改、军事和宗教等各层面。通过税改、任命保守派大法官,特朗普在保守派当中还是有地位的,而且吸引了白人工薪阶层支持。所以,特朗普无需成立第三党,只有像茶党那样成为保守派的一个“翼”,才有可能最大化地发挥政治影响力。

最重要的是,特朗普7,000多万的支持者并非铁板一块。其中一部分是“共和党传统选民”,一小部分是对民主党厌恶和失望的“自由派倒戈选民”,一部分是对“现总统”的崇拜者,还有一部分是纯粹支持他的铁粉。这四部分当中,只有最后一部分是他真正的政治基础,但仅靠这部分铁粉,还难以让他支撑一个“第三政党”。

2021年1月20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签署了他的第一批行政命令。(AP)

特朗普只有留在两党制框架内,才有机会争夺被两党遗忘或边缘化的选民,继续借右翼民粹夺取政治权力。目前最可行的做法就是继续激进地改变共和党,方式就是在初选中推出自己的支持者角逐国会两院席位。当然,前提是他处理好自己的各种法律诉讼问题。

白宫“不插手”弹劾案

随着佐治亚州新当选的民主党籍参议员在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的主持下宣誓就职,民主党正式掌控参议院。接下来,参议院有关拜登(Joe Biden)新政府内阁提名人选的审核也会加速进行。与此同时,参议院也不得不应对特朗普“煽动叛乱”弹劾案的审理。

经过两党领袖的沟通,双方确定2月8日正式启动参议院审判工作。在这之前,民主党人要提供更多确凿证据,说服参议院共和党同僚,劝说至少17名共和党人倒戈,才有可能判决特朗普有罪。

特朗普方面,根据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提供的消息,南卡州的鲍尔斯(Butch Bowers)将是特朗普的代理律师。辩护立场重在强调“参议院审判前总统违宪”。

针对特朗普的第二次弹劾,白宫通讯主任贝丁菲尔德(Kate Bedingfield)上周曾提到,弹劾案的时间机制取决于参议院。她同时强调,拜登之前已经和参议院两党领袖通话,希望国会能够“同时”将重心放在疫情救助方面。目前来看,白宫采取不插手的态度。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