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留给拜登的时间不多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但凡政府交接,皆有需推翻前任的政策,以彰己名,尤其是政党轮替时。拜登(Joe Biden)上任美国总统后,世界所关注的一大潜在变化,便是美国对华政策。

1月20日以来,拜登已经与加拿大、墨西哥、英国、法国等多国领导人通话,外交工作有序展开,昭示着由专业精英人士组成、以规则为主导的美国传统外交风格回归。不过,拜登政府在对华政策和一系列相关问题上甚为谨慎,仅由个别幕僚有节奏地公开放话,颇有试水之意味。

1月25日,白宫发言人普萨基表示将以“耐心的方式”着手中美关系。(Getty)

“我们将以耐心的方式开始”

1月25日,白宫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及中国话题时表示,“涉及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我们将以耐心的方式开始”,从而与各盟友和两党商榷,“我们将允许跨部门流程逐步进行,以审查和评估我们应以怎样的方式继续发展我们的关系”。

1月23日,台湾TVBS新闻台播出了拜登核心幕僚艾利森(Graham Allison)不久前参加“TVBS国际论坛-拜登就职新风云”时,与台湾前行政院长江宜桦、前国安会秘书长苏起、台大教授苏宏达等人交谈时的表态。艾利森在被问到未来4年会有哪些重要议题可以重新定义中美关系时,表示台湾是最令他担心的爆点,称在台湾可能发生的意外、事件、甚至挑衅,都会引发连锁效应。这到最后甚至会把中美都卷入灾难性的战争中,台湾和其他各方成为牺牲品,因此战争还是和平会是一大议题。

艾利森进而表示,拜登政府将大抵按照“5个R”纲领来修正特朗普的对华政策,首先是回归正常(return to normal);第二是逆转(reversal),例如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第三是检视(review),以美国利益检视特朗普所谓的成就;第四是现实主义(realism),即对中国是强有力对手之事实保持清醒认知;第五是负责(responsible),即认识到中美必须共存,否则便是连带地球一起共同毁灭。

2002年10月17日,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艾利森在大学的一场辩论中发言。(Getty)

综览普萨基与艾利森的表态,大抵可被理解为:特朗普肯定是错的,我们基本有了定论,要以竞争与合作的方式与中国打交道,但这套方案还需要些时日打磨,与盟友共同协调以及说服国内各派也都需要些许时间。所以最好中国和相关议题都暂别生事,待我们先搞掂疫情、经济、种族等没有太多政治阻力的议题,再来跟各方谈。

“搁置难题,拣容易处落手”

这是情有可原的。一方面拜登作为美国总统,必须先着手对美国更紧迫的问题,譬如怎样防疫,防止更多的美国人因疫情而殒命(截止到1月25日,美国因新冠肺炎而死亡的人数超过43万)。另一方面,拜登既不能似特朗普政府一样采取“只知逞强,不管不顾”的对华政策,毕竟中美关系直接关乎美国民生、企业,而这又是美国政治的间接基础。但在美国愈发撕裂的政治环境和虎视眈眈的共和党人之注视下,即便是最理性的话语,亦需寻得合适的包装,亦需“耐心”去铺陈,是以普萨基才会作如是说。

外交考量亦是同理,美国外交历来仰仗其所制定的规则和盟友体系,这些被特朗普政府荒废的领域亟待拜登政府修复,而优先修复与各盟友的关系,本来也是同时为制定更好的对华政策铺路。

相较于中美关系,拜登与贺锦丽(Kamala Harris,左,又译哈里斯)更需优先解决国内诸多问题。(AP)

所以,目下拜登实则是在“搁置难题,拣容易处着手”,反正只要中国不主动采取攻势,他就可以先处理其他事。中美政治、两国贸易、香港台湾、产业科技,这些与中国相关问题都能够先搁置。

不过这也就是问题所在:中国凭什么等拜登?

中国没有等拜登的理由

时下,中国国内政治已经进入深化改革阶段,前几年风云变幻的人事变动早已定于一尊,执政者和国家机器之精力已经调整至补齐短板、防范风险、深化党建、人性化施政等一系列细润无声的工作。而在国际舞台,中国除了趁美国陷入“内卷”时大力推动与西太平洋各国及欧亚大陆之关系,在商贸和长期发展方向上深度衔接,也在通过高调倡议和具体行动争夺“多边主义捍卫者”之旗帜。

拜登及其团队不可能不明白中国这些措施将大大提升中国的影响力,乃至在G2的现实之上进一步巩固中国之于美国的相对优势。面对中国这方面举措,拜登无精力和理由去阻拦——不过在此之余,中国执政者还会加紧解决其他内部隐患,譬如香港和台湾。

图为2011年4月21日,路人经过美国纽约市《纽约时报》总部。(Getty)

1月24日,《纽约时报》编辑部刊布“打压香港是对拜登的初期考验”(Hong Kong Crackdown Is an Early Test for Biden)为题的观点文章,藉当下香港反对派遭打压的情况,称这将是拜登对华政策的挑战——《纽时》讲得没错,《纽时》也讲得不够,目前的情况,还真的仅仅为“初期考验”而已。

目下,北京认为在“国际大环境”和“国内及香港的小环境”下,香港所牵涉的国安问题已到万分紧迫之地步,那么以习近平和这届领导层之性格,断不会因香港问题棘手便拖而不决,纵使会考虑其国际影响,亦不会在此“中国内务”之问题上有过多犹豫——在此客观现实之基础上,从中美关系乃至局外人的角度观之,一旦成行,无疑将是习近平对拜登的攻势。

台湾海峡方面亦是同理。多维新闻此前便以“武统迫近”系列报道全面分析两岸和中美近来的局势演变,评述数十年未见的紧张情况。或许,曾高呼台湾问题“总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的习近平,目前最期待的便是台湾执政者在岛内外的高压下采取异动,予大陆采取决绝行动的机遇。

面对这种情况,拜登政府又能如何处理?或许也是因为这样,艾利森才会在参加台方组织的活动时一再表示他对台湾的忧虑,一再表示拜登了解只有“一个中国”。缓和局势的意图再明显不过。

可是时局不等人,中国基于稳定中美关系的考量,会在中美问题上同样予拜登以耐心和时间,诸如贸易战、科技战等等。不过在港台这些问题上,习近平留给拜登的时间已然不多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