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示威|普京豪宅引起的公愤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月17日,俄罗斯反对派领袖、反腐积极人士纳瓦利尼(Алексей Навальный/Alexei Navalny,又译纳瓦尔尼)回国后立即被捕。1月19日,纳瓦利尼的团队发表一篇关于“普京的宫殿”的政治揭秘,称其为“世界上最大的贿赂”。1月20日,纳瓦利尼敦促俄罗斯公民为他的被捕而上街抗议。1月23日,俄罗斯内,横跨11个时区的百多个城市都举行了集会。

纳瓦尔尼指控总统普京于黑海拥有豪宅,占地约7,800公顷,相当于39个摩纳哥王宫。(纳瓦尔尼发布的影片截图)

虽然俄罗斯和西方国家就“外部干涉示威运动”而相互指责,但他们都忽略了一个有趣的细节:从俄罗斯社会科学家们于1月23日示威活动现场分别进行的两项调查显示,示威者的数量空前,当中约有40%是生平第一次示威。

俄罗斯黯淡的经济前景是否已经令新一代俄罗斯人变得愈发政治化?如果是这样,这会否让纳瓦利尼及其盟友在今年的议会选举前取得政治成果?同时,虽然纳瓦利尼的被捕可能会提高他的政治认可度,但他在国内仍是一个边缘人物。他真的能挑战人气高企的总统普京和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吗?

主持1月23日民调之一的学者、俄罗斯国立高等经济学院(Higher School of Economics)经济学助理教授扎哈罗夫(Алексей Захаров)指出,在2019年8月10日的一次大型授权集会中收集类似数据时,首次参加示威的人数仅为17%,相比今次的42%,表明今天的俄罗斯人可能更愿意挑战普京的权威。俄罗斯国立人文大学(Russian State University for the Humanities)的人类学家阿尔赫波娃(Александра Архипова)在Facebook上发表了第二个民调的类似结果,显示大多数参与者的年龄在20岁或30岁左右。

是什么推动着这群政治化的年轻人?俄罗斯专家认为在这些示威者中,有一部分人是被纳瓦利尼的“普京的宫殿”短片疯传所引发对官员腐败的愤怒推上街头的。

“普京的宫殿”:反普京不代表支持纳瓦利尼

纳瓦利尼发布短片据称详细描述了一件大规模的贪腐案,涉及俄罗斯总统普京在黑海的一座秘密豪宅,甚至指出豪宅地下内设秘密的暗堡和逃生隧道。这个短片不但曝露了总统奢华的生活,还反映普京对权力渐逝的偏执。克里姆林宫否认了短片中的指控,但不能否认短片的效应。这表示俄罗斯社会越来越愿意戳破贪腐以及反贪议题的动员力量。

扎哈罗夫在Facebook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调查普京宫殿的短片透视了一些惊人的指标(...)根据获得的“赞好”数量,它很可能创下俄语短片(包括娱乐内容)史上最高记录。”

然而,对于维也纳大学高级俄罗斯研究员杜波伊(Alexander Dubowy)来说,短片的成功并不一定是纳瓦利尼取得人气的标志。“很多示威者并不是纳瓦利尼的支持者。示威并不是为了纳瓦利尼,而是针对无处不在的腐败现象。”

当天,示威活动在俄罗斯远东、接近日本北部的库页岛(又作萨哈林岛/Sakhalin)拉开序幕的时候,聚集在地区政府大楼前的数百人高呼的是“普京是个贼!”。事实上,在1月23日横跨整个俄罗斯的集会中,主要高呼的口号不是“释放纳瓦利尼”,而是“普京下台”。

+9
+8
+7

今天的情况不难让人联想到半年前在远东地区爆发的示威活动:虽然表面上是为了支持一位地方政客,但这些活动是生活在远离莫斯科的普通俄罗斯人对中央政府表达不满的一种方式,他们认为中央政府没有兑现发展的承诺。

俄罗斯“没有前途”

过去,普京经常将莫斯科的示威活动评为西方煽动的、城市精英们发起的无足轻重的戏剧。然而,最近的全国示威活动的规模使其更难被忽视。

一方面,普京对权力的控制力仍然很强,支持率也很高。允许他继续执政到2036年的宪法修改,在2020年7月被选民广泛接受,并总统的支持率一直高于60%。

普京1999年以来的支持率。(列瓦达中心网站)

但在另一边,随着俄罗斯经济乏力的持续,普京的支持率也在慢慢下降。据知名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Levada Center)统计,已经从2015年的90%下降到2020年11月的65%。

俄罗斯联邦总统国民经济与国家行政学院(俄语简称РАНХиГС)副教授库尔巴卡(Николай Кульбака)在《莫斯科时报》(The Moscow Times)俄语版刊登的一篇文章中对最近的示威作出回应,他说,俄罗斯青年的政治活动性可以用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他们在俄罗斯没有前途来解释:十年前,“新技术迅速涌现(......),资金涌入国防工业,商业在发展”,而如今,国内大多数行业都停滞不前,薪水微薄。据库尔巴卡说,他的学生现在都希望能在公务员队伍中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但担心他们最终会面临裙带关系和腐败的“玻璃天花板”。

这些经济挫折不仅仅是新冠肺炎疫情的结果。虽然俄罗斯和其他发展中经济体一样遭遇危机,但它对疫情危机的准备相对充分。

世界银行最新的《俄罗斯经济报告》指出,俄罗斯2020年的经济衰退没有原来想象的那么严重,而且国家采取的政策,譬如提高失业金和养老金福利,有助于缓解危机带来的最严重影响。其实,俄罗斯面对的经济问题在于别的地方。

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简称IIF)副首席经济学家里巴科娃(Элина Рыбакова)在接受《莫斯科时报》采访时指出:“从短期来看,我们拥有稳定性——低政府债务、低外债和非常高的储备。看起来很奇妙,但问题是,从中期来看,我们有(更大的问题):无法产生增长。”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俄罗斯的中期增长潜力仅为每年1.6%,“对于俄罗斯经济的人均收入水平来说是很低的”。如果没有办法创造更多的增长,在其他国家慢慢从疫情中恢复的时候,俄罗斯就有可能在经济上落后,并不满情绪又可能越来越严重。

在疫情之前,普京虽然阻止了俄罗斯经济的断崖式崩溃,却难以阻止长达十数年的低烧式增长乏力,俄罗斯国民生活水平更持续下降:在2020年初,可支配收入水平较2013年水平下降8%,2020年疫情后则相对下降13%。库尔巴卡说,在没有理由相信未来会变得更好的情况下,俄罗斯年轻人很自然感到不满,他们“走上街头不仅是为了纳瓦利尼,也是为了他们被剥夺的未来”。

两个俄罗斯的硬汉

俄罗斯政治目前最关键的问题是:这种示威活动会不会继续下去?在今年9月的议会选举前,纳瓦利尼的盟友们希望利用俄罗斯民众积压的挫折感带着他们取得选举胜利,然而他们的成功远没有把握。

对反对派来说,示威比较多的新手示威者是可以令反对派鼓舞的信号,但也应该注意到,即使在莫斯科,23日的抗议者数量也没有超过2019年8月首都上一次大型示威运动时登记的峰值,当时有近5万名示威者走上街头。如果没有新的政治事件进一步激发俄罗斯人的热情,对普京来说,这次运动也不太可能比以往的运动构成更大的威胁。

2019年7月底,莫斯科有大量民众上街示威抗议。(路透社)

去年11月,列瓦达中心的一项调查发现,当被问及如果下周日举行总统选举,他们会选择谁时,只有2%的受访者将纳瓦利尼列为第一选择,而普京被55%的受访者点名。

不能否认的是,纳瓦利尼去年8月中毒事件和最近的示威活动确实让克里姆林宫更难忽视他。此前,普京和其他官员都拒绝提及他的名字,以免给他带来更多的人气。然而,作为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利尼对这些示威活动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他能否实现这些期望还有待观察。

对大多数俄罗斯人来说,纳瓦利尼并不是作为反对派政治家而闻名。他因积极揭露国家的腐败而闻名,甚至涉及到国家主要领导人。

在普京过去20年建立的俄罗斯政治世界里,他成功重塑了一个原本几近支离破碎的俄罗斯,驱散了1990年代的寡头,为国家带来了难能可贵的稳定。可是,普京却没能驱散贪腐之恶习,也有一套全新的权力体系以普京为中心而建立。对普通俄罗斯人而言,尽管很少人认为有别人能够取代普京,大多数人在选举时也依旧会选择普京,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对普京的厌倦,以及对国家严重贪腐情况之不满。

在这种情况下,纳瓦利尼的性格又很符合俄罗斯传统“硬汉”之形象,为他博得了不少粉丝,他也能动员大多数公民关注腐败议题,向庞大的官僚体系施压。虽然他的选举影响力仍然微乎其微。

虽然两人都是俄罗斯"硬汉"的代表,但在俄國举政治上,纳瓦利尼与普京还是相差甚远。

示威会否影响九月的议会选举?

过去,纳瓦利尼一直在推广所谓的“智慧投票”(smart voting)策略:一种旨在支持最适合击败政府的统一俄罗斯党的候选人的投票战略。然而,即使这一策略在2019年的莫斯科市议会选举中是有效的,它也未能在其他城市取得重大胜利。

为了在今年取得成功,示威运动必须继续动员俄罗斯人,直到秋季的选举。虽然纳瓦利尼的盟友普遍呼吁示威者下周末再次上街,但不太可能再持续7个月了。

诚然,即使是短暂的运动也可能有助于动员选民反对统一俄罗斯党。在处理纳瓦利尼的问题上,普京处于两难境地:要么接受示威者的要求,并且冒着损害自己权威的风险在选举前释放纳瓦利尼,要么继续把他关在监狱里冒着刺激反对派。

目前,继续维持现状的可能性还是最大:纳瓦利尼继续被关起来, 俄罗斯人继续被颓废宫殿的故事所激怒,普京继续坚定地掌权。

普京的前演讲撰稿人、被外媒广泛引用的政治顾问加利亚莫夫(Аббас Галлямов)指出:“让他(纳瓦利尼)出来会调动智慧投票策略,这对克里姆林宫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风险。” 同时,驻巴黎的俄罗斯政治分析家斯坦诺瓦娅(Татьяна Становая)表示,让纳瓦利尼在监狱里作为烈士,可能使示威活动“成为普京执政20年来对当局最突出的挑战”。

不过,除非示威活动真的在全国范围内持续进行,否则这些激进的挑战仍然匪夷所思。虽然正如上述民调所显示的那样,最近的示威活动表征了俄罗斯政界可能发生了一些变化,但这种变化究竟意味着什么还有待观察。目前,继续维持现状的可能性还是最大:纳瓦利尼可能会继续被关起来, 俄罗斯人将继续被颓废宫殿的故事所激怒,但普京将继续坚定地掌权。他的声望和俄罗斯民生的缓慢恶化可能会让普京担心,但它们还未构成直接威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