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大规模反封锁抗议只是对吕特政府不满的冰山一角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1月24日,荷兰阿姆斯特丹的警察走过一处抗议人群设置的燃烧物,大批民众对荷兰应对新冠肺炎(COVID-19)而实施的宵禁政策不满。(Reuters)

当地时间1月23日,在荷兰首相吕特(Mark Rutte)宣布实行二战以来的首次宵禁后,该国多地随即爆发了大规模的民众反抗活动。在首都阿姆斯特丹,警察不得不用水枪来镇压抗议人群;南部城市埃因霍温(Eindhoven)甚至逮捕了30多名示威人士;愤怒的人群还把北部城市于尔克(Urk)的新冠检测中心付之一炬……

虽然从合法化的红灯区和大麻管控上能看出荷兰民风之开放,但是如此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已经不能简单地用民风自由来解释了,抗议的程度和规模已经让人嗅到了美国暴力示威的味道。所以荷兰的反封锁抗议并不是一起孤立事件,还要结合前不久引起首相辞职的育儿津贴欺诈丑闻来解读。

曾被誉为“海上马车夫”的荷兰是名副其实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因此福利政策十分优渥。一个国家福利政策的设置其实侧面反映的是该国制度的平等性,而荷兰的贫富差距是欧洲诸国中最小的,这本该是个值得骄傲的事情,但是近年来荷兰福利体系的平等主义却被官僚主义代替,招致民众大量诟病。

育儿津贴是荷兰政府给予孩子父母的财政补贴,用来支付荷兰费用高昂的私立幼儿园费用,补贴的金额由父母的收入决定。首相吕特所在的自由民主人民党是个中间偏右的党派,自他上台以来的这十年,政府就一直致力于出台严苛的审查制度。在2013年荷兰发现有来自保加利亚的犯罪团伙诈取荷兰福利金后,审查更是变本加厉。税务机关追回的诈取福利资金甚至被首相允许由税务机关使用,更是恶性循环地激发了税务部门撤回育儿津贴的动力。多达20,000对无辜父母的育儿补贴被恶意撤回,其中很多的父母因为突然丧失的育儿补贴而贫困交加。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政府不仅撤回了正当的育儿补贴,还要求这些父母额外赔偿过去收到的所有补贴,如果不能尽快偿还,等待他们的是更严厉的罚款。很多无力偿还赔款的父母被迫卖掉赖以生存的房屋,还有些父母因为没有能力支付高昂的私立幼儿园费用,被迫辞职在家照顾孩子。

在这些受影响的家庭中,有移民背景的父母占比更多,不禁让人怀疑这与自由民主人民党中间偏右的反移民政治立场有关。随后吕特政府被爆料使用了大数据算法,将申请育儿津贴中有双重国籍的人单独标注了“榨取福利高危险等级”,这是明显违反宪法的歧视行为。符合育儿津贴申领资格的父母对此提出异议后,有关部门不仅拿不出证据证明其撤回津贴的合法性,还不允许这些父母申诉。国会的二院(众议员)议员在收到选民来信后,在国会质询内阁,但是得到的却是经过删减修改的证据。

好在舆论的力量迫使吕特政府在2019年首次承认了政府在撤回育儿津贴上的错误,并承诺将对受影响的家庭进行总计13亿欧元的补贴,但是迄今为止这些家庭尚未收到赔偿款。不过吕特带领全体内阁辞职并不会改变荷兰中间偏右的政策倾向,因为吕特仍然会参加今年3月举行的首相大选。此次反封锁抗议并不能当作一个孤立事件来看待,抗议暴露出的是民众对吕特政府积蓄已久的不满情绪,不出所料的话,荷兰选民不会再给吕特第四次当选首相的机会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