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需要“二次建交”? 一个关键问题待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特朗普在任时,推动中美在各个领域脱钩,严重损害了两国关系。拜登上台之后,舆论期待中美关系能回归理性。

过去四年,美国一方面放弃多边世界的领导地位,一方面持续与中国缠斗,试图遏制中国的崛起势头。但仅仅四年时间似乎并不足以完成特朗普政府的“远大目标”,拜登重新上台,并旗帜鲜明地喊出回归多边的口号,外界期待急速下滑的中美关系或将按下暂停键,也有人提出,当下中美双方最需要的是重新认知对方,并探讨中美实现“二次建交”的可能性。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袁征在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就此表示,或许“二次建交”客观上有一定意义,但问题在于,概念和现实可能存在落差。此为系列采访第四篇。

多维:过去四年,世界的政治经济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特朗普政府加速了整个变化的过程。有一种观点认为,拜登上台之后,中美需要一次“二次建交”,指的是重新认知对方,因为中美当初建交是在美苏冷战的世界格局之下,当世界发生变化时,中美也需要重新认知对方,对此你怎么看?

袁征:“二次建交”,这种说法有一定的合理性。时过境迁,世界正处在习近平所说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整个力量中心由西往东迁移。发展中世界可能在本世纪中叶,经济总量将超过发达国家的总量,甚至不用等到本世纪中叶,这确实是百年来的重大变化。

当然,中国是其中的“领头羊”,中国的发展会客观来看会对现有国际格局产生影响和冲击,这是不能矢口否认的。中国再三强调,不会推翻现有国际秩序,而且中国已经很好地融入了现有国际秩序,这对中国的发展也是有利的。

最新数据,中国的GDP已经到达了美国的75%,百年来最高,已经超过了当年的日本,而且这一趋势还在不断强化。英国预测,到2028年,中国可能在GDP总量上超过美国,当然,不仅仅局限于GDP总量,还有军事和科技以及国际影响力等综合国力的提升。

中美之间是否会重新认知对方?前后过程其实不能完全割裂,因为40年前中美建交,双方达成的基本原则,我不认为已经过时。问题是,美国并没有落实当初的共识,甚至在试图颠覆当初的承诺,美国在三个中美公报中都承诺坚持一国中国原则,但事实是,美国在台湾问题上不断开“倒车”,不断将美台关系政治化。

从某种意义上看,特朗普也是在重新认知中美关系,他对此还很骄傲,离任时说“我是过去四十年来,第一次对中国强硬,维护美国利益的美国总统。”他确实改变了美国的对华认知。

如果中美双方无法客观理性看待对方,无论是二次建交还是三次建交都不可能发生。美国从来都认为,“美国就应该是世界第一”,面对其他国家崛起,无论是中国还是当年的日本,美国都只会打压。但美国怎么可能永远当老大?这与世界潮流是不符合的。

多维:这个过程最重要的一点是,对中国而言,将中美关系放在中国与西方的更大的视角之下,而美国应该改变“例外”的霸权心态。

袁征:改变对华的看法,其实分正负两方面。按照这个逻辑,特朗普时期也在与中国进行“二次建交”,只不过是朝着反方向。

“二次建交”这种建议,我认为出发点是好的,但问题在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它们主导建立的国际秩序中,能否客观理性看待非西方国家的崛起。现实情况是,中国无论怎么解释,美国都不信,2010年以后,美国确实在重新认知中国,但这种认知完全是负面的。

现有的国际体系,有合理的成分,但随着时代的变化,也需要进行一些改革。就国际秩序而言,其实美国也一直在提,要对世卫组织进行改革,要提高联合国的效率,因为美国认为,中国在其中的影响力太大了。

在美国眼中,联合国和世卫组织都必须要听它的,其他国家只能充当“次要角色”吗。但国际秩序的改变,不能以某一个国家的利益为准。所以,“二次建交”客观上有一定意义,但问题在于,这种概念和现实是有落差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